讀享網 > Carol的部落格 > 尊重獨特、包容差異遠比憐憫同情重要,足以消弭霸凌
尊重獨特、包容差異遠比憐憫同情重要,足以消弭霸凌
2016-05-04

不一樣沒關係,我們還是好朋友】書影。        大穎文化 / 出版

 


在我教養孩子的過程中,我很少提及同情弱者這樣的概念。如果我們告訴孩子「要同情身障的孩子、要憐憫亞斯伯格和自閉症的孩子」,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已經在同情憐憫的情緒上連帶了無形的「階級」觀念。畢竟在我們一般的認知裡,總是認定強者有能力幫助弱者、正常的要包容不正常的。但,身障、亞斯伯格或自閉這些屬於各人先天上肢體或心理發展的差異,並不能也不該被視作是一個孩子弱勢的象徵,自然也就不需要其他自認為強者、正常者的同情。在教育上,我們只需要讓孩子盡早理解每個個體的差異性、並且學會尊重獨特,應該也就足夠了。

 

我所知道的一個個案。有一位亞斯伯格的同學,我們姑且稱之為A同學。A同學不擅與同學互動交往,在班上獨來獨往,沉默安靜,不具攻擊性。但總也有幾個認定A同學是異類的孩子喜歡以言語揶揄攻擊A同學。這些早熟也已足夠社會化的孩子明白不能動手,留下了證據,也難逃責任,他們慣常以如風飄過無痕的傷人言語霸凌A同學。即使如此,每天一同上學的許多孩子還是知道這狀況的。這些旁觀者不以為意,因為,孩子們心知肚明老師也是知曉的。如果大人為了明哲保身而無作為,孩子自然仿效。

 

A同學情緒忍受到了一個極限,於是,出現了焦慮、無法正常上課的狀況,頻繁進出輔導室。家裡媽媽與學校輔導系統介入,找了導師希望協助孩子。習慣以「我的班上最好都不要有事」為最高處理原則的班導,找來了這幾個霸凌A同學的孩子,告誡他們:「A同學現在認定你們要害他、欺負他,所以,請你們不要再管他的事了!」

 

這是另一次的言語霸凌,出自本應該為孩子釐清困惑、引導思考人我差異與尊重意義的老師之口。

 

這幾個被告誡的同學事後義正辭嚴的對其他同學表示:「那個A自己不正常,還要把責任賴到我們頭上!」

 

這是在教育現場真真實實發生的案例。失格的教員輕忽職責,貶抑差異,毫無對人的基本尊重和善意,怎不助長霸凌?

 

蝴蝶這學期轉了學,在她現在就讀的班上也有一位亞斯伯格的孩子,蝴蝶對這位認識不久的同學的形容是:「媽媽,我這個同學很不會跟其他人相處,有的時候一點點小事,我們覺得無所謂的,他竟然就暴怒。但是,他成績很好,很多我們不懂的課業,他很輕鬆的就懂了。」

 

是呀!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個體。每個人也都有屬於自己的弱點和強項。孩子如果能夠明白這樣的道理,除了能接受自身的不足,當然也就可以理解尊重任何和自己不同特質的其他人了。

 

在小學階段,孩子尚且年幼、正待建立自己的價值觀,班級導師的表現尤其具備示範作用。蝴蝶的新老師處理班務公允、勇敢。公允,令孩子心服,任何糾紛都會成了孩子學習與人互動的難得經驗;勇敢,承擔了為人師表為孩子示範的責任,面對家長,自然也就獲得了最大的支持。我雖然才加入這個班級家長圈未久,已經能感受親師互助為孩子學習努力的正向溝通氣氛。

 

一個尊重所有孩子差異表現的老師所帶領的班級,霸凌的惡行是不可能長久存在而毫不作為的。

 

關於校園裡的自閉、亞斯伯格孩子的權益,看似討論很多,但我以為很多觀念還是以所謂「一般孩子」的視角觀看著。那麼,那些屬於少數的自閉、亞斯伯格孩子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心態與眼光看著這些與他們不同的所謂一般孩子呢?這一直是我比較希望呈現的另一個觀點。

 

終於,我找到了這樣的一本書——《不一樣沒關係,我們還是好朋友》(Why Johnny doesn't flap?NT is ok.)。

 

剛剛開始讀這書時,我也一廂情願的以為這是一本教導一般孩子要接納自閉孩童的繪本。細讀之後,這才發現這是一本多麼特殊的繪本哪!這本書裡說話的主角是一位自閉症兒,從他的視角看普通孩子、也就是「非自閉症」的好朋友強尼的故事。

 

普通孩子時常將自閉兒童視作不正常(因為他們是少數),也覺得他們的行為表現很奇怪。那麼,我們想問的是,在自閉兒眼中的一般孩子的行為表現,難道不存在著怪異嗎?

 

如果這怪異是存在彼此之間的,該如何看待對方、與對方互動,這才終於有了一個「公平」的機會,沒有強弱、高下之分。

 

說故事的自閉兒童說:為什麼強尼不能分秒不差地準時赴約呢?(因為自閉兒總是要求精準)但是沒關係,我們照樣玩得很開心;為什麼強尼不會一字不漏地背出節目字幕?就算這樣也沒關係,因為強尼真的是個很好的人;為什麼強尼遇到開心的事情,不會拍手或跳上跳下?(因為自閉兒總是把情緒表現得很淋漓盡致)遇到突發事件,強尼也不會有激烈的反應?可能,強尼已經習慣壓抑自己的情緒了吧;為什麼強尼下課老是跟朋友玩在一起,不能自己一個人靜下來,想想那些他愛的廣告或地鐵廣播?(因為自閉兒習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強尼真的好奇怪,就算是這樣也沒關係,因為「我喜歡強尼,我想,沒有自閉症也沒關係」!

 

於是,閱讀故事的孩子這才終於明瞭:不一樣,並不代表誰不正常,也不代表誰有錯。

 

透過這本書,我也期待所有普通孩子(非自閉兒童)也能如此形容班上或周圍的自閉孩子:「我喜歡某某,我想,有自閉症也沒關係」!

 

這本書的作者是一對夫妻,在現實生活裡,他們的確有一個自閉孩子。透過書寫,期望傳遞有愛包容的訊息給所有一樣或不一樣的孩子——從相處學習「接受差異」的包容與情誼。

 

而,那些小的時候未來得及學習尊重獨特、包容差異的大人哪!是不是也該回頭省視自己那懷抱著缺憾的內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