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Carol的部落格 > 歐洲親子小旅行所見所感
歐洲親子小旅行所見所感
2017-02-09

 

 

~行前

已經準備了幾個月的歐洲旅行,再過兩天就要出發了。晚上,蝴蝶窩在沙發上蓋著毛毯讀卡夫卡。這是她的行前準備工作之一。

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是現代文學史上最偉大的作家之一,他爲父親去讀了法律系,畢業後在保險公司上班多年,他一生都處在極度的孤獨中,在世時,不得志,遺囑甚至交待摯友將他的所有書稿焚燬⋯⋯

我用卡夫卡獨特的身世背景喚起荳芽蝴蝶的好奇,鼓勵她們讀讀卡夫卡的孤獨。因為,我們會到布拉格去拜訪卡夫卡的故居。

我並沒有規定她們非讀完卡夫卡的作品不可,喜歡讀多少就多少,隨她們心意。我不會考她們卡夫卡的生平、寫過哪些作品,如果年輕少女對卡夫卡寫的情書更感興趣,那麼,讀讀大文學家的情書也無妨。

熱情,感興趣,永遠是激勵孩子學習最好的動力。只要孩子覺得有趣,讀卡夫卡,不是難事。

在她們小學時期,我跟過幾次校外教學,老師總是拿著參訪地點的資料「上課」,不時抽問孩子問題,確定孩子們有用心記住了參訪地的許多背景數據,回家以後,還要寫張學習單來交差。

我常常看著無心聽那些無趣資料的孩子自顧自的嬉鬧,可憐的老師一面上課,還得一邊維持秩序。我時常想著,爲什麼要有這麼折騰大人小孩的戶外教學呢?

大人們總是習慣「要教孩子點什麼」,出來玩一趟,要學點什麼,可不能白來,所以得考一下,確定了真有學到什麼了。只顧著學到什麼,卻忘了欣賞什麼了。

旅行前,是需要一些背景知識的,做點功課,才會知道你想去哪裡、想看什麼。但是,拜託!千萬別以準備考試的心情去努力。

旅行,是一門「欣賞」的藝術。欣賞當地的飲食娛樂、風土民情,欣賞那些與我們尋常習慣不一樣的生活樣貌,欣賞那些我們不常見的風情景致。

今年的台北冬季不冷,連大衣都穿不上幾次。讀著卡夫卡的蝴蝶說:「媽媽,我已經開始期待下雪的布拉格了⋯⋯」

 


~旅途之一

搭了六個小時飛機到杜拜,再轉機六小時半,飛到地老天荒,終於抵達捷克布拉格機場。

第一站先到捷克第二大溫泉小鎮瑪麗安斯愷(Marianske Lazne)。這裡的溫泉已經被證實有健康療效,所以小鎮上有很多有名的溫泉療養所。並且,溫泉是用喝的,不是泡的。

生長在近乎沒有冬季的台灣的我們,到歐洲旅行,不僅僅是文化的體驗,也是氣候的體驗。

在M.L小鎮,不止雪景美,那些穿著仿皮草大衣、有型有款的老爺爺老奶奶們,更是最美好的風景。

老爺爺手肘微彎成一個紳士幅度,老奶奶優雅的勾住,兩人踏著高雅一致的步伐,在雪地裡走著,一起喝杯溫泉水,隨意閒話兩句。偶爾瞥見我們這樣的外來觀光客,老爺爺老奶奶總是友善的微笑。他們老得真優雅、真美麗。

蝴蝶跟我說,她向同學介紹她要來捷克、奧地利,同學的反應是「沒聽過!一定是個小國!」

我笑笑。跟蝴蝶說:「不能因為自己不知道,就斷定人家是小國。捷克的國土大概是台灣的兩倍多,人口是我們的一半。他們現在還沒有加入歐元區,用他們自己的克朗,物價比台灣便宜,但是,他們可能在2020年加入歐元區,到時候再來捷克玩,物價可能就不便宜了⋯⋯小不小,要看妳從哪個角度看,或者是妳拿她來跟誰比。」

我為什麼選擇帶荳芽蝴蝶來捷克,而不是去大家更熟知或更嚮往的巴黎呢?

我在二十幾歲時,到歐洲自助旅行過幾個月,我去了德國、法國、荷蘭和捷克、奧地利。當時捷克、奧地利的豐厚人文深深吸引了我。這麼多年來,我念念不忘。現在,我想向荳芽蝴蝶介紹這兩個在經濟上或許不是最強、但人文底蘊卻是我認爲最豐厚的國家。所以,我選擇了她們作為這次旅行的地點。

我希望荳芽蝴蝶明白,這個世界不是僅僅像台灣媒體報導的那麼片面表相,這世界上的國家也不只有美國、中國和日本而已。這世界可大著呢!

 

 

~旅途之二

這個時節是捷克的旅遊淡季,因為天寒地凍。我們卻是為了看雪而來。

在前往布拉格的路上,為了買杯熱咖啡暖暖身,我們在路旁下車。寂靜的公路旁的雪景,很有滄涼的美感。荳芽蝴蝶又禁不住往雪裡走,荳芽說:「媽媽,怎麼連個公路都可以美成這樣啊!妳怎麼形容這樣的美景?」

我說:「再多的語言文字都是多餘的吧!我沒辦法用任何文字形容。」

荳芽說:「這就是我們讀過的行萬里路吧?眼見、感動,書上讀不到的。」

雖然很冷,我聽了荳芽這番話,心頭很暖。

 

 

~旅途之三

旅行就是這樣,我們總是得在美麗浪漫的想像與艱困現實的經歷裡來回擺盪。

那麼,就來聊聊艱困現實經歷的部分吧!

我們時常叨唸小孩丟三落四、忘東忘西的。我有一個走搞笑路線的同事有一次跟我說:「我們家兒子整天忘記帶東西,完全不長眼,我真擔心以後我老了啊,他把我推出去曬太陽會忘了推我回來!」

我哈哈大笑,笑她也想太遠了吧!才忘個東西而已!兒子也才小四。真多慮了!但,這就是大人,不是嗎?

出門在外,搞丟東西可是很掃興的,所以我對荳芽蝴蝶千叮嚀萬交代自己的隨身物品要謹慎保管。

在捷克參觀博物館時,蝴蝶把她的票交給我保管,因為那張票是三個參訪地點的聯票,她擔心搞丟了。

平平安安的看完兩個點後,我要進入最最心儀的黃金小巷參觀卡夫卡故居時,突然發現⋯⋯我和蝴蝶的門票不見了!竟然是媽媽不小心把門票搞丟了!

我很懊惱,再重買一個參觀點的門票很不合算,但也沒辦法了!

我一路沮喪的唸自己:「我今天是哪根筋不對了!竟然是我出錯!」

蝴蝶說:「妳也是極難得的偶爾出個小錯,沒關係啦!」

我看著蝴蝶的笑臉,感到愧疚。「下次妳搞丟東西時,我也會這樣安慰妳。」

小孩怎麼就是可以這麼寬容啊!

再來嘛!就是今天的不順利⋯⋯

本來今天安排了維也納的文物古蹟參訪,沒料到荳芽一早起床生理痛,可能是天氣太冷了。我讓她吃了藥、睡覺,爸爸一個人照既定行程走,我和蝴蝶在飯店陪荳芽。

我看荳芽睡得安穩,跟蝴蝶說:「我們出去走走吧!荳芽睡得很熟,不吵她了。」

我和蝴蝶在融雪泥濘中小心翼翼的走著,維也納的雪景很美,但我們也見到了皺著眉頭鏟雪的工人。

蝴蝶說:「他看起來對雪很困擾!」

「嗯,妳如果住在這裡,應該就不會只看到下雪的浪漫了吧?」

一個轉角,我們發現路邊有個可愛的小雪人。我和蝴蝶好開心,對著雪人猛拍照。真是個驚喜哪!

走了一陣子,我們逛進超市,幫荳芽買了些衛生用品,蝴蝶說捷克奧地利的牛奶很香濃,又去買了牛奶。我則是很愛他們各式各樣的優格和便宜得不得不買的新鮮覆盆子。兩個人拎著小小的戰利品,又一路小心翼翼的走著泥濘融雪路回飯店。

荳芽很愧疚的跟我說:「媽媽,對不起,讓妳沒辦法出去逛。」

我也學著蝴蝶的寬容。「沒關係,我和蝴蝶出去逛了,玩得很開心。」

荳芽好多了,我們又開始繼續行程。

一趟愉快的旅行,時常是因爲有好的旅伴陪伴、包容、打氣。好旅伴讓旅行中的偶爾不順遂都變得有趣、有意義了。

呵呵,所以,旅行請慎選旅伴。

 

 

~回家

又飛了十幾個小時,終於回到溫暖的家。

在飛機上,我們開始回憶這次的旅行——最喜歡哪個旅館飯店呢?最中意哪個旅行的景點?哪個事件最難忘?哪個畫面印象最深刻?歐洲人的價值觀和我們亞洲人最明顯的差異?布拉格和維也納也是不同的,看到了哪些不一樣呢?

我們交換了這十幾天來拍的照片,彼此訴說著拍照當時的心情和感動。透過荳芽、蝴蝶拍的照片,我也才看到了她們與我不同視角下的捷克、奧地利。

蝴蝶拍了各式的街頭藝人,她以一個孩子的眼光,看到了歐洲街頭藝術的趣味性。

荳芽一直被認為傳承了攝影師爸爸的圖像天份,她拍了許多唯美浪漫的雪景照,在她眼中的歐洲,原來如此美麗夢幻。

荳芽說,在捷克奧地利幾乎沒看到流浪動物,我們問了當地人,得到的答案是在這裡養貓狗要繳很高的稅,政府還會定期追蹤貓狗的狀況,所以不會發生棄養的情形。而且,每個餐廳、旅館飯店,人可以進出的地方都允許貓狗進出。荳芽蝴蝶都覺得這裡的貓咪狗兒獲得了真正的尊重。

我們也發現捷克奧地利抽煙的人不少,有些小飯店的大廳就有人抽煙和雪茄,走過抽煙者身旁的人沒有露出嫌悪的表情,也沒有搧鼻子的鄙視動作。

我也不抽煙,但我欣賞歐洲人不以「道德至上」、「非我族類即非善類」的觀念看待他人。歐洲人這個特質特別吸引我。對其他人的不涉及道德批判的絕對尊重,讓我感受到一種生活在這裡的人的自在。

維也納是個富而好禮的城市,或許是受音樂深刻薰陶,居民臉上線條極其柔和。我們一家人進入一家莫札特生前常去的咖啡館時,因為客滿而站在門口猶豫著要進或出時,一對老夫婦立刻起身挪到另一桌較小的桌子,招手示意我們過去,把他們原來的大桌子讓給我們四個人。鄰桌的一對年輕情侶也拉了他們的一張空椅子給我們放隨身衣帽、手套。僅僅是微微一笑,我們已經感受了滿滿的善意。

斯文有禮的服務人員在爲我們點過餐點後,微笑的問我們是中國人吧?我們說是台灣人。這位先生立刻幽默的直說:「唉呀!我真是個笨蛋,分不清哪!」我們都被他誇張的表情逗笑了,這絕對是個聰明友善的人呀!

這些那些小事,這樣那樣的不同的捷克、奧地利人,豐富了荳芽蝴蝶這兩個小小年紀小女孩的視野,或許也提供了她們看世界的另一種看法。蝴蝶甚至說她想來維也納念大學,我說我來了解看看。誰知道呢!或許不是不可能。

看過歐洲的美麗雪景及百般的美好,會不會不想回台灣了?我這樣問荳芽蝴蝶。

荳芽在回程的飛機上,跟我說:「很想回家了。」

「爲什麼?不好玩嗎?」

「很好玩,也看到了很多台灣沒有的風景和事物。但是,還是想回家了,想Melon 和黑糖了。」荳芽這麼說。除了外在客觀的因素,我們對家的依戀,更多的是情感依歸,這是無法以環境好或壞來做選擇的。

「我真的想念台灣的美食,好想吃熱呼呼的火鍋啊!」我一起了頭,荳芽蝴蝶馬上應和。對對對!還有牛肉麵、珍珠鮮奶茶⋯⋯

然後,這幾天我們四處吃台灣美食小吃,真心覺得住在台灣,真是太幸福了呀!

但是,我們在小店吃東西時,看著電視新聞上播著這幾天台灣發生的事⋯⋯

第一則新聞報導著一家五口人登記四人入住民宿,因為民宿要收多入住的一個孩子三百元而被這家人惡聲惡氣的回應,然後在公開的網站上給了惡意的負評⋯⋯

第二則新聞是一個大男人買東西時殺價,店家回應「不要殺得這麼低,為難服務業」,惹得這位殺價的先生怒罵許久,連附近勸架的其他店家都遭殃一起被罵⋯⋯

第三則是一位孕婦坐了博愛座,被兩名高中生羞辱,即使孕婦出示了孕婦手冊,還是得不到理解⋯⋯

我在回程時,跟荳芽蝴蝶說:「不要因為看了外國人的好就否定自己,台灣還是有很多外國沒有的好。」

看了這幾則新聞後,我跟荳芽蝴蝶說:「台灣人真的還有很多值得改善的。我最不喜歡台灣人的不尊重別人,特別是有些消費者,像被寵壞的孩子一樣,無禮又無理,真的很糟糕。台灣整天就都發生這些事嗎?都沒別的事可報了嗎?真的極糟糕!」

我們在台灣的超市,結賬時,如果我要把東西從籃子拿出來、放上結賬台,服務人員通常都會很客氣的說:「我來!」然後,我們只要好整以暇的站著等付錢就可以了。

我們在維也納超市買了東西,結賬時,店員會要求我們自己把東西從籃子裡拿出來、放上輸送帶,結完賬,我們也得自己裝袋(美式店Costco不也是這樣嗎?)。

台灣的服務人員其實已經爲顧客做了很多。

我也曾經跟荳芽蝴蝶分享過,如果我們搭的是長榮、華航這些台灣的航空公司時,航空地勤人員給我們登機證時,除了口頭說一遍登機資料,還會特別用紅筆畫出登記閘口號碼和登機時間。像媽媽叮嚀健忘的孩子一樣,一再體貼的提醒交待。如果我們搭的是外國的航空公司時,通常櫃台人員不會幫乘客畫登機證提醒了。

台灣人從小習慣被這麼呵護著叮嚀許多事,長大了,也習慣這麼體貼的服務客人。這是讓客人溫暖的服務。但我也問荳芽蝴蝶:「真的需要做到這樣嗎?會不會有些客人因此被寵壞了啊?」

我不喜歡被服務過了頭,有些時候,我更希望服務人員和我保持合宜的禮貌距離。服務人員做他該做的,作爲顧客的我們也負起某些消費責任,讓服務與消費之間維持相互尊重,不必低聲下氣,也沒有趾高氣昂。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希望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