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Carol的部落格 > 書背後的故事 > 姐姐妹妹的愛與仇~~之一 我的妹妹不可愛
姐姐妹妹的愛與仇~~之一 我的妹妹不可愛
2011-05-19

※ 買日文書的中文版權,對我來說,是件不輕鬆的工作。 日本人總是要求我們做出跟他們分毫不差的圖書效果, 但是,日本印刷技術及用紙,遠遠超越台灣許多, 做日文書,很期待卻也時時戰戰兢兢⋯⋯


 

出版這本《我的妹妹不可愛》,很波折、又花大錢,但是,終究是值得。
 

2006年的台北國際書展,我在會場上見到了這本很可愛的書我的妹妹不可愛。我當場向日本出版社下訂、買中文版權。後來雙方正式談合約時,日本出版社又給我出怪招,要提高價錢,我很不喜歡這樣事後再推翻前議的作法。就很性格的拒絕了。

 
日本人做事很一板一眼,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們做日文書時,日本出版社會要求我們照他們的原版書一模一樣做,要做任何更動,都得事先提出申請。
 

我很不認同這樣的作法。有時因為文化或市場的不同,當地的出版社必須做某種程度上的調整,才能讓當地的讀者更容易接近翻譯來的書。


我上次提過的荷蘭文翻譯來的我自己會啦!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因為日本人給我這樣的限制,我對日本書也就興致不高。
 

經過了一年,今年,2007年台北國際書展,我又看到這本書。日本人說中文版權尚未賣出、問我還要不要,態度友善客氣。


我再看一眼這書,還是覺得沒出版很可惜,於是,簽了約,買下中文版權。


開始作業後,我們發現一個大問題我們的印刷廠無法印出跟日文原版書一模一樣的顏色。
 

所謂「一模一樣的顏色」是一點色差都不准產生。比如紅色,日本人用原來的四個基本色就可以調出他們要的紅,台灣的沒辦法,我們試了又試,最後要用八色去調、再加上螢光劑,才做得出日本原版書的顏色。


這一點點細微的色差,讀者在書店看書時,其實是看不出來的。但是,基於合約精神,我們必須做到。
 

日本人印出來的東西,顏色都較清亮、素雅。台灣的印製品相形之下,顯得混濁一些。我很期待我們的印刷業可以早日跟上日本的品質。讀書,可以不只是看看內容而已,連書本身都可以是件藝術品。


終於,這本書現在掛上了「奧林文化」的名,出版了。


但是,做這一本書我花了高於一般書兩倍的成本。當然,過程中,我和我的同事們都學到很多更先進的印刷學問,成本裡也有我們的學費。


雖然被日本人折騰到快要去掉半條命,我還是覺得為了這本書,值得。
 

怎麼個值得法?
 

我們來看其中的幾頁吧——

首先,書名頁出現的是這個說故事的哥哥,一臉臭臭的⋯⋯


我是二年一班的林幸田。我有一個妹妹。
她讀一年三班,名字叫做小帆。

 

 


最慘的是,我們的教室就在隔壁,
只要一到下課時間,她就會飛奔過來。

     

  

她話很多,又很愛現。
 

 

哈哈,家裡有弟弟、妹妹的人有沒有回想起自己小時候討厭弟弟、妹妹的情景呀?
畫面裡我用紅筆圈起來的那本書,叫做《我的妹妹很可愛》。妹妹到處跟人家說:「這本書我家也有,我哥哥很喜歡這本書喔⋯⋯」

 

真是救人喔~~
 

最慘的是,在家裡,他們還共用一個房間。
熱情的妹妹逼得哥哥幾乎無力招架。她一直要哥哥唸那本《我的妹妹很可愛》的書給她聽。

 

哥哥都快瘋了⋯⋯

 

 

 

在我的慶生會上,她也是話很多!又很愛現!
我快受不了了!我快受不了了!

 

 

阿軒的妹妹又乖巧、又可愛。小明的妹妹還是寶寶,不會說話。
阿勝的弟弟最聽哥哥的命令。小志的姐姐又溫柔、又是個美女。
小成的哥哥是足球高手。對了,還有阿順,他是令人羨慕的獨生子。

為 什 麼 只 有 我 這 麼 不 幸!

 

 

後來,哥哥得了腮線炎。好幾天沒有去上學。妹妹總是擔心的天天來門口看看哥哥好了沒。沒想到哥哥好了以後,換妹妹得腮線炎。

 

媽媽說:「是被哥哥傳染的吧。沒辦法,誰叫你們兩個感情那麼好呀!」
哪有這回事呀!

 

妹妹沒去學校上課後,哥哥終於可以耳根清靜了。哥哥覺得好棒呀!好安靜!

 

但是,這麼安靜⋯⋯怪怪的!

 

 

 

妹妹怎麼還沒好⋯⋯
得腮線炎,耳朵一定很痛。

 

 

我覺得這個故事很怪。
其實我並不喜歡這個故事,我唸了妹妹喜歡的書給她聽。

 



過了幾天,妹妹的腮線炎好了。
她還是一樣話很多!
真的是──
煩 死 人 了 啦!

 

 

我講這故事給荳芽、蝴蝶聽時,荳芽笑得東倒西歪,猛點頭說:「對!對!對!我的妹妹不可愛!」
 

蝴蝶哼一聲,反擊。「誰說的!哥哥唸的書是叫做我的妹妹很可愛!」
 

一本書,姐姐、妹妹各自表述。
 

我跟我妹妹也和荳芽、蝴蝶一樣,相差四歲。小時候也是競爭得妳死我活,比誰功課好、比誰漂亮。現在,她有事、誰都不能講時,只跟我講。怕爸爸、媽媽擔心的困難,也只找我解決。
 

雖然好像總是我幫她比較多,但是,我一點也不覺得是壓力。真的幫不上忙時,才是真正的難過⋯⋯
 

當她的同事mail我的文章跟她分享時,她會很驕傲的跟人家說:「你知道嗎?那篇文章的作者是我姐⋯⋯
 

我妹妹住南部,我在北部。一年難得見幾次面,我們有各自的家庭和生活。
 

我相信,她跟我一樣,總是知道不管我碰到任何難題,總還有一個姐妹可以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