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
2011-10-19

荳芽和蝴蝶吃著乾媽寄來的釋迦,好開心哪!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她本名胡洲賢,寫書和翻譯時,筆名叫齊萱,她沒上過一天班,開始創作以來,至今已經寫作或翻譯二百多本書了。她的生活極單純寫意,她住的地方是我們台北人很嚮往的後山—台東。

 

她和我不論是性格或生活型態都差異頗大。她安適自在,我忙忙碌碌;她熱情、交遊廣闊,我孤僻、不擅交際;她單身,我有兩個小麻煩女兒。
 

我們好幾年才會見一次面,但可能她比天天跟我一起生活的Kevin還了解我。她是我的好朋友,是荳芽和蝴蝶的乾媽。
 

我早承認我性格孤僻難相處,她可以包容我當好朋友,實屬不易。
 

我不輕易收酬勞幫人家產品代言,這一次,我和荳芽、蝴蝶義務為洲賢家的釋迦宣傳,實在是因為她們家種的釋迦太好吃了。每年,釋迦產季一到,洲賢便會寄到台北給我,也很貼心的寄給我遠在高雄的爸媽品嘗。一大箱個頭比小嬰兒的臉還大的釋迦,擺在家裡一兩天後,整個廚房幾乎都是釋迦的香味,以為要吃好一陣子的,荳芽、蝴蝶一人一天一個,時常都是Kevin想吃時,連連驚呼:「釋迦呢?哪隻大老鼠吃掉啦?」


 


今年產季一開始,我自告奮勇要幫洲賢家賣釋迦,私下已經把訊息給了身邊一些朋友,買過的朋友都讚好吃又便宜。後來,洲賢寫了一篇有關她們家釋迦的文章,我這才看到釋迦美味之外的動人故事與農家的辛苦。很想把她的、或者可以說是普遍的台灣辛勤的小農的故事,跟大家分享。
 

當然,如果您剛好喜愛釋迦的芳香,很歡迎您在年底之前的產季期間,一訂再訂。謝謝您。
 

我寫的全是無關緊要的,關於釋迦的故事,還是聽洲賢自己說。以下是洲賢寄給我的全文~~


從今年的釋迦季開始,就有朋友要我為台東,或者該說,為家中種植的釋迦寫篇文章,我坐在電腦前,突然沉吟了起來,該寫些什麼呢?
 

突然回想起,曾經幫朋友設計的釋迦手機吊飾寫過短詩,前面四句是這樣的:
 

唯有櫐櫐的翠玉果皮,能夠擷取台東滿山的青綠;
唯有綿綿的甜蜜果實,能夠喚來台東滿天的白雪。

 

 

 

短文寫得浪漫,但其實,農事一點兒都不浪漫。

 

每年大約自清明開始吧,五點前後,就會聽到家中三位長輩,即六十七歲的媽媽,五十六歲的舅舅與五十七歲的舅媽出門的聲音,他們是要到田裡去授粉。

 

 

授粉?是的,因為如今釋迦已經不會自然授粉,到底是農人太勤勞,嘗試授粉之後,釋迦果樹變懶惰了?還是大自然的變化,農人才不得不代勞?如今已經不可考,總之,一年的忙碌,從授粉開始。

 

這段期間,早上人工授粉大約得持續到十點鐘左右,而釋迦花開其實是有時間性的,太陽一大,花粉就不見了,於是,每天下午,舅舅他們還得去田裡摘花,帶回家中,大家就得把花辮掰開取花粉,放進冰箱保鮮,供隔天早上沒有花粉時使用。

 

授粉之後,結果了,要開始施有機肥。很多人抱怨台東的蒼蠅多,實在是因為我們為了保障食用釋迦果的安全,完全不用化學肥料,而有機肥無法避免蒼蠅的孳生。

肥料肥了釋迦果,一樣會滋養大地,舅舅又得開除草機去除草,同樣的理由,儘量不用殺草劑。而隨著天氣漸漸熱起來,他常常是日正當中時,仍在田裡頭割草,讓我們掛著一顆心,就怕三位長輩成為報上新聞中暑的主角。

 

果實漸大後,不忙著開心,馬上得進行疏果的工作,把歪斜的、色澤不美的剪掉,留下固定的顆數,這樣才能保障剩餘的釋迦長得色澤漂亮、個體碩大。

 

疏果之後,要趕著套袋,一顆一顆套是既繁瑣又單調的,但套袋可以防止蟲咬,就不用噴灑不必要的農藥。

 

大約到了六月下旬,或者七月上旬,夏果終於可以採收了,但天氣啊⋯⋯也一天比一天熱!而且颱風開始會來考驗農民的生計。

 

夏果採收期間,媽媽他們常常是四點半出門,先授粉(這時的授粉,就是秋果了。),八點左右開始剪釋迦果。一桶一桶,全部得用單輪手推車推上小貨車,再載到產銷班分級裝箱配送出去。

 

產量最大時,往往得剪到快十二點,必須全家總動員。連我都得放下稿子到產銷班去幫忙分級裝箱,午餐也不用吃了,熱到只能猛灌水,一切收拾好回到家,差不多都兩點以後,舅舅他們又得到田裡去剪枝、採花等等,週而復始。

 

這樣細心呵護的釋迦果,在市場上賣多少錢?

 

啊,說到重點了。

交給產銷班,由農會統一配送出去賣,價錢農民是無從決定的,還要共同分攤清潔費,而從配送出去,到盤商賣出,扣除所有必要費用後,跟農會報價,到我們實際收到貨款,可能要一個月左右。這段期間,我們就是不斷的出貨,不斷的重複上述的農耕生活。

 

在採收夏果的同時,為秋果授粉,在九月份採收秋果的同時,為冬果授粉,也就是說,一待冬果的授粉完成後,釋迦樹也不會再開花了,等待冬果結實熟成,採收之後,大約就在農曆年前,整個釋迦季便告一段落,只餘剪枝,也就是我們農家俗稱的剃頭。讓釋迦樹休息,留待明年。

 

今年,我開始比較大量的開放給朋友訂購家中的釋迦,因為我覺得媽媽和舅舅夫婦三人,真的很辛苦,無論刮風下雨,不管夏日高溫,只要能夠種出漂亮好吃的釋迦,他們就很開心,於是徵得他們的同意,我們就照批發價加上運費,賣給喜歡吃釋迦的朋友。

 

他們對我和表妹接受朋友訂購,只有一個原則,就是照產地價,而不是按市價來賣。當然不要照市價,但是不是可以比產地價多個一成之類的呢?畢竟我們買箱子要錢,裝箱、接訂單、寫宅配單等等,也都是要花時間的啊!

 

問他們為什麼?

 

沒什麼原因,就是這樣。媽媽說。

 

朋友訂購,讓我們早點拿到貨款,已經很好,當然就照產地價。舅舅說。

 

有朋友訂購了幾箱一級品,送給東森新聞台的幾位主持人和製作人,於是「台灣一千零一個故事」說,可以來拍你們家的釋迦園嗎?請你舅舅現身說法。

 

舅舅聽了,連半秒鐘都沒猶豫,就說,不要。謝謝他們,但我們是種釋迦的人,好好的把釋迦種好,讓愛吃的人歡喜,就可以了,其他的,我們不拿手,也不要去做。

 

這就是我的家人,我們的釋迦。

 

 

 


※ 先把花瓣摘掉,才能把花粉敲打下來。 



※ 單朵的釋迦花。

 






※ 洲賢家的釋迦girl—亞芮。

 



   ※ 我家的釋迦girl—蝴蝶。

 

 

1級(兩層14顆)1200+運費100=1300
(一層7顆)600+運費80=680

 

2級(兩層16顆)1100+運費100=1200
(一層8顆)550+運費80=630

 

3級(兩層18顆)1000+運費100=1100
(一層9顆)500+運費80=580

 

4級(兩層22顆)900+運費100=1000
(一層11顆)450+運費80=530

 

5級(兩層24顆)800+運費100=900
(一層12顆)400+運費80=480

 

匯款帳號:郵局(700)台東東方大鎮郵局 胡洲賢 026-1273-0024-158

訂購請撥電話:089-382853 , 0921-907928 找胡洲賢
胡洲賢 jose0717@ms21.hinet.net

 

備註:秋果與冬果的產量不比夏果,無法天天出貨,也請盡量考慮從二級品訂購起,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