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精品好讀系列 > 財富偶戲團:出賣笑容的孩子2
財富偶戲團:出賣笑容的孩子2
Timm Thalers Puppen oder Die verkaufte Menschenliebe
作者:雅姆仕.克呂斯(James Krüss)
繪者:
譯者:林青萍
叢書系列:奧林專區精品好讀系列
書籍編號:OLCE012
ISBN:957-0391-41-3
240頁 / 平裝 / 21 cm × 14.8 cm
出版日期:2004 年 04 月 10 日
定價:220元 / 優惠價:198


這是一個巡迴世界演出的偶戲團,戲碼以「財富」為主題,

告訴在台下當觀眾的你,關於那種很有錢的富裕生活,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你心動了,
  偶戲團歡迎你到台上來,
  親身參與演出,作個有錢人,
  唯一的代價是—出賣你自己。

★               ★               ★

  為了財富,你可以付出多少代價?
  一條腿、一隻胳臂;
  還是一個無邪的笑容、一滴真情的眼淚?

  不論那個年代,
  總有人願意為「財」而犧牲自己;
  於是乎,在男爵所操控的《財富偶戲團》裡,
  天天都上演著不同的戲碼。

  不見財心動的人,得以保全完整的自己,
  無法抵抗誘惑的人,生命裡將出現永遠的失去。

  7天的義大利之旅、11個出賣自己求得財富的故事,
  如果你對戲碼的內容感到熟悉,
  會不會是,你其實早已成為《財富偶戲團》裡固定的班底?

★小諾貝爾之稱的『國際安徒生獎』得主經典力作!
★《出賣笑容的孩子》系列作品



【延伸閱讀】
※ 愛情不過是一場謀殺!,精品好讀系列。
※ 出賣笑容的孩子,精品好讀系列。
※ 別人家的孩子,精品好讀系列。
※ 夢想的希望號,精品好讀系列。
※ 孩子的冬天,精品好讀系列。

 

 

原文書名:Timm Thalers Puppen oder Die verkaufte Menschenliebe
原出版語言:德文。

 

 

 

【關於作者】

雅姆仕.克呂斯(James Krüss)

  1926年生於北海的黑格蘭島(Helgoland),於1997年去世,是當代著名的兒童與青少年文學作家。獲得過許多獎項,包括國際青少年書獎、德國青少年文學獎及丹麥安徒生文學獎。

  他的作品充滿詩意與幻想,也因他對海洋的熱愛,許多作品都與海洋有關。


【關於譯者】
 林青萍

 

 德國艾爾朗恩紐倫堡大學碩士,主修戲劇學。
     返國後曾任職於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從事民俗田野調查、企畫各類型藝文活動,並從事戲劇史、德語教學、翻譯等工作。目前任職於台北國際藝術村。
     譯有《出賣笑容的孩子》(奧林文化出版)等。

【序幕】

事情是發生在一列從維洛納(Verona)開往威尼斯(Venezia)的火車上。那是一列緩慢而安靜的火車,車上的椅子舖著柔軟的座墊;我朝著火車行駛的方向靠窗而坐,自顧自地打瞌睡。我在剛剛穿越提洛(Tiro)的時候看完了一本書,正感到疲憊不已。

在我的正對面,一口黑色的大型旅行箱之下,坐著一位面目不甚清晰、戴著太陽眼鏡的中年男子。我在半夢半醒之際,彷彿透過灰色的面紗般,不時在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他。那時,我正打算去威尼斯附近的麗都島(Lido),探訪一位擁有一艘遊艇的老船長。我聽說這位船長曉得一些有關「幸福島嶼」的事情,我已經尋覓那座島多年了。

正當我打著瞌睡,乘著火車喀啦喀啦地,一步步接近老船長的時候,對面那位先生小聲地對我說起話來。我聽到他說:「在遊艇上的生活很棒的。能夠保持沈默的人,就能夠負擔得起擁有遊艇那樣的豪華生活。」在我模糊的記憶中,依稀記得好像聽過類似的話。那是在好多年以前,另一個地區,卻也是同樣在一個火車包廂裡。然而,我正在半夢半醒之間,實在無法記起我究竟是在何時、何地聽過這些話;那對我來說也不重要。所以,當陌生人低聲地繼續說著話的時候,我仍舊在火車單調、小聲的喀啦喀啦聲中持續打瞌睡。可是,就算我沒刻意要聽,卻依然聽得一清二楚他說的話。

「一棟位於海邊的房子,加上一艘遊艇,」我清清楚楚地聽到,「再加上一個永遠都用不完的銀行戶頭,這一切,只要保持沈默就能夠得到。」

我沒辦法在打瞌睡的時候再去問他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也沒這麼做,因為當時我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住了--就在我的右手邊,靠窗邊,我看到一列速度較快的火車超越了過去。在火車冒著煙的轟隆聲中,那位先生又說話了,這次比較大聲一點:「你應該對網球比賽多下點功夫,小朋友。我可以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厲害的網球冠軍。只要給我……」蒸汽機閥門的笛聲淹沒了他後面所說的話,我費了點力氣,睜開眼睛,想要看看正在跟那位先生說話的男孩子。

可是,我坐的這節車廂裡根本就沒有什麼小朋友。

我轉過頭去,卻在外面那一列火車裡看到一個小男孩。他和我一樣朝著火車行駛的方向靠窗而坐。一位坐在他對面、戴著太陽眼鏡的先生正企圖引起他的注意。

這個先生不是應該坐在我對面嗎?

男孩所坐的那列火車緩緩向前行進著,逐漸超越我所乘坐的這班火車,最後終於淡出了我睡眼惺忪的視線。這時候,我突然張開雙眼--我現在看到的是,窗邊的男孩獨自一個人坐在車廂裡。那位想要說服他的先生,正坐在我的對面,只是他的影像被投射在那一列火車的窗子上而已。火車過去後,現在,他的影子不再投射到那一列火車的車窗上了,那位陌生的男孩其實是獨自一人坐在那裡。就在男孩即將離開我的視線之前,我正好看到了這個景象。接著,我轉過頭去,然後……

……我吃了一驚。我對面的那位先生已經不見蹤影。他像影子般,無聲無息地離開了車廂,就連那口黑色的大旅行箱也不見了。我喃喃自語地說:「剛才明明還在另一列火車的窗子上看到他的倒影。只有存在的人才會有倒影吧。真是怪極了。」然而,我的疲累還是蓋過了這場令人疑惑的詭異體驗,我對自己說:「大概是我在作夢吧?否則怎麼會這樣呢?」

這次火車旅程過後的幾天,我在威尼斯和這附近渡過了一段奇怪的日子,在那之後,我對於火車裡所經歷的事情有了不同的看法。

現在,我要告訴你的就是那段奇怪的遭遇……

序幕

第一天
★海景魚味,或是,人總得要社會化地思考

第二天
★珠寶店裡的垃圾,或是,垃圾裝框之後才顯得美麗
★說話聲音像打雷一樣的侏儒,或是,成功的人總是說得有理


第三天
★山楂精靈,或是,這個世界因為人們的浪費而毀滅
★羅西阿姨,或是,包裝使得生活更美好


第四天
★出售的人性之愛,或是,不適者淘汰
★KUKS,或是,不工作者滅亡


第五天
★拋棄式貨幣,或是,不重視小錢的人,自有其不凡的價值
★森林中的開墾地,或是,利潤創造進步


第六天
★通往維德安巴赫(Wied am Bach)的漫漫長路,或是,漲價乃明智之舉

第七天
★手提包竊賊,或是,窮得沒有願望

海景魚味,
或是,
人總得要社會化地思考。


「是的,」紮著辮子的小女孩對著一個知名的記者說,「這個廣告是我的點子。」
「妳叫什麼名字呢?」
「加布列艾拉•賀南戴茲•史律特。」
「妳和旅館老闆賀南戴茲是親戚嗎?」
「他是我父親。」
「妳的德文為什麼說得這麼好?」
「因為我媽媽是德國人。」
「原來如此。」

記者是一個強壯但不肥胖的男子,有著好像總是在嘖著嘴似的濕潤雙唇。他從懷裡拿出一個裝有錄音機的皮袋子,小心地把它放在庭院桌子的大理石面板上。接著他用右手把麥克風抵到小女孩的面前,左手一邊按下了機器的開關:「加布列艾拉,對著錄音機告訴我這個故事。好嗎?」從記者的角度看去,小女孩背對著被陽光籠罩的海洋而坐。她落落大方地點點頭,並且開始敘述。「事情是這樣的,當初在建造這家旅館的時候,因為想要快點蓋好,所以找了三家不同的建築商。但是建築商之間的意見不一致。當時一團混亂,結果管路也出了問題。」

「管路出了什麼問題?加布列艾拉?」
「詳細的情況我也不瞭解。反正就是透過通風管,所有房間都聞得到魚味。」
「這些魚味是從哪裡來的?」
「從旅館下方的大型炸魚廚房傳來的。」加布列艾拉答道。「管路不知怎麼的,居然接錯了。幸好我們當時沒有太多客人。旅館才剛剛開張。但是我們接待的那幾位客人先是抱怨連連,然後就通通搬到另一個旅館去了。」

「難道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解決問題嗎?」
「我父親試過,但是沒有用。當他把炸魚廚房的抽風管關起來的時候,整個炸魚餐廳裡變得煙霧瀰漫。所以他只好又把管路打開。結果所有的房間裡又都聞得到魚味了。」

「然後呢?」記者問道。
「然後,我父親問了科恩先生,他是炸魚廚房的老闆,他問他可不可以在別的地方炸魚。但是科恩先生說,他簽了十年的契約,絕對不可能到其他地方開餐廳。」

「但是,管路的問題應該是可以解決的。」記者這樣認為。
「是的,但沒辦法這麼快解決。」加布列艾拉說。「管路都埋在牆壁裡。我們不能到處把牆壁鑿開。那時也已經是冬天的旺季,所有房間都被歐洲的客人預定了。」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呢?」
「客人來了之後,發現不管在哪個房間裡都聞到魚味,立刻就跟他們的旅行社抱怨。然後,旅行社來找我們抱怨。魚味一直沒辦法消除,客人就換旅館了。我們的旅館又空了。到處還是聞得到魚味。」

「然後呢?」
「然後我好玩、胡鬧地在庭院的牆上寫了這個廣告詞,用柏油寫的,寫得很大。」
「妳寫了什麼?」
「我寫了:輕鬆地在我們的旅館度過聖誕節。不需強迫送禮。沒有聖嬰的哭喊聲。不用哼唱平安夜。不吃咬不動的火雞肉。而是:海景加上魚味。

「真的有客人因為這個廣告而來嗎?」記者驚訝地抬起了眉毛。加布列艾拉回答說:「也不能說是因為廣告而來。當他們在平安夜來到這裡的時候,別的地方都已經沒有空房間了。」加布列艾拉仔細地告訴記者,在平安夜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記者把這些話錄下來,隨後再以打字機紀錄下來。他所得知的,在後來的報紙上如此呈現--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兩架各載有八十九位旅客的客機陸續飛向加那利群島(註)的大加那利(Gran Canaria)和拉司巴馬斯(Las Palmas)的機場上空,登陸,著路滑行,艙門打開,階梯放了下來。一百七十八位來自冰冷歐洲的旅客,女人、男人、小孩;當溫暖的海風朝著他們的臉上吹拂的時候,他們雀躍地期待著一個棕櫚樹下充滿南方陽光的聖誕節。在這同時,機場建築裡兩個男子正對著一個金髮的年輕女士說話。其中一人說道:「妳得幫幫我們,海蒂。」另一個說:「否則就是一場大災難。」

「可是,我應該怎麼做呢?」二十四歲的女導遊海蒂•克勞斯伯格說。「告訴我,該怎麼做,我就做。」
「乖女孩。」其中比較瘦的那個男子,三十一歲的旅行社老闆卡洛•奔斯接著開口。他告訴海蒂該做些什麼。「妳再到飛機客艙裡去,客氣地拜託那些人飛回去。進到飛機裡去,跟那些人解釋,告訴他們這次的旅行發生了訂位上的瑕疵。遺憾的是旅館都已經沒有任何空房間了。他們必須再飛回德國去過聖誕節。如果他們願意的話,可以把這次的旅行改到復活節。然後,妳祝他們聖誕快樂,這就去吧。」

海蒂•克勞斯伯格張大嘴,瞪著她的老闆看。「我應該去告訴那些人,他們得飛回去嗎?」她指著那些快樂的人們,那些拎著大包小包,拿著傘和脫下的外套,湧向機場大廳的人們。「我得去告訴他們……?」
女導遊海蒂•克勞斯伯格還沒問完這句話便昏厥了過去,倒在大理石地板上。兩個男子一下子陷入了混亂。老闆奔斯和二十九歲的米基•胡斯都沒有勇氣,不敢當面告訴這群快樂的人們事實的真相。他們把海蒂•克勞斯伯格帶到急救室,然後火速地趕到他們的機場辦公室。

二十分鐘後,旅客們聚集在領行李的輸送帶旁。但是行李輸送帶一動也不動。到現在為止,沒有任何一件行李送出來。人們開始變得焦躁。也看不見任何一位導遊出現。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任何人出面解釋?行李到底在哪裡?

這時,有個矮矮胖胖,來自萊茵區的人,在機場到處打聽之後,用一種明顯的、愉悅的萊茵口音說:「他們沒有房間了。」沒有房間了?頓時,不安與混亂的情緒全衝了出來,眾聲譁然。沒有房間了?怎麼可能沒有房間了呢?當時不是斬釘截鐵地說一切都安排好了,而且都已經付了錢。在一家著名的德國旅行社。在杜塞道夫和科隆的分公司。在漢堡和漢諾威的分公司。在克雷菲爾德,富達或是羅騰堡的分公司。

此時,在島的南部,旅館群聚之處,電話響個不停。五個、六個床位也許還有,最最例外的狀況下八個或是十個,但是一百七十八個床位,那是不可能的。這會兒,好像聖誕天使一般,一個小女孩加入了這場走樣的遊戲裡。加布列艾拉•賀南戴茲•史律特,十一歲,一間西班牙旅館老闆的女兒,母親是德國人。當旅行社老闆奔斯詢問房間的事情時,她偶然接起了電話,雖然旅行社和這家旅館並沒有合約關係。

「您那邊還有房間可以幫我們撐過聖誕節和新年這段時間的遊客嗎?」他問道。加布列艾拉,一個跟她父親一樣機靈的小孩,她回答說:「我們還有兩百個空床位。但是,我們是一家特別的旅館:我們提供海景加魚味。」

「海景加魚味?」奔斯歡呼著。「這正是這些人所想要的。」
「不過,」他停頓了一下,接著不信任地問道:「海景加魚味?這是什麼意思?」
「這表示,」加布列艾拉說,「從所有的房間都可以看到海。而房間裡的魚味會阻止客人吃肥膩的肉。這裡的氣候吃肉是不健康的。吃魚比較健康。」旅行社老闆奔斯「嗯」了一聲,然後喃喃地說:「原來是魚味啊。那可能會引來抱怨。」

「但是,那就是我們旅館的聖誕節特色啊!」加布列艾拉說。「我們的廣告是這樣的:輕鬆地在我們的旅館度過聖誕節。不需強迫送禮。沒有聖嬰的哭喊聲。不用哼唱平安夜。不吃咬不動的火雞肉。而是:海景加上魚味。」

「太棒了!」旅行社老闆奔斯突然興奮了起來。「真是太棒了,孩子。這樣一來,魚味完全合理化。還有一百七十八個空床位嗎?」

「我想,有的。」加布列艾拉說。「請您等一會兒。我去叫我父親過來。」

一個小時之後,一百七十八位快樂的旅客,有些人大聲地,有些人小聲地唸著:輕鬆地在我們的旅館度過聖誕節。不需強迫送禮。沒有聖嬰的哭喊聲。不用哼唱平安夜。不吃咬不動的火雞肉。而是:海景加上魚味。大家笑著擠進了旅館。四十二歲的炸魚餐廳的老闆亥•科恩在這個平安夜裡做了他這輩子最大筆的生意。原本可能是一場大災難,結果卻在大家一邊笑著,一邊津津有味地吃著炸梭子魚和烤鮪魚的場景中精彩落幕了。

知名記者在他的報紙上如此報導著,吸引了更多的人去那家旅館。原名為「卡薩•加布列艾拉」的旅館如今改名為「海景魚味」;因為客人不斷湧進,根本沒時間去把牆壁鑿開,舊的管路系統依舊把廚房裡的魚味傳到成為炸梭子魚和烤鮪魚味道活廣告的每個房間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