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幼幼種子系列 > 我比誰大?我比誰小?(動動腦!誰才要多學著點?)∼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我比誰大?我比誰小?(動動腦!誰才要多學著點?)∼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Winzig groβ und riesig klein
作者:卡倫.何蘭德(Karen Hollochnder)
繪者:
譯者:李容棻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幼幼種子系列
書籍編號:YS003
ISBN:978-986-8082-16-8
32頁 / 精裝 / 30 cm × 23.1 cm
出版日期:2005 年 06 月 28 日
定價:280元 / 優惠價:252
適讀年齡:學齡前∼低年級

小小天竺鼠看起來好小喔!
可是,他真的有那麼小嗎?



  一本文字簡單、寓教於樂的繪本。

  一隻天竺鼠有多大呢?

  ——當天竺鼠遇到大象、乳牛、小豬、野兔,一比較,他當然很小。
  ——遇到跟他同類的天竺鼠小姐,他就跟她一樣大囉!
  ——再遇到小老鼠、小雞、小蝸牛、蒼蠅、跳蚤比較,哇!天竺鼠變成大巨怪了!


  小小孩對這個世界的學習,常常是從「比大小」開始。
  我比誰大?我又比誰小呢?其實誰大誰小並不是絕對的,千萬不要很武斷的教孩子「大象很大」、「老鼠很小」⋯⋯

  大小是相對的,要看是跟誰比呢!一個人的價值當然也不是絕對的。
  大的一定好?小的一定弱?那可不一定呢!

  同樣的,很多事也都一樣,不是絕對的,就看你從哪個角度看呢!
  學比大小,也讓孩子學多一點彈性看自己、看別人、看事情⋯⋯


  《我比誰大?我比誰小?》用有趣的觀點說明「大小不是絕對的」觀念,也許孩子會發現,自己不像自己認為的那樣「小」,還可以用新的角度來看這整個世界呢!

 

★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原文書名:Winzig groβ und riesig klein

原出版語言:德文

 

 

 

 

 

【關於作者】
卡倫.何蘭德(Karen Hollochnder)

1964年生於德國杜賓根(
Tübingen),在巴黎及維也納修讀版畫藝術,於1989年取得學位,之後從事自由創作繪畫及插畫的工作。卡倫已婚並育有一女,現與家人住在維也納。「我比誰大?我比誰小?」是她第一本完全自我創作的圖文書。
 


【關於譯者】
李容棻

畢業於東吳大學德國文化學系,現於系上擔任助教。

 

 

 

 

 

小小孩的大大哲學
文 / Carol(大穎文化總編輯)

很多大人都覺得小孩什麼都不懂,所以要小孩學這個、學那個,以便將來自己的小孩可以變成一個什麼都懂的大人。照理說來,什麼都懂的大人應該是會過得很幸福快樂的,不過,如果大人們肯公正的看「大人」和「小孩」這兩種族類,一定會承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通常過得比什麼都懂的大人快樂很多。

 

其實,大人的狀況是──學愈多、懂愈少。又因為自以為學得多了,對很多該存疑的事,不懷疑了;對很多很簡單的事,反而想半天,想到都失眠了。

 

如果大人們認真的低下身來,聽聽孩子們說的話,一定就會發現什麼都還沒學的這群小人兒,其實可都是了不得的哲學家呢!


        *                 *                 * 

 

荳芽兩歲半就進幼稚園讀書了,她一開始就是跟比她大一點的孩子讀同班,加上她是年尾生的孩子,所以照台灣的學制,今年大班畢業了,她還是不能進小學。

「為什麼我不能唸一年級?其他同學都可以?」荳芽很不平的問我。

 

「因為妳比較小呀!」我很自然的這樣解釋。
 

「我哪有比較小?我比較高!Stanly比我小!Cynthia也比我小!」荳芽更不服氣了。
 

我看看長得一副人高馬大的荳芽──真的ㄋㄟ!她說得沒錯呀!她的確是比她同學都高呀!
 

我只好改口說:「是他們的年紀比妳大!可不可以唸小學是看年紀、不是看身高。要滿六歲才可以唸呀!」
 

荳芽又問我:「為什麼不能看誰高就可以唸?為什麼要看年紀?」
 

「因為要唸書了,年紀大一點的小朋友,頭腦才長好了呀⋯⋯」我已經有點辭窮了,奮力解釋著。
 

「一定要六歲才可以嗎?」
 

「對!六歲!」我很斬釘截鐵,沒得商量。
 

「其他人真的全身都六歲嗎?」荳芽好像還不死心。
 

「什麼叫全身都六歲?」我想她開始胡說八道了。
 

「妳說六歲才可以上小學,可是他們頭腦六歲、腳也六歲?手也六歲?全身都六歲嗎?」
 

喔!我終於弄懂她的意思了。可是⋯⋯我不知如何回答呢!
 

「如果一定要六歲才可以上學,就要很公平的規定全身都六歲的人才可以,Cynthia昨天剛剛剪頭髮,所以她的頭髮沒有六歲,我都沒有剪過頭髮,我的頭髮比她大,我為什麼不能唸⋯⋯」
 

你可以說我生了一個很盧的女兒(其實我自己也有一點這麼覺得),不過,我還是很開心的把她當一個小小哲學家看待,繼續跟她解釋。
 

「因為要唸書了,就要頭腦長到可以懂一些事了才行!」
 

「所以年紀大一點的人、頭腦就長好了、可以懂很多事了嗎?」
 

我嗯嗯嗯趕緊點頭!
 

可是荳芽又問啦──「媽媽,那妳跟爸爸誰年紀比較大?」
 

「爸爸!」
 

「所以爸爸比妳懂比較多事囉?」
 

⋯⋯我不承認!但是,無言以對。我盧不過她!
 

每天、每天我都跟荳芽在閒扯這些無關痛癢的話,我還總是說不過她、被她問得啞口無言。因為這些對話,總也讓我在她呼呼大睡時,靜靜的一個人重新思考很多事⋯⋯

              *                 *                 *             


我們大人時常想要教小孩這個、那個。其實,更多時候小孩總是回過頭來用最簡單的方式,讓我們看清生命的很多疑惑、混沌。
 

最近作了一本很棒的書,因為荳芽跟我對大小的討論,令我再看這書時,更加欣喜⋯⋯
 

【我比誰大?我比誰小?】這故事的主角是一隻小小天竺鼠。天竺鼠看起來很小。可是他真的有那麼小嗎?
 

天竺鼠遇到大象、乳牛、小豬、野兔,一比較,他當然就很小。 遇到跟他同類的天竺鼠小姐,他就跟她一樣大囉!再遇到小老鼠、小雞、小蝸牛、蒼蠅、跳蚤,一比較,哇!天竺鼠變成大巨怪了!所以,天竺鼠到底算大還是小呀?
 

「天竺鼠有時候很大、有時候很小,要看站在他旁邊的是誰!」荳芽跟我一起看完書後,這樣定義天竺鼠的大小。
 

我很開心的對她笑笑。
 

不必費心的教孩子比大小,到底誰大?誰小?這群小哲學家們自然有他們的認知方式。
 

每一個小孩其實都是用很單純、自然,不帶偏見的眼光在看這世界的。我們這些因為終日操勞、煩惱干擾心志,變得很急燥、武斷的大人們,反而要看看孩子、學著多一點彈性、多一點包容呢!
 

所以──誰才要多學著點呀?

 

 

 

 

 


大象伯伯用他的長鼻子大聲對著小天竺鼠吹奏著:「哈囉!你好啊,可愛的小跳蚤。」
乳牛媽媽說:「哞∼!你真是個小不點呢!居然比一只高跟鞋還要小!」

 


 

什麼!噗!你想當一隻豬啊?噗!可是你實在是太太太小了!」豬先生噗噗地笑著說。
喵!你這個小東西!」貓咪小姐舔著她的爪子,她看起來很餓的樣子,好像要把小天竺鼠吃掉。
野兔先生好像感冒了,他總是在擤鼻子:「你是誰啊?嗯哼!你那麼矮小,,連我的鼻子都勾不到!」

 

 

 


 

天竺鼠遇到了美麗的天竺鼠小姐:「哇!妳跟我一模一樣大!」
他們兩個都很喜歡對方,決定要談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