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生活學習系列 > 都是你的錯!(面對自己的錯,從小孩時就訓練起)
都是你的錯!(面對自己的錯,從小孩時就訓練起)
C'est ta faute !
作者:愛維林.柏西蘇-貝容(Évelyne Brisou-Pellen)
繪者:安東尼.吉羅貝(Antoine Guilloppé)
譯者:施瑞瑄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生活學習系列
書籍編號:LE003-1
ISBN:978-986-6407-15-4
32頁 / 精裝 / 20 cm × 24.9 cm
出版日期:2009 年 10 月 01 日
定價:250元 / 優惠價:225
適讀年齡:低年級

池塘裡連一滴水都沒有了!

大家都說──不能怪我!都是你的錯!

到底是誰的錯呢?


 

  大草原上的所有動物都聚集在池塘邊,七嘴巴舌說:「池塘裡竟然沒有水了 。」「連一滴都沒有!真是太糟糕了!」跳蚤馬上跳出來大聲指著大象說是他的錯;然後大象說是河馬、河馬說是犀牛、犀牛說是紅毛猩猩⋯⋯

  其實啊,這場責罵是由跳蚤故意挑起的。最後,當所有動物齊聲指責跳蚤時,跳蚤早已經逃離現場,舒服地躺在大象的背上,對著所有動物大聲嘲笑呢!

  由這個故事,我們可以發現每隻動物都有理由原諒自己、罵別人。大家都說──不能怪我!都是你的錯!實際上要指責別人是件很容易的事,而且聯合其他動物一起指責對方的不是,看起來好像真的就是別人的錯!可是真的是這樣子嗎?

  這是一本生動、有趣、色彩豐富又具有教育意義的法文繪本,大人孩子可以一起思考這個故事,並分享彼此的經驗。

 

 

原文書名:C'est ta faute !

原出版語言:法文

【關於作者】

愛維林.柏西蘇-貝容(Évelyne Brisou-Pellen)


  兒童文學作家,1947年出生於法國布列塔尼,曾居住在摩洛哥、法國雷恩及瓦恩等地。愛維林於1978年開始從事文學創作,從此便與文學創作結下不解之緣。1984年,她的作品《蒙古的獄卒》(Prisonnière des Mongols),獲得法國青少年文學大獎,之後更致力於兒童文學創作,相繼出版許多兒童文學作品。她的另一部作品《雅典娜的小孩》(Les enfants d’Athéna),也於2003年獲頒青少年閱讀大獎。


【關於繪者】

安東尼.吉羅貝(Antoine Guilloppé)

 

  兒童繪本作家,1971年出生於法國香柏里,目前定居在法國南部的土魯斯。安東尼曾於里昂艾爾兒.柯爾學院研習繪畫,於1999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兒童繪本作品,之後則專職於兒童繪本創作。


【譯者簡介】

施瑞瑄(Jui-Hsuan SHIH)

 

  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法國里昂第二大學(Universite Lumiere Lyon2)藝術史碩士。歷經報社旅遊及藝文記者、博物館文化、法文譯者等工作,著有《自然葡萄酒》一書,並譯有《在一起就好》、《誰沒有部落格》等書。自從赴法留學後,便與法國結下不解之緣,目前旅居法國,尋找著法式浪漫與台式情懷的平衡點。

I'm sorry...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Carol 謝

 

  我每天五點親自接荳芽下課,有一次我忙得忘了時間,荳芽打手機給我:「媽媽,妳快點來接我,好不好?」
  我一看錶,哇!五點半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時間了,我馬上過去接妳,妳再等我一下下⋯⋯」
  荳芽笑了,回我說:「妳怎麼跟我說『不好意思』呀?我是荳芽ㄋㄟ,妳要說I'm sorry⋯⋯」
  「喔!對對對! I'm sorry. 等我一下喔!」
  「It's OK. 我會等妳的。」

         *                        *                        *                        *                        *                        *  

  荳芽跟一歲半的蝴蝶妹妹躺在地上玩,二個人滾來滾去的,笑得好大聲,後來妹妹不玩了,想起身,荳芽玩瘋了、還想玩,就用雙腳緊緊夾住妹妹的腳,不讓她起來,蝴蝶跌跌撞撞的就摔了一跤,哇一聲大哭起來⋯⋯

  我趕緊抱起蝴蝶、哄她,安慰了好半天,蝴蝶終於不哭了,定定地躺在我懷裡。荳芽這時怯生生地走過來,眼眶紅紅的,說:「蝴蝶,I'm sorry……」
  蝴蝶還不太會說話,不過她馬上從我懷裡站起來,往荳芽腰一抱,臉就靠在荳芽身上,小手還拍拍荳芽的腰,意思是──沒關係,我原諒妳了。
  被原諒的荳芽,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
  蝴蝶更加用力地拍荳芽,大概想說我已經原諒妳啦,妳怎麼還哭得這麼大聲呀⋯⋯
  我在一旁看了,覺得很好笑,也很感動。

         *                        *                        *                        *                        *                        *  

  在我們家,不管是誰,就算我是媽媽,做錯了,還是得跟荳芽、蝴蝶說sorry。
  我習慣跟大人說「不好意思」,跟小孩說「sorry」。

  有一次我跟荳芽討論到我的用語習慣,她知道:不好意思=對不起=sorry。問我為什麼有時說不好意思,有時說sorry,卻很少聽我用對不起。

  我說因為我覺得「對不起」這個音發起來很重,已經做錯事了,我不想再把氣氛搞得那麼沉重,所以對大人的話,我就會輕輕地說「不好意思」,有時候還會加個尾音──喔,這樣人家可能比較容易原諒我。小孩都很可愛,所以對小孩做了不好的事,要請求小孩原諒時,應該像唱歌給他們聽一樣,讓小孩心情好一點,「sorry──」音很輕快,一點都沒有做錯事、事態嚴重的感覺,又因為不是我們的母語,聽起來意思懂了,卻沒有那麼直接,適合對小孩子說。

  所以,我跟荳芽一天到晚sorry來sorry去的。我有時跟她說不好意思,她還會提醒我──我是荳芽ㄋㄟ,要說sorry……

  要說對不起還是sorry,那個是我自己對語言的感覺,我其實只是想讓荳芽跟蝴蝶習慣承認「我錯了!」
  承認自己錯了,需要很大的勇氣。我看過太多太多死都不認錯的大人了,那嘴臉呀,比他做錯的那件事可惡幾千、幾萬倍。到最後,最令人無法原諒的倒不是他做錯了什麼事,而是那個怎樣都要ㄠ、不認錯的態度氣死人!

  指責別人,很容易;要面對自己的錯,很需要訓練;而且,從小孩時就該訓練起。訓練怎麼樣把道歉的話說得好聽、悅耳;訓練認錯的態度要怎麼樣才會夠誠懇;訓練自己相信──每個人都有可能犯錯,錯了並不代表完全不好,承認了、改過了、努力彌補了,錯誤反而會是一個難得的好經驗。

         *                        *                        *                        *                        *                        *  

  「媽──媽──蝴蝶拿彩色筆在畫牆⋯⋯」荳芽高聲喊我,告狀。
  我的天呀!蝴蝶果真把我書房的白牆畫成彩色的啦──
  「蝴蝶!」我板著臉。
  荳芽在一旁一直推妹妹,「蝴蝶,快跟媽媽說sorry,這樣媽媽就會原諒妳啦!快說!」
  要一歲半的蝴蝶發sorry的音,還真是強人所難呢!
  唉!是我sorry啦!我沒教妳不可以畫牆壁啦!蝴蝶,sorry……


所有的動物們全都嚇了一大跳:「池塘裡竟然沒有水了 。」
「連一滴都沒有!真是太糟糕了!」


跳蚤大叫一聲:「我的天呀!是誰把水喝光光的?我敢說,一定是大象!」

大象聽了,只好承認說:「沒錯,是我把水喝光了,可是這不是我的錯,是河馬。

誰叫他把一大袋鹽巴倒進水裡,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鹽巴讓我愈喝愈渴,我只好繼續喝,一直喝⋯⋯最後,就把池塘裡的水全喝光了。」

河馬,都是你的錯!

所有動物聽完後,都生氣地大聲吼叫:「都是河馬的錯!」

河馬聽了,很不服氣的說:「才不是這樣子!都是犀牛啦!

他要我跟他玩捉迷藏,就把我的眼睛矇起來,害我什麼都看不到,才會撞倒袋子,把鹽巴灑出來!」

 

 

 

所有動物聽完後,都生氣地大聲吼叫:「都是犀牛的錯!」

犀牛聽了,很不高興地說:「你們太過份了吧!那袋鹽巴又不是我放在池塘邊的,是紅毛猩猩放的。」



紅毛猩猩,都是你的錯!

所有動物聽完後,都生氣地大聲吼叫:「都是紅毛猩猩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