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生活學習系列 > 好朋友就是這樣嘛(小孩吵架,也是一種學習)∼第50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獲第27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暫時缺書】
好朋友就是這樣嘛(小孩吵架,也是一種學習)∼第50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獲第27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暫時缺書】
Wahre Freunde
作者:瑪努愛菈.奧頓(Manuela Olten)
繪者:
譯者:陳皇玲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生活學習系列
書籍編號:LE012
ISBN:978-986-7235-89-3
32頁 / 精裝 / 29 cm × 23 cm
出版日期:2006 年 05 月 09 日
定價:260元 / 優惠價:234
適讀年齡:低年級

孩子是在吵架中長大的  
兩個小男孩吵呀吵,像接龍、像連環炮,

才一轉身,吵架變成了⋯⋯



  本書為一本有關吵架、和好和友誼的溫馨繪本,每個孩子都可以在這個有趣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翻開這本書,我們首先看到的是兩個互不相讓的小男孩彼此互相拉扯、惡臉相向,而旁邊的小朋友可樂了,大家紛紛在一旁為兩人加油,還露出一付看好戲的表情⋯⋯故事進行到這裡,身為大人的你,是否回憶起自己曾是個孩子時,和朋友吵架、逗嘴的情形呢?想必是會心一笑吧。而如果是小孩看了,應該會想要知道這兩個人究竟是為什麼會吵架呀?還有,誰會贏呢?

  這時,老師發現竟然有人在吵架,怎麼可以呢?於是走過來拉開兩人,問說:「怎麼了?」

  兩個小男孩互不相讓地告起狀來——

  他把他的鼻屎抹在我的外套上。


  是他先把他的鼻屎抹在我的褲子上!


  根本就是因為你打我妹妹。


  你根本就沒有妹妹!


  ⋯⋯

  兩個小男孩像連環炮、接龍似地說出一連串對方的不是,剛開始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後來老師和圍觀的小朋友愈聽愈覺得無聊,紛紛走開了。吵ㄚ吵的,最後兩個小男孩都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也不記得是為什麼吵架了,於是就相約去踢足球⋯⋯
  
  在故事中,你會發現老師只是拉開兩人,站在一旁觀看,並未責備兩個正身陷戰火的小男孩。看到這一幕,你是否心想這位老師究竟在做什麼,怎麼不制止兩個小孩呢?其實老師並非什麼都沒做,她把打架的雙方拉開,讓孩子把打架改成用吵架的,而且還在一旁靜靜觀看,直到她確定沒問題了才離開。

  教育專家指出,吵架也是一種情緒的發洩,而且也可以訓練孩子的思考力,因為要和別人吵架,還得知道要怎麼和別人吵才是有理的,那也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一種自然的學習。看完這個故事後,身為大人的你,如果發現自己每次都在當和事老,制止小孩子吵架,不妨像故事中的老師一樣,靜觀其變,就讓他們去吵吵吧!

  其實,小孩子吵架就是這樣子嘛,吵來吵去,好來好去,試想有哪個孩子不是在吵架中長大的呢!

 

 

原文書名:Wahre Freunde
原出版語言:德文

【關於作者】
瑪努愛菈.奧頓(
Manuela Olten)

 

  生於1970年。青年時期曾接受過攝影及手工製品彩繪技術的訓練。大學時就讀奧芬巴赫藝術大學(Hochschule für Gestaltung in Offenbach)視覺傳播學系,主修童書插畫。其作品曾於2004年獲德國奧登伯格兒童文學獎(Oldenburger Kinder- und Jugendbuchpreis)。
  瑪努愛菈.奧頓和她的家人現居住在德國的奧芬巴赫市(Offenbach am Main)。

 

 

 

 

 

小孩吵架 大人不要插手
文 / 奧林&大穎文化 總編輯 Carol 謝

 

  很多人看了我的書,看我寫荳芽跟蝴蝶的天真、靈巧,以為她們是模範寶寶。我一些工作上的朋友,總是要我帶荳芽跟蝴蝶出來給她們看看⋯⋯


  這其實是個美麗的誤會。荳芽、蝴蝶跟所有小孩都一樣,調皮搗蛋、愛吵愛鬧,有時也很魯。她們⋯⋯其實還滿愛吵架的。(不知道有沒有破壞了一些讀者對她們倆的美好幻想?)


  蝴蝶一歲多時,可能是還小,吵架功力還不成氣候,她跟荳芽每有爭執,就是臉一沉,頭壓低低的,重重地呼氣、吸氣,表示「我很生氣了!」。如果荳芽還是繼續惹她生氣,兩個就會開始打架。她們的打架方式是——輪流打。蝴蝶先打荳芽一下,然後瞪著荳芽看,再來換荳芽打蝴蝶一下,也回瞪蝴蝶。之後,再輪下一回,妳打我一下、我打妳一下⋯⋯


  兩個小人氣呼呼地打一下、停一下。我先是瞥著氣、看著,最後總會忍不住爆笑出來。荳芽跟蝴蝶看我笑了,往往也忘了她們還在吵架中,一起跟著我大笑起來,自然就和好了。


  荳芽爸爸總是數落我:「小孩在吵架了,妳還在那邊笑⋯⋯」


  我就會邊笑邊回他:「我都還沒笑完,她們不是就沒事了嗎?」


  蝴蝶長大一點了,現在她會講話了,當然就學會罵人了。加上她個性比荳芽兇悍,才多了一歲,吵架卻足足多了一甲子功力。現在跟荳芽吵架時,她會邊扮鬼臉邊罵荳芽——妳白痴!大笨蛋!大腳丫!(一氣呵成喔,中間可以不必斷句喘氣。)


  白痴!大笨蛋!我還可以理解這是罵人的話,我實在搞不懂罵人家「大腳ㄚ」是什麼意思?


  大一點了,打架也不那麼斯文了,不會再打人家一下、等人家回打完再打。蝴蝶會連續一直打,人小、手勁不夠力,荳芽若是表現出「我一點都不痛」的樣子,蝴蝶就會去拉荳芽的長頭髮,痛得荳芽哇哇叫救命。


  到這個時候,我就會出手把兩個野蠻人拉開。「不准動手!只能用講的!」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調停兩個吵架的小孩。所以,我通常都是讓她們吵一吵,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其中一個哭了,就會來找我抱抱,我就會安慰她一下。另一個本來不哭的,通常也會為了博取媽媽的同情,跟著哭起來。那就兩個都一起抱一抱。哭好了,眼淚擦一擦,又一起去玩了。過了幾分鐘,我又會聽到蝴蝶在罵荳芽——妳白痴!大笨蛋!大腳丫!


  每天、每天,荳芽跟蝴蝶都這樣吵了好、好了又吵。


  爸爸看我不太管,覺得我太縱容她們,會對荳芽說:「妳是姊姊,要讓妹妹。妳就這麼一個妹妹而已呀!妳讓她一下會怎樣?」


  很遺憾的是通常把這句話聽進去的是蝴蝶妹妹!她一定在心裡OS:「對嘛!妳看!爸爸都說妳要讓我嘛!」


  爸爸當然也會跟蝴蝶說:「妹妹,妳要聽姊姊的話⋯⋯」


  很不湊巧的,通常會聽到這句的,肯定是荳芽姊姊。她也會在心裡OS:「對呀!爸爸說妳要聽我的話,妳還跟我爭什麼爭呀?」


  不講這些的話,不然我們來講些道理給孩子了解一下吧⋯⋯


  爸爸有時會說:「有的小孩沒有姊姊、妹妹,都還想要有姊姊、妹妹可以一起玩呢!妳們還不珍惜⋯⋯」


  換我在心裡OS:「如果我有一個姊姊、妹妹一天到晚跟我吵架,那我喜歡一個人就好⋯⋯」


  我不是故意搗亂,我想很多孩子在很氣兄弟姊妹那一刻,一定都希望家裡最好只有我一個小孩吧!


  不要指望因為一次吵架,小孩們就可以體會什麼「姊妹情深」、「兄友弟恭」的道理。要明白一件事,是要經過很多、很多歲月的累積。要真正地愛一個人、讓一個人,是要經歷很多、很多事的考驗。大人若每次都插手管,每次像唸經一樣唸一遍哥哥、姊姊要讓弟弟、妹妹之類的話,相信我,你家會永遠是個戰場,紛擾不休。小孩吵架,搞不好會演變成家庭戰爭。


  小孩吵架,其實也是一種學習。他們必須學著面對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學著處理別人來搶奪心愛玩具的場面、學著感受自己的憤怒、學著理解別人的慾望⋯⋯然後,練習著對應。剛開始或者只是哭、只是鬧、只是打,下一次或許會變一個方式,用講的看看吧?


  每個孩子的先天個性不一樣,會因吵架而學到的應對方式可能也會有千百種,只要他們不出手傷人,何妨讓孩子們用他們自己的辦法試試看呢?


  本省人有句俗語說:「大人講話,小孩有耳沒嘴。」意思是小孩只要用耳朵聽就好了,根本沒資格用嘴巴發表什麼意見。


  關於小孩吵架這件事,我很想說:「小孩吵架,大人有耳沒手。」請大人不要插手,讓孩子們從爭執中學習人際關係的第一課。


  我新近出版的書——《好朋友就是這樣嘛》,真是深得我心。講的就是兩個本來很要好的好朋友吵架的過程⋯⋯


  繪者很棒喔!我們會看到她只在小孩一開始吵架時,畫了一雙大手把兩個小野蠻人拎開。之後,小孩大吵,我們只看到一雙大人的腳,大人沒出聲;再兩頁,小孩還在對罵,大腳轉身走開了⋯⋯


  好朋友是不是都不會吵架呢?如果你跟我吵架了,那我們還算不算是好朋友呢?好朋友吵過架後,還會再一起玩嗎?


  吵架跟友誼,是孩子人生中很重要的一課。趁早讓他們學學吧!千萬、千萬不要剝奪他們吵架的機會。


  常跟人家吵架,孩子會不會變得很沒人緣,沒人肯跟他做朋友呀?


  我在楊茂秀教授的書裡——《好老師是自己找的》,看到了一段很生動、有趣的描寫,或許可以是個參考⋯⋯

  「我們班有兩位小朋友打架,我要他們把事情弄清楚之後,在中午以後和好如初。中午過後,原來打架的兩位同學,笑咪咪的一起來找我,說他們好了。我看他們早上打成那樣,真的過了兩、三個小時就好了嗎?他們會不會只是『演』給我看的,假和好呢?我問別的同學,他們都表示他們是真和好,剛剛還一起打球。他們大概看見我懷疑的眼光,其中一人便很認真地對我說:『老師,我們是真的和好了啦,你知道嗎?我們又不是大人,我們是小孩子耶!』」

  一吵就記恨,那是大人的把戲!小孩他們不玩這個!

             

怎麼了?

 

 

他把我的書包拿去丟掉!                                      是他偷我的帽子!

 

 

根本就是因為你打我妹妹!                                你根本就沒有妹妹!

 

 

 

 

可是,明明就是你⋯⋯                                            我才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