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親子生活教養系列 > 6個步驟輕鬆教孩子把自己的事做好
6個步驟輕鬆教孩子把自己的事做好
HELP YOUR KIDS GET IT DONE RIGHT AT HOME AND SCHOOL!: BUILDING RESPONSIBILITY & SELF-ESTEEM IN CHILDREN
作者:多娜.珍納特(Donna M. Genett)
繪者:
譯者:吳書榆
叢書系列:奧林專區親子生活教養系列
書籍編號:OLPA010
ISBN:978-957-0391-66-4 / ISBN-10:957-0391-66-9
128頁 / 平裝 / 21.5 cm × 16 cm
出版日期:2006 年 10 月 25 日
定價:160元 / 優惠價:144

希望孩子可以自動自發做好功課 希望孩子可以把書讀好,得到好成績
希望孩子能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成為一個有責任感的人⋯⋯

 

 

  這些都是每位爸爸媽媽對孩子的期望 但是 究竟該怎麼做 才能教出這樣的孩子呢?
  美國知名的娜.珍納特博士將提供你全世界的父母親都可以應用的「6個步驟」
  幫助所有爸爸媽媽實現這個願望


  本書是所有希望孩子把事情做對、做得好、學業表現優秀的父母一定要有的一本教養書!

  作者多娜.珍納特(Donna M. Genett)是個心理學家,她投入二十年的歲月,專門幫助人們在私人生活與專業領域上更上一層樓,同時她也是一位幫助人們把事情做好的專家。她曾在北美洲推動「想要做對事」(Want It Done Right)訓練計畫,幫助了數以千計的企業領導人與經理如何在「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好。」

  而這本書最特別之處就是
珍納特博士把「有效交付工作的原則」提供給所有父母們,應用在教養孩子上。這是一種邏輯延伸,全世界的父母親都可以應用這些原則,為孩子以及自己帶來益處。

  如果你的孩子有這些問題:做事拖拖拉拉,總是無法按時完成作業;雖然很努力,卻總是得不到好成績;因為學業成績不佳而失去自信;不懂自己的權利和責任界限在那裡⋯⋯如果你和孩子之間有這些問題:和孩子無法溝通、時常處於爭執的氣氛中;請孩子協助家務,孩子卻總是心不甘情不願;整個家庭一點向心力都沒有⋯⋯這些不一而足、大大小小煩人的問題是否深深困擾著你呢?而做為爸爸媽媽的你是否因為努力想要改善這些問題,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沮喪得只好隨它去呢?

  因為深刻感受到許多父母們所面臨的困難,珍納特博士將她二十年的心血經驗,變成一套「6步驟」方法,深信可以幫助所有爸爸媽媽們重塑新的家庭
父母和孩子可以無障礙溝通、當孩子們需要幫助時,給予最有效的幫助、孩子們可以建立對自己的責任感及自信、孩子可以學會時間管理,兼顧學業與休閒生活的品質,從父母到孩子到整個家庭,重拾愉快、和樂的家庭生活。

 

 

原文書名:HELP YOUR KIDS GET IT DONE RIGHT AT HOME AND SCHOOL!: BUILDING RESPONSIBILITY & SELF-ESTEEM IN CHILDREN

原出版語言:英文

【關於作者】
多娜.珍納特(Donna M. Genett)


  本書作者多娜.珍納特(Donna M. Genett)是個心理學家,她投入二十年的歲月,專門幫助人們在私人生活與專業領域上更上一層樓,同時她也是一位幫助人們把事情做好的專家。
  她的第一本書《把事情做好,不一定要自己做!──談有效交付工作的力量》,已被翻譯成十三種語言。
  珍納特博士在北美洲推動「想要做對事」(Want It Done Right)訓練計畫,幫助了數以千計的企業領導人與經理如何在「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好」。
  在這本書裡,珍納特博士把「有效交付工作的原則」應用在父母身上。這是一種邏輯延伸,世界各地的父母親都可以應用這些原則,為孩子以及自己帶來益處。
  目前作者居住在加州中部。她很喜歡到世界各處旅行、滑雪、打高爾夫、進行家庭重塑以及參加鐵人三項比賽。

 

 

 

 

 

1 長相、背景都一樣;生活品質卻很不一樣
 兩人是這麼地相像
 兩個家庭的生活差異


2 第一次嘗試改變
 家,是一個團隊
 「團隊事務單」與「教練事務單」
 第一次失敗了


3 步驟一:預先準備;
   步驟二:詳細說明你的期望、要求孩子複述一次

 經驗分享,再接再厲
 愛德華太太的方法:詳細說明與複述
 預先準備


4 步驟三:月曆管理時間的技巧
 無法掌握時間將影響學習成績
 愛德華太太的方法:利用月曆來管理時間
 開始實行時間管理


5 步驟四:清楚地讓孩子知道什麼是權利?什麼是義務?
 搞不清楚狀況,就會愈幫愈忙
 愛德華太太的方法:畫出責任與權利的範圍
 教孩子:你可以自己做選擇,也必須為後果負責


6 步驟五:化繁為簡──把一個長作業分段落來完成、檢查
 很努力了,但是結果卻令人失望
 愛德華太太的方法:長時間做同一項作業,孩子的專注力容易渙散、偏離主題
 抽絲剝繭,陪孩子逐步找出問題的根源


7 步驟六:家庭會議總檢討,大家互相分享經驗、接受批評
 神祕訪客:愛德華太太來訪
 結業典禮
 完美的結束


8 脫胎換骨,一個全新的家庭
 贏家團隊
 和所有人分享:把事情做好的「六個步驟」

 

 

 

 

 

1 長相、背景都一樣;生活品質卻很不一樣

兩人是這麼地相像

  小約翰.瓊斯和小約翰.詹姆士是一對表兄弟,但他們兩人的關係可不只是一般的表兄弟而已。
  他們在同一個小鎮長大,住在同一條街上,而且只隔了兩個街區。他們的母親是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姊妹,不僅是彼此最好的朋友,還差不多同時結婚,分別嫁給約翰.瓊斯與約翰.詹姆士。巧的是,這兩位男士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不只如此,這對表兄弟幾乎在同一時間、在同一家醫院出生,兩人的母親還同住一間雙人房。
  因為這四位男士都叫約翰,彼此間的關係又十分親近,很容易讓人搞混了。為了避免困擾,家人都叫兩個小男孩為瓊斯和詹姆士,之後,所有人就都這樣叫他們了。
  瓊斯和詹姆士兩人有這麼多相同的地方,不知道是否和他們的母親是同卵雙胞胎有關。不過不管原因是什麼,這對表兄弟不只長得像雙胞胎,連行為都像。他們在進幼稚園之前,就已經知道要怎麼惡作劇一下那些親戚朋友,讓人們搞不清楚他們誰是誰。到了小學,他們的小把戲更是得心應手了。上了中學,瓊斯和詹姆士幾乎所有的閒暇時間都在一起,他們上同樣的課、玩一樣的運動。不論是當個學生還是運動員,他們都扮演得很稱職。
  之後,這對表兄弟又上同一所大學,繼續一起出現在同一間教室裡。雖然他們偶爾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但是任何人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會發現,他們不會在缺乏互信互賴的情況下貿然行事。這兩個人喜歡的事物不只相同,還一起從中獲得極大的樂趣。
  大學畢業後,瓊斯和詹姆士讓人驚訝的事蹟依舊不斷(到了這個時候,人們除了覺得好玩與好奇之外,已經沒有什麼人會對他們的舉動感到訝異了)。他們在同一場婚禮上娶了同一對雙胞胎姊妹;同時組成家庭、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房子位在同一個街區,並且在同一家銀行辦理房屋貸款。還有,他們的工作表現也很傑出。大家都很開心。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地順利。
  瓊斯和詹姆士一直都過著愉快的生活,但就在他們都受到拔擢、晉升為管理階級時,情況開始變得不一樣了。一天,詹姆士有生以來忽然第一次注意到,他們不再是對方的分身,兩人之間真的存在著差異,而且還不只是一點點;更嚴重的是,這個差異不斷在擴大。
  很幸運地,詹姆士看出了這個差異點。更不簡單的是,他拋開面子問題,徵詢瓊斯的意見、並加以實踐。
  這個最大的差異就是──交付部屬工作的成效。
  自從有了瓊斯從旁指導,詹姆士慢慢學會如何有效地將工作分派給部屬。最後,這個差異點不但消失了,詹姆士更開始享受其中的好處。


兩個家庭的生活差異

  最近詹姆士又發現到自己與瓊斯之間的另外一項差異。
  詹姆士覺得自己分派任務給下屬的技巧愈來愈熟練,所以有更多的時間來陪伴家人,但是一把焦點放在家庭時,他卻看到了一個新的情況,讓他既驚訝又害怕。
  瓊斯與詹姆士差不多同時組織了自己的新家庭,他們孩子的年齡也十分相近。兩人的兒子喬跟傑克的生日只相差一天,目前都念國三;而兩個女兒潔美和茱麗,她們的出生時間也只隔了一個星期,現在都是小學六年級。
  喬和潔美是瓊斯的小孩,在學校的表現十分優異,也會自動自發完成作業,沒有一點抱怨。他們在做完功課之後,總是有時間玩一下自己最喜歡的運動。相反地,詹姆士的孩子傑克與茱麗,在學校的表現就十分吃力。他們因為學業表現不佳,學校的籃球隊與足球隊教練正在考慮是不是該讓他們退出。發生這樣的事,傑克與茱麗非常傷心,有很深的挫折感與憤怒。
  為了不讓事情變得更糟,詹姆士希望可以改善眼前的狀況,於是他開始更密切觀察瓊斯一家人的生活情形。雖然他覺得這樣暗地裡觀察的舉動很不恰當,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可以從瓊斯一家人身上學到很多。
  詹姆士注意到瓊斯花很多時間陪伴喬和潔美。平常下班後,他常常和兩個孩子在傍晚時一起外出。有時,瓊斯也會和喬一起玩投籃,潔美則在一旁練習側翻。偶爾為了讓瓊斯多注意她一點,潔美會表現得特別好或故意摔個四腳朝天。
  星期六早晨,瓊斯一家人總是同心協力一起完成該做的家庭雜務,下午則一起找樂子。詹姆士還注意到一些別的:當瓊斯幫孩子忙時,他會用一種很特別的方式。雖然詹姆士一時無法明確指出其中的特別之處是什麼,但他很清楚這與他自己對待孩子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
  詹姆士把瓊斯一家人互動的情形和自己的家做對照。
  他思考著:為什麼自己不能像瓊斯一樣,花那麼多時間陪孩子?他知道自己之前做不到是因為工作占去太多時間,但那已經是過去式了,他早已學會如何有效交付工作的技巧。這點的確改變了他的工作情形及家庭生活,讓他現在有更多時間可以陪伴家人了。正當他這麼想時,他突然體會到雖然自己陪伴家人的時間變多了,但是品質卻沒有什麼改善。
  詹姆士和妻子喬依絲完全陷在每天不斷重複的生活模式中:喬依絲下班之後回家做飯,接著全家人坐在一起用餐、談談一天來所發生的事。之後,他和喬依絲一起整理桌面、清洗碗盤,孩子們則去做功課。忙完了這些事,他們會一起看看報紙或電視,直到孩子們上床睡覺。
  詹姆士心裡想:為什麼他的家人沒有時間在傍晚時一起玩耍?為什麼即使傑克和茱麗花更多時間讀書,在學校的表現還是不像瓊斯家的小孩那麼好?週末時,他跟喬依絲會努力和孩子們一起完成一些家事,但是拖拖拉拉的習慣以及和孩子討價還價、談論交換條件,一天常常就這麼浪費掉了。
  到底瓊斯是如何讓他的孩子能夠心甘情願幫忙?為什麼瓊斯一家在「工作上」這麼有效率,還有時間可以一起玩樂?這些問題讓詹姆士越來越感到困惑,他打算要好好找出兩家之間的差異到底是什麼。

2 第一次嘗試改變

家,是一個團隊

  星期六早晨,詹姆士來到瓊斯家。表面上他是要邀請瓊斯他們全家到家裡用餐,實際上是想看看瓊斯一家到底是怎麼過日子的。
  對於自己觀察到的,詹姆士的心情混雜著佩服、困惑與興奮。佩服,是因為看到瓊斯的孩子把事情做得那麼有條有理;困惑,是因為他不知道要怎樣創造出這樣的環境;興奮,是他也期待能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創造出這種合作精神。
  「嗨,小瓊,在這麼美好的週六早晨,你們一家在做什麼啊?」詹姆士劈頭問道。
  「嗨!」瓊斯一家大聲跟他打招呼,他們才剛剛吃完早餐。
  「那你們呢?要怎麼打發這一天?」瓊斯問。
  「嗯,我打算為你們一家人好好煮一頓大餐。今天晚上要不要過來一起吃晚飯?」詹姆士說。
  「好耶!」孩子們聽了大叫。兩家的四個小孩都是好朋友,只要有機會可以一起玩,他們當然不會放過。
  瓊斯笑了笑,轉頭看看他的妻子珍。珍輕輕點頭表示同意。
  「有誰會拒絕這麼好的事呢?我想我們今天有個約會了。」瓊斯說。
  在他們談話當中,詹姆士注意到眼下正在發生的事情:喬在清理桌面,但並沒有人要求他這樣做。潔美把洗碗槽的水放滿,準備清洗碗盤,同樣也沒有人要求她這麼做。真不可思議。詹姆士暗地裡想:不管是要求、用哄的或命令,他的小孩就是不願意做這些家事。他實在是太好奇了,非得把心裡的疑問說出來不可。
  「你們兩個真棒,不用別人說也會自己幫忙做家事。」
  兩個孩子很有精神地回答:「因為我們也是團隊中的一份子啊。」
  詹姆士給瓊斯一個狐疑的表情,問道:「團隊?什麼意思啊?」
  瓊斯只是微笑、聳了聳肩膀。他感覺到詹姆士似乎正在查探什麼。畢竟他們兩人是一路走來的哥兒們,他可是非常了解詹姆士的。
  「對呀!我們家是一個團隊,就像我們學校的足球隊一樣。我們都有自己最擅長的項目,還有我們看起來最棒的樣子,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盡力做好自己的部分,讓我們變成最好的團隊。」潔美說話時,把對這個「團隊」的熱情顯露無遺,連詹姆士都感染到她的熱情了。
  「對一個六年級的學生來說,這真是成熟的想法!」詹姆士也一面想著,不知道瓊斯一家是不是有注意到這一點。
  「哇!真的好乾淨喔。」他接著說。
  潔美不假思索地問詹姆士:「你家也是一個團隊吧?」
  問得真是直接。詹姆士有點結巴地說:「我想是吧!但是我們並沒有像你們這麼棒。不過,我們正在努力就是了。」他暗暗告訴自己,至少他們家很快也會像這樣了。只是他要從那裡開始呢?
  「團隊事務單」與「教練事務單」
  瓊斯很了解詹姆士的心思。
  「詹姆士,你可以到車庫幫我忙嗎?」瓊斯問。
  「好啊,要幫什麼忙呢?」詹姆士邊問邊跟著瓊斯走進車庫、關上了門。
  瓊斯開始說起話來:「你應該知道其實我們是很難讓小孩子去承擔責任的。但是,有一天,我看到喬的教練對待他的團隊的方式,突然靈光一閃,心想為什麼我們不能把家當成團隊一樣來經營呢?
  「於是,我回到家之後跟珍討論,一起創造出一個遊戲計畫。我們先把生活中所有想得到的家事全都列出來。之後,每個人自己能做的事則全記在一張紙上,我們把這一張稱為『團隊事務單』。另外還有一張叫做『教練事務單』,上面寫的都是孩子還做不到,或是可能會讓孩子受傷的家事。
  「我們在那個星期召開了一次家庭會議。我跟珍解釋為什麼家是一個團隊,以及每位成員都很重要、都是不可缺少的貢獻者。只有每一個人都盡全力把自己分內的事做好,這個團隊才能變成贏家。之後,我們問孩子,他們認為什麼是一個贏家團隊,以及贏家團隊應該贏得那些『獎賞』。他們說出了一些看法,像是:『贏家團隊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他們會很受歡迎』、『他們會得到更多樂趣』。我們還進一步討論,變成一個贏家團隊的家庭代表什麼意義。經過這些對話,最後我們都一致同意,如果我們變成一個贏家團隊,我們在工作時會有更多樂趣,也會有更多時間玩樂。
  「我們拿出『教練事務單』,告訴孩子為什麼我們需要做這些事。當喬跟潔美看到我們要做這麼多事時,都很驚訝,他們從不知道家裡的事情竟然有這麼多。接著,我們一起分享『團隊事務單』。珍搶先說:『我要吸塵,所以大家不可以隨便亂放東西,每一項東西都要物歸原位。』潔美指定要清洗碗盤,因為她喜歡看到碗盤乾乾淨淨的。喬大喊說他要除草,因為他喜歡待在戶外。還有,我們每個人都同意,必須自己清理自己的房間。
  「每一次只要有工作沒有人想做時,珍或我就會認領那項家事。我們也會討論,看誰最擅長什麼,誰就做那些家事。沒多久,單子上的每一項工作都有人做了。這就是我們創造的一個遊戲。」
  詹姆士不敢置信地發出一聲「哇!」,他停頓了一分鐘,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辦法也在家裡這樣做。
「不管怎麼樣,試試也沒關係。瓊斯,謝啦!」話才說完,詹姆士馬上離開瓊斯家。他覺得必須跟喬依絲談一談,而且要快。


第一次失敗了

  詹姆士告訴喬依絲瓊斯家裡採用的團隊策略。喬依絲很喜歡這個想法,也很驚訝珍居然從來沒跟她談過這件事。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試試這個方法了。
  他們在那個星期開了一次家庭會議,並推出「嘗試版」,跟瓊斯家的版本幾乎一模一樣;但是,結果卻差了十萬八千里。很不幸地,兩個孩子的反應非常糟。他們繃著臉坐在椅子上,一點「團隊精神」都沒有。詹姆士試著從不同的角度切入,想要激起孩子的熱情,但最後不得不面對現實,他很失望地說:「你們到底是怎麼了?」
  這時茱麗開始放聲大哭,邊啜泣邊說:「這讓我想到我是因為成績不好,才被踢出足球隊。」
  傑克則很不耐煩地補了一句:「我連現在的功課都顧不了了,你還要我做別的?」
  詹姆士一聽,頓時發現自己竟然忽略了這一點。兒子說得沒錯,是他把先後順序搞錯了。他急切地想要說些什麼,好打破眼前怪異的氣氛,於是大聲說:「好啦,現在是『教練時間』了!我們該去處理『教練事務單上』的事情了。」
  原本靜靜待在一旁、屏氣、張大眼看著詹姆士的喬依絲,這時才緩緩把緊緊憋住的一口氣吐出來。
  「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傑克問。
  「是啊,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我星期一要交一份很重要的科學報告。」茱麗跟著說。
  兩個孩子拖著沉重的腳步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看起來真的是沮喪到家了。
  「這個辦法一點都沒用。」詹姆士說。
  喬依絲則是搖搖頭。
  「親愛的,不要擔心。我想我們可能只是跳得太快了。我再去跟瓊斯談一談。既然潔美跟喬在學校的表現可以那麼好,我相信傑克跟茱麗也是聰明的孩子,所以我們只要找到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就沒問題了。」詹姆士安慰著喬依絲。
  喬依絲點頭同意:「他們看起來很沮喪,我希望我們可以做點什麼。我一直對這一切覺得很無助。我也試著協助他們做功課,但到最後不是隨他們去,就是讓他們反而覺得更糟。我真的很希望能學會孩子那種特別的語言,可以用來跟他們溝通。」
  「我有一個想法。為什麼我們不兩個人一起去跟瓊斯和珍聊一聊?瓊斯之前對我在工作上幫助很大,我相信他可以再次幫助我。我也知道珍在那個家裡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這一次我們兩個都一起去接受他們的指導,妳覺得怎樣?」詹姆士建議著。
  「聽起來好像我們一定會成功的樣子。」

3 步驟一:預先準備
3 步驟二:詳細說明你的期望、要求孩子複述一次


經驗分享,再接再厲

  經過第一次嘗試失敗後,過了一個星期,有一天傍晚,傑克和茱麗恰巧都不在家,他們一起去參加學校的活動了。詹姆士跟喬依絲邀請瓊斯和珍一同晚餐,並談談他們的第一次家庭會議的情形。
  喬依絲在餐桌上分享起她的經驗。
  「真是糟糕透了!詹姆士跟我很興奮地想要實行你們所說的點子,也以為我們家的小孩會跟你們家的反應一樣。結果反而打到他們的痛處,把他們在學校裡苦苦掙扎的窘境掀開來,還嚴重打擊他們的自尊。我很擔心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珍回答說:「很抱歉,沒有跟你們說清楚。其實,我們在嘗試『教練與團隊事務』這個方法之前,已經先跟孩子一起做了許多討論,這也是為什麼這個方法在我們家比較容易被接受的原因。我們的兩個孩子之所以興致高昂,是因為每件事對他們來說都很順利。我想,他們喜歡感受到自己有能力處理事情,而且可以達成。」
  「那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我認為傑克和茱麗都是聰明的孩子,但我不明白他們的表現為什麼這麼糟?」
  喬依絲說完低下頭來,努力地眨著眼想把眼淚收回去。珍站了起來,將手臂搭在她最好的朋友肩上。詹姆士也把手放在妻子的膝上。
  珍堅定地告訴她:「事情一定會好轉的!瓊斯和我會好好跟你們分享我們和喬、潔美一起做過的事。其實,我們一開始並沒有什麼很明確的計畫,也是一路摸索過來的。我們很高興能和你們分享所有的試驗與辛苦、全部的成功與失敗。老實說,我們的作法就有點像是把全部的東西都往牆上丟,然後看看最後到底是什麼會黏在上面。」
  瓊斯發出「嗯嗯」贊同的聲音,摸摸下巴說:「一點都沒錯。嗯,應該從那裡開始說起呢?我先想一下下。對了,我們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孩子之間的差異的?」
  聽到瓊斯這麼說,喬依絲先開了口:「我的確是有發現到茱麗跟潔美之間的差別,至於喬跟傑克,我並不覺得他們兩人有什麼明顯的不同。不過,當他們分到不同班級的時候,我才真的開始感覺到情況變得不一樣了。沒錯,就是在這學年,茱麗和潔美第一次分到不同的班級,我明顯注意到這件事。而傑克和喬之間變得不一樣,也差不多是在這個時候。」
  珍同意地說:「妳說的沒錯。潔美今年遇到一位很棒的老師,她也教了我很多東西。直到現在,我都還無法算出從她身上學到了多少。我想她對潔美以及我們都有很大的影響。」珍緊緊握了一下瓊斯的手,特別強調她的看法。
  「她真的是個很棒的老師。而且你知道嗎?喬念六年級時的老師也是她,而那也是喬跟傑克開始上不同班級的時候。傑克那一年的老師是另一位。我想我們已經可以得出一些結論了。」瓊斯補充道。


愛德華太太的方法:詳細說明與複述一次

  詹姆士問:「那麼,這位老師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珍開口說了起來:「這位老師是愛德華太太。對於她這個人,我首先注意到的是她對孩子們付出絕對的愛。我的意思是,那是很真誠、單純的愛。她熱愛她的工作,對孩子們也非常了解。還有,她非常有耐心。」
  瓊斯輕輕點著頭、小聲地說:「是啊,聖人的耐心。」
  喬依絲對所聽到的事似乎有些等不急了,說:「好吧,她非常愛小孩。但她到底做了什麼事,讓一切變得如此不一樣呢?」
  「真正吸引我注意的,是她非常詳細地對學生們解釋功課內容、以及她的期望。她會清楚說明她對作業所要求的各項細節,那些是確定的,那些又是可供學生們自由發揮的。她甚至會把作業內容跟她的期望一起寫下來,還有連她對每項期望的給分標準也都寫出來。之後她會要求學生們重複一遍她說的話,這樣她就會知道學生們是不是真的都了解了。」珍回答。
  瓊斯接著說:「她還曾經在班級親師會上向我們解釋她的這個作法。她告訴我們應該如何釐清自己對孩子的期望,以及要求孩子們複述他們所聽到的,這樣我們就可以協助孩子做功課,補強她在課堂上的不足之處。這個方法使得老師與家長變成伙伴,能夠一起協助孩子們學習。我們在家裡真的嘗試這麼做了,結果證明這個方法的確很有效。我覺得比較諷刺的是,我在交付工作給同事時,也用過非常類似的方法,只是我從沒想過要把它帶回家裡、用在孩子身上。」
  珍點頭表示同意,繼續說:「之前孩子們也發生過好多次不知道該如何完成功課的情形,他們的成績當然也受到影響。孩子們告訴我,他們從不曾在課堂上要求老師說明作業內容,因為他們不希望在別的孩子面前表現得好像自己很蠢的樣子。」
  詹姆士喃喃自語著:「嗯嗯。的確很有意思。」他覺得非常興奮,因為這正是瓊斯教他的有效交付工作程序的其中一個步驟。這個作法他在專業上運用得非常熟練,所以他認為自己在家裡一定也可以勝任。
  珍看了看錶,說:「我實在不想就此打住,但是孩子們隨時會到家,我們該離開了。謝謝你們的晚餐。」
  「我們才應該要謝謝你們呢!你們的話真的很有幫助。如果你們還想到其他從愛德華太太身上學到的事,我們還是很希望能聽一聽。還有,我們會先從小地方重新試試這項新技巧。」喬依絲說。
  瓊斯夫婦離開後,喬依絲握住詹姆士的手說:「聽起來好簡單,簡直是太簡單了。你覺得呢?」
  「這正是瓊斯教我的交付任務程序的其中一個步驟,用在工作上的確很有效,我已經可以想像在家裡也會產生同樣的效果。我很確定自己已經準備好放手一試了。現在我們既然想不出別的辦法,那就試試看吧!反正也沒什麼好損失的。」
  第二天晚上,當孩子們進房間準備做功課時,喬依絲和詹姆士也分別跟了進去。
  「茱麗,妳今天晚上要做什麼功課呢?」喬依絲問。
  「喔,當然是科學作業囉!」茱麗翻了個白眼,她不太喜歡科學。「還有數學跟英文。」
  「妳想先做那一樣?」
  「數學。」這是茱麗最喜歡的科目。
  「妳可以告訴我妳的數學作業要做什麼嗎?」
  「好啊!真的很簡單。科學作業就比較難了。」
  「這樣啊。那科學作業要做什麼?」
  「嗯,我們要研究不同時期的恐龍,還要做比較。」
  「茱麗,我對妳的反應很驚訝!妳不是很喜歡恐龍嗎?為什麼會覺得這項功課這麼難?」
  茱麗滿腹委曲地說:「我從不知道老師到底要我們寫些什麼。每一次我都覺得我已經知道要做什麼,也把功課完成了,但最後卻得到壞成績。我不想要爛分數!」當她說出心裡的想法時,用力地跺了一下腳,顯示了她的挫折感。
  雖然茱麗一臉陰沉,但喬依絲卻非常開心,因為她知道了茱麗最終的想法是什麼。
  「你們老師到底是怎麼跟你們說的?」喬依絲又問。
  茱麗很努力、盡可能地準確描述她的作業,喬依絲也慢慢地愈來愈清楚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了。首先,喬依絲發現連她自己也不懂作業內容是什麼,還有,她知道茱麗跟老師兩方面都還有努力的空間,可以讓做功課這件事變得更具體、清楚。
  喬依絲說:「好啦,茱麗,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看看可以怎麼樣讓妳更了解作業內容。這樣妳就可以知道到底老師是要求你們做什麼,當然妳也可以得到比較高的成績。」
  「這樣做會幫助我繼續留在足球隊裡嗎?」茱麗問。
  「我相信一定會的。妳想不想試一試?」喬依絲回答。
  茱麗點點頭,只是眼裡仍然顯露出一絲絲懷疑。但喬依絲則顯得很堅定、信心滿滿。她正在嘗試前一晚瓊斯跟珍與她分享的東西,一步步引導著茱麗。當茱麗寫完所有她會做的功課之後,她把那些有待她去完成的項目一一寫在筆記本上,這樣她就不會忘記去做了。
  喬依絲問她:「那麼,妳明天會完成這些項目和妳的科學作業,對不對?」
  「對啊。我還有英文作業,我也會這麼做,因為我也不是很了解要做的內容。」茱麗說。
  喬依絲跟茱麗一起看過英文作業之後,和科學作業一樣,她也不清楚老師對這份作業有什麼期望。喬依絲知道雖然她不能代替茱麗寫功課,但是她可以在過程中幫茱麗很大的忙,讓茱麗正確完成功課。這是最重要的。當喬依絲安靜地走出茱麗的房間,她很輕鬆地吐出一口氣。
  茱麗在關上房門之前,看了媽媽一眼,說了聲:「媽媽,謝謝妳。」
  「甜心寶貝,不客氣。」
  當天晚上稍晚一點,喬依絲跟詹姆士互看了一下兩人和孩子的相處情形所做的記錄。這個作法和詹姆士跟傑克在工作上的差不多。他們很驚訝,原來,兩個孩子在課業上經歷挫折與失敗的原因,竟然可以這麼簡單地歸納出來。
  詹姆士咯咯地笑說:「認識瓊斯一家人,我們這麼容易地就揭開了問題中冰山的一角。其實,我和他在工作上的經驗也是如此。現在,我們已經有進展了,這是很重要的。」
  「說的一點都沒錯!」喬依絲非常興奮,邊說邊拿起她放在床頭櫃上的小筆記本。
  「妳拿小筆記本要做什麼?」
  「這是我從茱麗那裡得到的點子。她在筆記上寫下我告訴她的東西,這樣她就不會忘記。而且你不是說我們還可以從珍跟瓊斯身上學到更多,所以我就想到要做筆記,以免忘記了。」
  「對。我在辦公室時也會這樣做。我會記在白板上,非常有用。」詹姆士同意地說,「那我們就都記在這本筆記本裡好嗎?這樣我們兩個都可以參考。」
  「好哇,這樣一定會有用的。」
  喬依絲寫的是:

「交代任務給孩子時,必須要詳細說明你的期望。要求他們重複,以確定他們真的了解你的意思。幫助他們學會如何用相同的方法,釐清學校裡老師交代的功課。」


預先準備

  喬依絲想了一下,喃喃地說:「嗯,我有些疑問。」
  「是什麼?」詹姆士問道。
  「我想在這個步驟之前,應該還要有另一個步驟才對。」
  「是嗎?那妳想會是什麼呢?」
  喬依絲解釋:「之前我們在處理孩子的問題時,並沒有按部就班來,所以事情不但沒有變好,反而更糟。我在想,如果我們先多花一點時間,想想我們希望達到的目的是什麼,這樣就可以獲得比較好的結果。對,就是這樣。」喬依絲又在筆記本上寫了起來。
  詹姆士問:「是什麼目的?」
  她打開筆記本、唸出來:

「預先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