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生活學習系列 > 我想要回到媽媽的肚子裡∼獲第29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我想要回到媽媽的肚子裡∼獲第29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Het meisje dat terug in mama's buik wilde
作者:提利.羅伯埃克特(Thierry Robberecht)
繪者:菲力浦.古森斯(Philippe Goossens)
譯者:孔繁璐(Fan-Lu Kung)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生活學習系列
書籍編號:LE025
ISBN:978-986-7235-40-4
32頁 / 精裝 / 25.5 cm × 21.5 cm
出版日期:2007 年 03 月 15 日
定價:260元 / 優惠價:234
適讀年齡:低年級

∼《家有生氣小恐龍》和《謊言小精靈》作者又一最新力作∼
「我決定了──今天我要爬回媽媽的肚子裡。」
回到媽媽暗暗的肚子裡 到底會有多棒呢⋯⋯
這本書談的是孩子的嫉妒並不是無來由、無理取鬧的  讀來很溫暖、有趣⋯⋯



  這本書談的是像孩子的「任性」和「嫉妒」並非總是如大人以為的無理取鬧的行為。看著書中小女孩單純、充滿創意與趣味的話語,「嫉妒」這個嚴肅的主題卻變得一點都不沉重了。

  故事一開始,小女孩對媽媽說—

  「我決定了──今天我要爬回媽媽的肚子裡。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裡面、被媽媽溫暖地包圍著,還能像魚一樣游來晃去。」
  「如果我在妳的肚子裡,我就不必早起上學了。而且妳會一∼整天都想著我。」
  「不管妳做什麼,我都會跟著做。如果爸爸把手放在妳的肚子上,我還可以跟他玩遊戲。有時候我還可以踢踢妳的大肚子⋯⋯」
  「晚上我再也不用早早上床。」
  「我想要吃好吃的草莓冰淇淋的時候,我會一直想一直想,這樣妳也會很想吃冰淇淋。」
  ⋯⋯


  小女孩列出了很多回到媽媽肚子裡的好處,對照每一張圖,小女孩想像的情境也都是很開心的樣子,但和一開始小女孩坐在地上若有所思、有些落寞的神情相比較,我們會發現其實這些並不是小女孩真正想要的。原來,小女孩就要有個小弟弟,她嫉妒小弟弟離媽媽那麼近,也擔心媽媽會比較愛弟弟,比較不愛她⋯⋯

  嫉妒,是一種情緒,大人會有,小孩子也同樣會有。大人很清楚自己產生嫉妒的原因,同樣地,孩子的嫉妒也不會是無來由的。就像故事中的小女孩一樣,大孩子會嫉妒小寶寶,是因為擔心爸爸媽媽不會再向以前一樣愛他。所以,爸爸、媽媽請不要無視於孩子嫉妒的反應,也不要斥責他無理取鬧,這只是他在向大人發出求救的訊號。

 

 

 

原文書名:Het meisje dat terug in mama's buik wilde

原出版語言:荷蘭文

 

 

 

 

 

【關於作者】

提利.羅伯埃克特(Thierry Robberecht)

 

    1960年出生於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
    提利.羅伯埃克特是比利時當地許多文藝競賽的獲獎常勝軍。他的創作範圍不限兒童繪本,也從事歌詞創作與漫畫創作。


 

 

 

 

【關於繪者】

菲力浦.古森斯(Philippe Goossens)

 

    1960年出生於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曾就讀於布魯塞爾的聖.盧卡斯專科學校,專攻漫畫創作。
    菲力浦.古森斯除了從事兒童繪本創作之外,也參與電視商業廣告與動畫的製作,是個多方位發展的藝術創作人。
    他與提利.羅伯埃克特曾共同創作多本童書,生動的畫風深受大人、小孩的喜愛。其中《家有生氣小恐龍》(中文版已由大穎文化出版)更曾獲選於2003年的「波隆那國際兒童書插畫大展」展出。

 

菲力浦.古森斯繪圖作品

謊言小精靈

家有生氣小恐龍

我想要回到媽媽的肚子裡

哈樂德的傷心城堡

 如果有一天 我們都沒有東西吃⋯⋯

 

 

【關於譯者】
孔繁璐(Fan-Lu Kung)

 

  美國密西根大學藥物化學博士。曾任工業技術研究院研究員,現任教於台灣大學藥學系。
  喜愛閱讀及寫作。目前的繪本譯作有:《蛋蛋艾格想要飛》(大穎文化)、《我怕黑》(大穎文化)。

媽媽,妳比較愛誰?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Carol 謝

 

  我懷蝴蝶妹妹時,荳芽三歲多。
  一確定懷孕,我便告訴荳芽:「媽媽肚子裡有一個小弟弟或小妹妹囉!」
  「真的?趕快叫他出來跟我玩!」這是荳芽的第一個反應。
  我笑笑說:「不行哪!他還太小,現在大概只有小蝌蚪那麼大。」
  之後,荳芽天天問小蝌蚪現在長多大啦?
  一陣子後,我說:「現在大概像毛毛蟲那麼大啦⋯⋯」
  荳芽問:「媽媽,妳到底要生一隻小蝴蝶還是小青蛙呀?為什麼妳肚子裡一下住小蝌蚪?一下又住毛毛蟲呢?」
  我笑到流眼淚。問荳芽喜歡媽媽生蝴蝶還是青蛙?荳芽說:「蝴蝶!蝴蝶比較漂亮!」
  十個月後,剛剛滿四歲的荳芽陪我在醫院,對著剛出生的妹妹說:「嗨!蝴蝶,終於見到妳了⋯⋯」
  荳芽知道媽媽見著她時,說的第一句話是:「嗨!荳芽,終於見到妳了⋯⋯」
  現在,她用媽媽當初歡迎她的方式歡迎蝴蝶。
  原來對蝴蝶的期待是希望有一個新玩伴,但是,等到荳芽發現媽媽花很多時間在照顧新妹妹時,這才知道大事不妙。原來這傢伙是來跟我搶媽媽的!再加上一些無聊的大人會逗她說:「媽媽愛妹妹,不愛荳芽了!」荳芽開始覺得整個世界都變了⋯⋯
  這是每一個當老大的孩子的宿命。當新的baby出生,所有大人的焦點都會在新baby身上,老大會開始擔心媽媽只愛新baby、不再愛他了。一個小小孩認定他即將失去媽媽的愛,等同於世界末日要到了一樣可怕。這種恐懼,通常也是小孩無法用言語說得清楚的。他們只能耐心地等,等待身旁有一個大人可以理解他、安慰他,告訴他其實不是這樣的。或者是等,在不被理解、不確定中等,等到自己無可奈何地就接受了⋯⋯
  我讓荳芽消除不安的方式是──帶她一起加入照顧蝴蝶的行列。
  蝴蝶要洗澡囉!荳芽姐姐請幫忙張羅準備換洗的衣服。蝴蝶要喝ㄋㄟ ㄋㄟ囉!荳芽姐姐請幫忙搖奶瓶。讓荳芽跟我一樣忙,她可就沒心思再去多想媽媽怎麼都在照顧妹妹呀⋯⋯
  幫蝴蝶洗澡時,一定跟荳芽說:「妳以前也是這樣軟綿綿的,像一隻小蟲一樣,媽媽要很小心地幫妳洗澡才行⋯⋯」荳芽會一路追問:「真的嗎?」
  她會明白妹妹現在經歷的一切,她也曾經經歷過。原來,人就是這樣長大的呀⋯⋯
  一年一年過去,荳芽、蝴蝶在吵吵鬧鬧中一起長大。搶玩具時,還是搶得你死我活。荳芽去露營幾天,蝴蝶天天問荳芽什麼時候回來?蝴蝶受傷,先哭的是荳芽⋯⋯
  兄弟姐妹就是這樣,一輩子很奇妙地維持著一種既競爭又相互扶持的關係。有一天爸爸媽媽老了、病了,身邊有兄弟姐妹可以商量的,就會覺得自己的擔子有人可以分著擔、有依靠。爸爸媽媽百年後,可以互相安慰那個痛的,也是兄弟姐妹而已⋯⋯
  現在,荳芽七歲。蝴蝶三歲。
  荳芽還是會問我:「媽媽,我和蝴蝶,妳比較愛誰?」我通常瞪瞪眼,不回答。
  「不要問這種無聊的問題!」
  荳芽再追問:「說啦!說啦!媽媽,妳比較愛誰?」
  我就會反問她:「荳芽,我和爸爸,妳比較愛誰?」
  通常我這樣一問,荳芽就會跑讓我追,我會一路追著她問:「說啦!說啦!荳芽,妳比較愛誰?」
  「媽媽,妳──不──要──問這種無聊問題…⋯⋯」荳芽邊跑邊喊。

 

 

 

 

 

我決定了──今天我要爬回媽媽的肚子裡。

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裡面、
被媽媽溫暖地包圍著,還能像魚一樣游來晃去。
「妳為什麼想要回到暗暗的肚子裡呢?

妳已經五歲了,是個大女孩囉!」
媽媽想要知道原因。

「我就是想要嘛!」



「如果我在妳的肚子裡,我就不必早起上學了。而且妳會一∼整天都想著我。」
「我已經整天都想著妳啦!」媽媽沒好氣地說。
「是呀,可是如果我在妳的肚子裡,妳就會更常想起我!」


「妳很快就會覺得無聊。」媽媽這樣警告我。
「妳隨便亂說嚇我的吧!

不管妳做什麼,我都會跟著做,
如果爸爸把手放在妳的肚子上,
我還可以跟他玩遊戲。
有時候我還可以踢踢妳的大肚子,然後妳就會大聲叫:
「我感覺到她在動耶!」



晚上我也不用早早上床睡覺。
我可以在一旁聽「大人和大人說話」。
還能從妳的肚臍眼看電視呢!



每個人都會過來,團團圍著妳的肚子。
他們會問妳:「是男孩還是女孩?小寶寶叫什麼名字呢?」
還有還有,「預產期是什麼時候呢?」
和五歲的小女孩比起來,
妳們大人都比較喜歡還在媽媽肚子裡的小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