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精品好讀系列 > 神奇魔幻的民間傳說∼獲好書大家讀2013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神奇魔幻的民間傳說∼獲好書大家讀2013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The adventures of Molly Whuppie and Other Appalachian Folktales
作者:安.雪爾比(Anne Shelby)
繪者:
譯者:孔繁璐
叢書系列:奧林專區精品好讀系列
書籍編號:OLCE016
ISBN:978-957-0391-95-4
128頁 / 平裝 / 21.5 cm × 16 cm
出版日期:2013 年 10 月 28 日
定價:180元 / 優惠價:162


本書獲好書大家讀2013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機智、勇敢、堅強,魔幻、冒險、英雄
一本最適合孩子讀的奇幻故事



  本書是作者將阿帕拉契山區的傳說故事加以改編,包含以勇氣、計謀、魔法和運氣擊敗敵人等元素的冒險傳說故事。更特別的是,這是一本以女生為主角(而不再是以男生為主角)的故事。
  
  書中主角莫莉,是個心地善良、機靈、有主見、不拘小節、不達目的絕不輕言放棄的女孩。和家人住在四周丘陵、群山環繞,有著美麗風光的胡奧霍勒。故事就由她的第一次冒險展開來⋯⋯

  全書的故事分為兩部分:莫莉和傑克的冒險故事,以及其他阿帕拉契山區傳說故事。

  第一部分,有10個故事:(1)莫莉的第一次冒險、(2)巨人殺手莫莉、(3)莫莉與呱噪巨人、(4)小提琴手莫莉、(5)莫莉與拒絕做家事的怪物、(6)莫莉和三個自討苦吃的男人、(7)傑克找到聖誕節、(8)莫莉與傑克的初次冒險、(9)莫莉、傑克和傻瓜們、(10)走過夢想石。不管是莫莉和姐姐們在森林裡遇到吃人巨人的第一次冒險、以機智度過面對殺人巨人的威脅、因為她的善意和體貼幫助了自己擺脫呱噪不休的巨人,還是傑克與人分享的慷慨,最終幫助他找到聖誕節的溫馨,每個都充滿神奇魔幻,深深吸引人。

  第二部分,有4個故事:(1)馬鈴薯腳趾頭、(2)逃跑的玉米麵包、(3)豬的故事、(4)磨子磨磨。〈馬鈴薯腳趾頭〉故事氛圍緊張、刺激;〈逃跑的玉米麵包〉說的是人們總是盲目的跟著別人做無意義的事,白白浪費時間;〈豬的故事〉描述的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故事,趣味十足;〈磨子磨磨〉說的是貪婪、不仁的人最終得到教訓,還有為什麼海水是鹹的原因,具有教育意義,也充滿趣味。

  故事,是要拿來說的。鼓勵孩子們把這些故事變成自己的,用自己的方式一遍遍的說它們,和其他人分享這些冒險的傳說故事。


 

 

 

原文書名:The adventures of Molly Whuppie and Other Appalachian Folktales

原出版語言:英文

 

 

 

 

 

【關於作者】
安.雪爾比(Anne Shelby)

 

  安.雪爾比是個說書人和詩人,更是一位得獎連連的童書作者,現居於美國肯塔基州東南部。

 

 

 

 

【關於譯者】

孔繁璐

 

  美國密西根大學藥物化學博士。曾任工業技術研究院研究員,現任教於臺灣大學藥學系。
  喜愛閱讀及寫作。繪本譯作有:《不是你想要的都可以得到》(大穎文化)、《不要!我不要!就是不要!》(大穎文化)、《永遠不想離開媽媽的小袋鼠》(大穎文化)等等。

 

 

 

 

 

後序——
關於這些故事

  有一次,我到位在肯塔基州克雷郡的鵝石小學,去幫那裡的學生上寫作課。看著一屋子呵欠連連的五年級學生,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我偷偷瞄了瞄錶,看到還要二十分鐘才能下課。「想不想聽個故事?」我問。
  那個時候,我只知道兩個故事,不過這樣已經夠了。一個是〈傑克勇闖巨人新殖民地〉,另一個是〈傑克與醫師的女兒〉,都是理查.喬斯收錄的《傑克童話集》(The Jack Tales)裡的故事。我已經不記得我當時說的是哪一個故事了,不過,第二天當我走進教室時,昨天那些瞌睡連連的孩子竟然都精神奕奕的在那兒表演〈傑克與西北風〉裡的故事。他們自己跑到學校圖書館,借了《傑克童話集》,讀了裡頭的故事,還把故事表演出來。當下我就知道我們發現好玩的東西了。
  這個好玩的東西,正是那讓從古到今、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人都深深著迷的民間傳說、和它裡頭的各種神奇魔幻的力量。於是,我開始認真研究起民間傳說,還參加各種說故事節的活動,把握各種機會說故事給別人聽。我在肯塔基大學修杰拉德.艾維的民間傳說課時讀了許多李奧納德.羅伯特的作品,這時又開始重讀他收集的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肯塔基傳說,像是《我替自己買了條狗》(I Bought Me a Dog)、《女服務生和北方佬》(Nippy and the Yankee Doodle)、《老吉普賽油滋滋麵包》(Old Greasybeard)、《由地獄溪向南行》(South from Hell-fer-Sartin)、《從卡辛河到葛雷西溪》(Up Cutshin and Down Greasy)等等。羅伯特本身就是個東肯塔基人,不僅是一個研究民間傳說的學者,同時也是位作家。在這本書裡的故事,有很多都是取材自他田野調查的結果。
  我很喜歡羅伯特故事裡的用語。那些出人意料的措辭,雖然都已經有一段歷史了,現在讀起來仍然備覺新鮮。而故事裡的人說話的方式,正是傳統阿帕拉契山區裡的人使用的方式,所以讀這些故事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好像是回到了家一樣。
  我是五○年代在東肯塔基長大的。在我小的時候從來沒有聽過類似的故事。家族故事、個人故事、鬼故事,還有一些地方上的傳奇故事,這些當然都可以靠著口耳相傳,一代代的流傳下來,可是,在我成長的那個年代,人們已經不太記得那些從歐洲傳來的古老童話故事了。我小時候雖然從來沒有聽過類似羅伯特收載的故事,不過在我的祖父母開的鄉下小店、我爸爸的老家、或是在家裡,倒是常聽到人們用故事裡的那種方式說話。我的父母都是老師,也都很清楚標準英文語法,可是他們在說話的時候,還是比較喜歡用他們最熟悉的東南肯塔基語法,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最親切自在的。
  李奧納德.羅伯特收集的童話故事裡,處處可見這種傳統阿帕拉契山區的說話方式。事實上,我們出版這本書的一個目的也是想要將這種傳統文化保存下來。做為一個研究民間傳說的學者,羅伯特在這方面做得很好。他記下的故事總是能夠保留住它們的原來風貌,和他做田野調查時聽到的相差無幾。我的做法就會有些不同了。我現在扮演的角色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所以可以有比較大的空間,依自己的時間和口味改編這些童話故事。我在學校裡、在圖書館、在說故事節說這些童話故事的時候,看到聽眾依然深深為這些故事著迷,心裡真的很高興。可是,在某些地方我還是得做些更動。
  那些古老的傳說裡蘊涵著從我們的祖先一路傳下來的文化價值觀,比方說,我們相信勇氣、慈悲、還有各種超自然現象,可是在一些傳說裡同時還帶著些其他的價值觀,像是種族歧視、性別歧視、老年歧視……等等各式各樣的偏見歧視。要篩掉那些侮辱非裔美國人或是愛爾蘭人的傳說故事並不困難,可是要擺脫掉故事裡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這種形象已經融入故事的情節之中—踏上征途、碰上各種對手、展現出智慧與勇氣的英雄永遠是男人或是男孩,女性則多半扮演著被動的角色。這種對性別的刻板印象其實已經過時了,我並不打算讓這種價值觀繼續一代一代的傳下去。
  所以,我開始尋找以女性做為主角的傳說故事,也真的找到了。雖然這些故事在所有的傳說之中只佔了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在世界各地的口述傳說裡都是存在的。在英國的傳統故事中,我發現一個叫做莫莉.琥碧的角色。她和傑克—就是那個有名的爬豆莖的男孩—有很多共通的特質。她碰到了相同的敵人,也和傑克一樣,用勇氣、計謀、魔法和運氣擊敗了對方。而且她有一個好名字。我打算讓莫莉.琥碧經歷一些其他英雄—男女都有—經歷過的冒險旅程。在選擇故事時,我只有兩個條件:我必須找到一些證據,告訴我這個故事曾經在阿帕拉契山區這一帶流傳過;另外,就是我得喜歡這個故事。
  在整理這些故事時,我用的是詩人及說書人常用的方式,和學者進行研究時採用的方法並不相同。我花了很多時間泡在學校圖書館和公共圖書館裡,研究民間文學這一區塊,聽很多很棒的職業或業餘說書人說故事,而這輩子大半時間都待在東肯塔基,更使得我對各種繽紛生動的表達方式和含蓄的英式幽默再熟悉不過了。在過去這些年中,這書裡的每個故事,我都說了又說、寫了又寫不下數十次,每次都有一點小小的變化。我就像莫莉從口袋裡掏出她的小石頭般,在必要的時候,從我讀過的東西、私人的經驗、我的記憶和想像中不時摸出一點東西,放進故事裡。下面是我對其中一些故事的註記,依照它們在書中出現的次序排列。

  〈莫莉的第一次冒險〉是改寫到目前為止,不管在口傳或是紙本資料中,我找到的唯一一個以莫莉.琥碧為主角的傳說。這個故事出現於約瑟夫.雅各在一八九○年出版的《英國童話》(English Fairy Tales),在後來出版的許多故事集中也都有收錄,多半只是以簡單的〈莫莉.琥碧〉做為故事的篇名。我的版本和李奧納德.羅伯特的《我替自己買了條狗》及《由地獄溪向南行》書中的〈梅瑞懷茲〉最為近似。
  羅伯特的另一本書《從卡辛河到葛雷西溪》中的〈寶莉、南西及蒙西美格〉,是這個故事的另一個版本。這個版本很顯然脫胎自較古老的莫莉.琥碧故事,將英國的莫莉.琥碧和阿帕拉契女英雄蒙西美格(見於羅伯特在肯塔基東部收集到的傳說)、及理查.喬斯在北卡羅萊納州西部探訪時發現的繆斯美格都串聯在一起了。莫莉.琥碧和那個名氣比較大的傑克一樣,都橫渡了大西洋,在北美洲的山裡找到了家。可是她的名字和許多移民一樣,在遷徙的過程中發生了一些變化。我比較喜歡她原來的名字。
  這個童話常以三姐妹被她們的父母—他們實在太窮了,沒有辦法繼續撫養她們—拋棄在森林中開場。可是我選擇了一個比較快樂的開頭,讓這些姐妹們自己出門探險。另外,我還把故事裡那個女人從巫婆變成了巨人,因為我想在故事裡的女性角色偶爾也該換換口味,可以是個巨人、或是個巨人戰士也不錯。我們的故事裡的女巫已經夠多了。
  和羅伯特的〈梅瑞懷茲〉一樣,我把偷走巨人寶物這段情節給刪去了—這個部分在很多其他版本中都可以見到,然後換成往後丟一些有魔力的東西,好拖延追兵的時間。我還借用了羅伯特的〈梅瑞懷茲〉中的百納袋和七哩靴。另外,我根據喬斯的《老祖父傳說》(Grandfather Tales)裡繆斯美格的姐姐的名字,幫莫莉的兩個姐姐也取了名字:寶兒和貝兒。在英國的版本裡,她們是沒有名字的。
  至於那隻幫莫莉忙的小小鳥,牠唱的歌有兩個出處:一個是羅伯特的《女服務生和北方佬》中的同名故事,還有一個是我從前在塔塞斯溪認識的一個人,他常常莫名其妙的就突然大叫:「塗上苔蘚、抹上濕泥」,叫得非常非常大聲。
  〈巨人殺手莫莉〉是依據羅伯特的《我替自己買了條狗》及《由地獄溪向南行》中的〈傑克智取巨人〉而寫的。我只在這兩本書中看過這個故事。和其他故事一樣,我把傳說中一些看起來不必要的血腥打鬥場面都給改寫或是刪掉了,不過我還是保留了砍掉巨人腦袋瓜的那個部分,因為這對劇情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在童話中,你可以找到各式各樣、數不清的好姐妹卅壞姐妹故事。這本書裡的〈莫莉與呱噪巨人〉和羅伯特的《從卡辛河到葛雷西溪》中的〈兩個女孩〉最為相像,不過它也有些喬斯的《老祖父傳說》裡的〈嘉麗曼德!嘉麗曼德!〉的影子。這兩個故事其實都源自於葛林姆的〈荷莉媽媽〉。在喬斯和葛林姆的版本中,追那對姐妹的是一個小氣的老婦人,在這兒,我把她換成了一個無趣的老巨人。
  〈小提琴手莫莉〉是從羅伯特的《老吉普賽油滋滋麵包》中的〈弗來迪和他的小提琴〉改編的。
  〈逃跑的玉米麵包〉(或者又叫做〈紅腦袋的小東西遇見逃跑的鬆餅〉)取材自羅伯特的《老吉普賽油滋滋麵包》中的〈三隻老鼠〉。我擴充了故事的開頭,把結尾做了一些更動,又因為想要保住玉米麵包的小命,變出了個洞讓它跳下去,就好像日本傳說裡那個老婦人的粽子一樣。
  在〈莫莉與拒絕做家事的怪物〉,我用羅伯特《由地獄溪向南行》書中的〈小藍球〉當作故事的起頭,然後加入了詩人,還有與邋遢怪物的打鬥場面。莫莉用針刺怪物的腳的靈感是來自於日本傳說中的英雄一寸法師。一寸法師隨身帶了根縫衣針當成他的劍,在傳說中,他靠著跳到怪物的嘴巴裡,用針一直戳它的舌頭打敗了怪物。
  李奧納德.羅伯特《從卡辛河到葛雷西溪》和瑪芮.坎伯《東肯塔基山林傳說》(Tales from the Cloud Walking Country)都曾經提過,他們在東肯塔基收集到了〈老婦人和她的豬〉這個傳說。羅伯特並沒有把它放進他出版的書裡,而坎伯的版本看起來和其他書裡收錄的非常相似。我在寫〈豬的故事〉時享受了很大的樂趣,除了讓開頭變得比較完整之外,在結尾,我還幫老婦人加了一個男朋友。然後我把中間比較恐怖的地方做了些修改,讓讀者在看到最後的歡樂大結局前,不用先經歷屠夫被絞死、牛也慘遭宰殺的過程。
  〈傑克找到聖誕節〉是我自己原創的,中間穿插了一些大家很熟悉的橋段。
  〈莫莉與傑克的初次冒險〉改編自羅伯特《我替自己買了條狗》及《老吉普賽油滋滋麵包》書中的〈拉格里夫.傑格里夫.塔克里夫.噗〉。

  在這兒,我最要感謝的無庸置疑的是李奧納德.羅伯特。這本書中有一半以上的故事源自於他的書給我的靈感,而所有的故事,也都或多或少受到他的影響。當然,在羅伯特之外,我還要感謝許多人。
  我要謝謝之前接觸過的許多說書人,包括安捷琳.狄波、伊莉莎白.艾利斯、瑪麗.漢彌爾頓、歐薇兒.希克斯、雷.希克斯、藍迪.威爾遜,還有最特別的羅伯特.雪爾比──我的公公。和他們相處,實在是件愉快的事,而且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我要謝謝我的經紀人,謬思文學管理公司的黛博拉.卡特;也要謝謝肯塔基婦女基金會,寫這本書時,有部分經費是由他們提供的。
  我還要謝謝我的朋友、同事、家人,特別是希拉思.豪斯、傑森.霍華、傑米.強森、葛尼.諾曼、瑪莉安.沃辛頓,以及我最最親愛的姐姐,潔西.琳.葛巴德.凱特納。他們和我一樣珍視傳統阿帕拉契文化和語法,永遠把它們放在心裡面。

  最後,我要套用說書人在出版故事集時常說的話:故事,是要拿來說的。我希望這些故事能讓讀它們的大人和小孩—那些自己讀這本書的小孩──都覺得很有意思,我也希望爸爸媽媽、老師、圖書館員,或是其他人能夠大聲的把它們唸給小小孩聽。希望所有讀者與聽者都能把這些故事變成自己的,用自己的方式一遍遍的說它們,讓它們永遠流傳下去。


安.雪爾比
塔塞斯,肯塔基
2007年1月

 

 

 

 

Part 1 莫莉和傑克的傳說
1  莫莉的第一次冒險
2  巨人殺手莫莉
3  莫莉與呱噪巨人
4  小提琴手莫莉
5  莫莉與拒絕做家事的怪物
6  莫莉和三個自討苦吃的男人
7  傑克找到聖誕節
8  莫莉與傑克的初次冒險
9  莫莉、傑克和傻瓜們
10 走過夢想石


Part 2 其他阿帕拉契傳說
1  馬鈴薯腳趾頭
2  逃跑的玉米麵包
3  豬的故事
4  磨子磨磨

後序──關於這些故事

 

 

 

 

 


      1 莫莉的第一次冒險

  你一定聽過傑克與魔豆,就是爬上豆莖,以智謀打敗巨人的男孩的故事。
  你也一定知道仙杜瑞拉、金髮姑娘和三隻熊、三隻小豬,還有三隻山羊和惡巨人,可是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做莫莉.琥碧的女孩呢?
  很久很久──真的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莫莉和爸爸、媽媽,還有姐姐寶兒和貝兒一起住在很遙遠的山裡。姐姐們的名字其實應該是寶莉和貝琪,可是為了省事,大家都叫她們寶兒和貝兒。
  有一天,寶兒和貝兒突發奇想,想要出去探探險。當時,她們的爸爸正在外頭工作,不在家,並不知道這個主意。而媽媽倒是覺得讓她們出去闖闖並不壞,於是便動手幫她們烤旅行餅乾。在民間傳說裡,人們只要出門旅行,便會帶著這種旅行餅乾。它和比司吉差不多,不過多加了一點點魔法,少了一點點泡打粉。
  媽媽才把旅行餅乾放進烤箱,就看見莫莉的脖子上繫著軟帽、手上拎著裝滿了她的寶貝的袋子,一陣風似的衝進廚房,鄭重宣布:「我也要去!」
  「噢,不行!妳不能去!」寶兒、貝兒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
  「妳會是路上最可愛的『小』姑娘!」貝兒嘲弄的說。
  寶兒插嘴補充:「小到都要看不見了呢!」
  莫莉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寶兒、貝兒總覺得她是個小小孩,和自己這種成熟的女人不能相提並論;其實她們也不過就是兩個個子比較高的女孩罷了。不管怎麼說,寶兒、貝兒擺明了就是不想帶個小跟班去探險。
  莫莉有個本事──只要打定了主意,隨時隨地都能大吵大鬧起來。她歇斯底里的大聲哭喊,不時捶胸頓足,鬧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來得厲害。這樣折騰了好一陣子,媽媽終於受不了。為了圖得片刻的安寧,她對莫莉說:「莫莉.琥碧,妳現在立刻給我安靜下來!我可以讓妳去,但是妳得先到溪邊裝一桶水回來,我好幫妳做些旅行餅乾。」莫莉一聽,立刻乖乖的拎著桶子到溪邊去。
  「媽媽,不要讓她跟我們去呀!」寶兒、貝兒一起哀求。
  「她會搞砸我們的探險的。」寶兒發著牢騷。
  貝兒也賭氣的說:「如果她跟去,我就不去了。」
  「噓!她去不成的。」媽媽輕聲說,「那個桶子底全是洞,她沒辦法裝水回來的。趁她還沒有回來,妳們兩個趕快先走吧!」於是,寶兒、貝兒先行出發了。
  這時,莫莉正忙著用一個全是洞的桶子裝水。每次她才剛裝了水,沒一會兒工夫便全都漏光了。莫莉來來回回試了六、七次,正準備要再試一次,耳邊突然傳來一陣鳥兒的撲翅聲。她看見一隻小鳥停落在頭頂的一根樹枝上,唱著一首短短的歌:

塗上苔蘚、抹上濕泥
便能帶走妳的水


剛開始,莫莉沒有聽懂鳥兒唱些什麼。於是,她閉上眼睛,專心聆聽:

塗上苔蘚、抹上濕泥
便能帶走妳的水


  這次莫莉聽懂了。她二話不說,立刻拿起桶子,在上面塗上苔蘚、抹上濕泥,然後在桶裡裝滿了水衝回家。莫莉一回到家,逕自往廚房走去。
  媽媽看到這滿滿的一桶水,驚訝得合不攏嘴。由於她總是這麼告訴孩子:「女兒啊!妳們一定要言而有信,說到做到。」而且她當初已經答應了莫莉,只好也幫莫莉做些旅行餅乾,讓她帶著上路。
  莫莉拿了媽媽為她準備的旅行餅乾,立刻衝出家門,對寶兒、貝兒揮手大喊,要她們等等她。寶兒、貝兒很想甩掉莫莉,可是莫莉跑得比誰都快,沒一會兒時間便追上了兩人。
  寶兒、貝兒瞥見莫莉的旅行餅乾,暗暗打起這些餅乾的主意。她們離開家才不過幾分鐘的光景,已經把自己的餅乾全都吃光了!「小莫莉,快到我們這裡來呀!」姐姐的語氣甜得彷彿都要滲出蜜來了,「也讓我們嚐嚐妳的旅行餅乾吧!」莫莉把餅乾分給姐姐,三人便開始她們的旅程。
  她們走啊走啊,直到太陽緩緩西沉、沒入山頭,天色慢慢變暗了。三姐妹想要找個地方過夜,可是放眼望去,沒有任何房子的蹤影,沒有牛棚、沒有穀倉,連個可以藏身的洞穴都找不到。她們繼續往前走。夜愈來愈深、天也愈來愈冷,終於,她們發現在森林遠處隱約有些亮光。她們朝著亮光走去。
  三個人來到了一塊隱匿在森林深處、極為僻靜漆黑的地方。當她們往屋子走去時,四周雜亂的藤蔓像套索似的從樹上垂下,路上蔓生的荊棘鉤住了她們的裙角、刮傷了她們的手和腳踝。
  雖然三個女孩很害怕,可是她們又累又餓,只要能夠找個地方坐下來吃點東西,她們已經不在乎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了。
  到了屋前,莫莉站在門外對著屋內大喊。只見一張奇怪的臉在漆黑的窗後一閃,然後門開了,一個又高又大的女巨人走了出來。
  「妳們是什麼人?要做什麼?」女巨人問。
  「我們只是三個迷路的小女孩。」貝兒低聲下氣的回答。
  「我們累壞了,而且快要餓死了。」寶兒用可憐的語氣在一旁補充。
  說著說著,兩人不禁覺得自己真是可憐極了,哇的一聲放聲大哭起來。
  「好吧!妳們進來吧!」又高又大的女巨人嘴裡雖然這麼說,可是從她的語氣中,很容易就聽得出來其實她並不想接待她們。
  女巨人已經吃過晚餐,餐櫥裡還有些剩菜剩飯,便把這些剩飯菜拿出來給三個女孩吃。
女巨人對寶兒和貝兒說:「妳們兩個可以到閣樓,和我的兩個女兒一起睡。她們已經在那裡了,兩個人都戴著白睡帽。」說著,她走到另一個房間,回來時帶著兩頂睡帽,睡帽是紅色的──像血一般紅。她把睡帽交給寶兒和貝兒。
  「戴上它們,」她說,「晚上閣樓很冷。」於是,寶兒、貝兒戴上睡帽,爬上閣樓,睡在女巨人的兩個女兒身旁。
  又高又大的女巨人要莫莉和她一塊兒睡,說:「妳就暫時權充我的小孫女吧!」
  「好的,奶奶。」莫莉邊回答邊爬上床,很快就睡著了。
  半夜,莫莉醒了過來。她聽到又高又大的女巨人在睡夢中哼著歌:

嘿呦喝哈
女孩兒注意呀我來啦
嘿呦喝──在妳熟睡時
我要悄悄爬上閣樓
敲昏紅睡帽女孩
鎖在地窖裡、烤進麵包中


  女巨人喃喃唸完後,翻了個身,又打起鼾來。
  莫莉不聲不響的溜下床,爬上閣樓。她一聲不響的脫下女孩們頭上的睡帽,偷偷調了包──女巨人女兒頭上戴著的是紅睡帽,寶兒、貝兒頭上則戴著白睡帽。然後,莫莉又靜悄悄的溜下閣樓,爬回床上。
  過了一會兒,莫莉聽到一陣可怕的騷動聲。原來是女巨人用厚木板敲昏自己的女兒、把她們拖下閣樓、鎖進地窖時製造出來的噪音。兩個女孩不停的尖叫哀嚎、乞憐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但是女巨人對這些叫喊聲早已習以為常,一點也沒有察覺出不對勁。她把女兒們鎖好後,又回到床上,沒一會兒工夫便打鼾睡熟了。
  莫莉再也沒有入睡。她靜靜的躺在床上,天一亮就趕緊爬上閣樓,叫醒寶兒、貝兒:「我們得趕緊離開。」
  在她們奔出院子時,莫莉折下一截荊棘交給寶兒,對她說:「寶兒,把它放在妳的口袋裡。」穿過雞舍時,莫莉撿起一個雞蛋,說:「貝兒,把它放在妳的口袋裡。」最後,她把一塊扁平的石頭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三個女孩拚命快跑,可是沒多久,她們就聽到女巨人追來的聲音。雖然她們比女巨人早出發許久,但是女巨人腳上穿著七哩靴,每走一步就有七哩遠,很快便趕上她們。
  「寶兒,把那段荊棘越過妳肩上往後扔!」莫莉對寶兒說。
  寶兒照著做,在她們和女巨人之間立刻長出一大片濃密的荊棘叢林。女巨人必須奮力的披荊斬棘,才能穿過叢林。她費了好一番工夫,終於走出荊棘林,很快又追了上來。
  「貝兒,把那個雞蛋越過妳肩上往後扔!」莫莉對貝兒大喊。
  貝兒照著做,在她們和女巨人之間立刻出現一個大蛋黃湖,濃稠的蛋黃流遍了田野。女巨人得游泳才能越過蛋黃湖,這麼一來,又大大減緩了她追趕的速度。但是沒多久,女巨人又追上來了。
  莫莉在自己的口袋裡撈了撈,把那個扁平的小石頭越過肩上往後扔了出去,在她們身後立刻從平地隆起一片高大的山脈。就在女巨人奮力攀爬時,女孩們急急往前走,又拉大了她們和女巨人之間的距離。
  但是,女巨人沒過多久又追過來了。這個時候,三姐妹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往後扔,女巨人腳上又穿著七哩靴,很快便趕上她們。她非常非常生氣。
  「莫莉.琥碧,我真是受夠妳了!」女巨人說,「我把妳當成我的小孫女,妳卻讓我在高山上爬上爬下、在蛋黃裡游泳、困在荊棘林中,還讓我打昏自己的女兒!」
  然後,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大袋子,對寶兒說:「跳進我的百納袋吧!」寶兒嚇壞了,撲通一聲便掉進袋中。
  接著,女巨人看著貝兒:「跳進我的百納袋吧!」貝兒也嚇壞了,頭下腳上的掉進袋中。
女巨人轉過身,對莫莉說:「小女孩,現在輪到妳跳進我的百納袋了!」
  這時,莫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過袋子,將她的姐姐們從袋中倒了出來。「才不呢!夫人。」她對女巨人喊道,「請妳跳進我的百納袋吧!」女巨人瞬時被吸進袋中。
  女孩們把女巨人緊緊綁在袋中,完全不理會她的踢打、咒罵。這個驚險事件終於結束了,不過三個女孩已經開始煩惱接下來該做些什麼才好。
  寶兒和貝兒表示這樣的冒險對她們來說已經夠了,她們現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覺。
  「不是這樣的!」莫莉說,「妳們不覺得這趟旅程才開始變得有趣嗎?」莫莉發現自己還滿喜歡這樣的冒險,而且她好像真的有些冒險天分!
  三姐妹最後終於達成協議。她們決定不再繼續下面的旅程,先回家好好休息,將來有機會時再出來冒險。寶兒和貝兒都發誓,下一次如果她們要再出來探險,一定、絕對會邀請莫莉一起同行。兩個姐姐都說:「我們不能沒有莫莉!」還要莫莉當場答應她們,以後一定會跟她們一起去探險。
莫莉得意的咧嘴笑著說:「嗯,我可能會去,如果妳們求我的話⋯⋯」


     2 逃跑的玉米麵包

  從前從前,有三隻老鼠。他們不瞎、不聾,也沒有其他毛病,就只是三隻很普通的老鼠。不過,他們和其他老鼠不同的是,他們能夠說人話,而且會烤玉米麵包。他們有沒有名字呢?當然有。他們的名字分別是泰迪、塔迪和紅腦袋的小東西。
  有一天,他們在家裡沒事做,閒晃了半天之後,突然想要做些玉米麵包來吃。不過,家裡已經沒有玉米粉了,只剩下一些他們自己種的、還沒有磨成粉的玉米。於是,泰迪要塔迪把那些玉米帶去磨坊磨成粉。可是,塔迪叉著腰、站在屋子中央,說:「不要,我才不要去!你又不是我的老闆。」
  好啦!這會兒問題有點大了。泰迪和塔迪吵起架來。泰迪算起陳年老帳,把塔迪之前做過的、所有讓他生氣的事,全都拿出來一一數落;塔迪也不是省油的燈,把泰迪從盤古開天以來所有惹毛他的行徑,全都翻了出來、徹底清算。
  兩隻老鼠站在屋子當中爭執不休。在這當兒,紅腦袋的小東西已經把玉米拿去磨坊磨成粉。回到家後,她生了爐火、準備好玉米麵糊、把烤盤放進烤爐中。泰迪和塔迪還是站在那兒繼續爭論,不過當他們一聞到烤玉米麵包散發出的香味時,立刻停止爭辯,抓起自己的湯匙,乖乖的坐到桌旁,等著要吃玉米麵包配牛奶。
  等麵包變成黃棕色、差不多烤好了,紅腦袋的小東西打開烤爐,把烤盤拿出來。她還沒能來得及把玉米麵包從烤盤中倒出來,玉米麵包竟自己跳出烤盤、衝出家門、跑到路上去。泰迪、塔迪,還有紅腦袋的小東西趕緊跟在後面,追了出去。玉米麵包一直沿路向下跑,跑著跑著,遇見一個拿著鋤頭整地的男人。那男人一抬頭,看見一個玉米麵包在路上急奔,便問道:「玉米麵包,你要去哪裡呀?」
  「我要逃離泰迪老鼠、塔迪老鼠,還有紅腦袋的小東西。」玉米麵包回答。那男人想了想,覺得與其在那裡整地,還不如去吃點玉米麵包,於是,也手拿著鋤頭,加入追捕玉米麵包的行列。
  玉米麵包繼續往下跑,跑著跑著,遇見一個正用一個大黑鍋煮衣服、邊煮邊用洗衣棒拍洗衣服的女人。她這輩子從來沒見過玉米麵包像這樣在路上急奔,便問道:「玉米麵包,你要去哪裡呀?」
  「我要逃離泰迪老鼠、塔迪老鼠、紅腦袋的小東西,還有一個拎著根鋤頭的男人。」玉米麵包回答。那女人已經吃膩了自己煮的菜,也想嚐嚐別人煮的東西,於是,她手拿著洗衣棒,也加入了追捕玉米麵包的行列。
  玉米麵包還是繼續往下跑,跑著跑著,遇見一個正在掘旗桿洞的男孩。「玉米麵包,你要去哪裡呀?」男孩很好奇。
  「我要逃離泰迪老鼠、塔迪老鼠、紅腦袋的小東西、一個拎著根鋤頭的男人,還有一個拿著洗衣棒的女人。」那男孩光是看著玉米麵包就覺得餓了,於是,他拖著手上那又大又重的掘孔機,一起加入了追捕玉米麵包的行列。
  玉米麵包重新上路,繼續往下跑,跑著跑著,遇見一個在屋外廊上攪拌奶油的女孩。「玉米麵包,你要去哪裡呀?」女孩問。
  「我要逃離泰迪老鼠、塔迪老鼠、紅腦袋的小東西、拎著鋤頭的男人、拿著洗衣棒的女人,還有一個拖著掘孔機的男孩。」不巧玉米麵包正是那女孩最喜歡的食物,於是她放下手邊的工作,拿著媽媽的攪拌棒,加入了追捕玉米麵包的行列。
  玉米麵包繼續往前跑,後面跟著泰迪老鼠、塔迪老鼠、紅腦袋的小東西、拎著鋤頭的男人、拿著洗衣棒的女人、一個拖著掘孔機的男孩,還有一個手裡拿著攪拌棒的女孩。這時,所有屋裡的人全都跑到屋外來看熱鬧,一群人興奮的喊道:「你看他們怎麼跑的!」、「你以前碰過這種事嗎?」每個人都信誓旦旦的表示他們活了大輩子,從來沒見過這種奇觀。
  玉米麵包跑呀跑,跑到一面高聳的石牆前,只好停了下來。玉米麵包能夠在路上跑,可是,爬牆這檔子事可就完全超出它的能力範圍了。它只能呆呆的站在牆前,絞盡腦汁,想著下一步該怎麼做。這個時候,後面那一大群吵吵鬧鬧的人和老鼠已經越過山丘、追了過來。他們的手上揮舞著湯匙、鋤頭、洗衣棒、掘孔機,還有攪拌棒,看起來就好像一堆在空中四處亂飛的武器。可憐的玉米麵包被這副景象嚇得半死,看到地上有個洞便往下跳,不見了蹤影。
  泰迪老鼠、塔迪老鼠、紅腦袋的小東西、拎著鋤頭的男人、拿著洗衣棒的女人、拖著掘孔機的男孩,還有手裡拿著攪拌棒的女孩,看到玉米麵包就這麼不見了,全都又氣又沮喪。他們開始七嘴八舌的爭辯起來,從這個玉米麵包到底是誰的、如果逮到它該怎麼分,一直吵到誰該為玉米麵包弄丟這件事負責。
  不到五分鐘的光景,這群人和老鼠已經吵得天翻地覆。每個人的臉都漲得像甜菜根一樣紅,他們不停的嘶吼、搥胸頓足,手上的工具漫天亂飛,已經到了一種危險至極的地步。
  在這當兒,紅腦袋的小東西轉身往家裡走去。她從倉庫中拿了些玉米,然後把玉米拿去磨坊磨成粉。回到家後,她用這些玉米粉調好玉米麵糊、把烤盤放進烤爐中──經過了這番折騰,烤爐這個時候竟然還是熱的!然後,她走到屋外,坐在廊上的鞦韆上,等麵包烤好。
  等麵包變成黃棕色、差不多烤好了,紅腦袋的小東西打開烤爐,把烤盤拿了出來。這一次她成功的把玉米麵包從烤盤中倒出來,放在桌上。紅腦袋的小東西坐下來吃玉米麵包,一個人把全部的玉米麵包全都吃光了──在我聽到這個故事時它是這麼說的。親愛的,這就是這個故事的結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