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話匣子系列 > 大喇嘛與小老鼠(一則好看的現代心靈寓言,反映我們的立身價值觀)~榮獲行政院新聞局推薦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大喇嘛與小老鼠(一則好看的現代心靈寓言,反映我們的立身價值觀)~榮獲行政院新聞局推薦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La petite souris et le grand lama
作者:黛安娜.芭芭拉(Diane Barbara)
繪者:瑪莉.瑪菈爾(Marie Mallard)
譯者:唐琳
叢書系列:奧林專區話匣子系列
書籍編號:OLAA010
ISBN:978-957-0391-88-6
32頁 / 精裝 / 22 cm × 16.8 cm
出版日期:2012 年 07 月 27 日
定價:250元 / 優惠價:225

在別人面前,你可以裝、可以騙、可以假,
唯有你自己知道,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一則好看的現代心靈寓言,反映我們的立身價值觀



  本書是現代人心靈寓言圖畫書。

  在遙遠的西藏雪域高原上,住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喇嘛。有一天,老喇嘛救了一隻小老鼠,從此小老鼠就陪伴在老喇嘛的身邊,但牠卻日漸感到不安與憂愁⋯⋯


  原來,小老鼠一直對老喇嘛的家貓感到很懼怕,因此牠希望老喇嘛能夠把牠變得比貓還強壯,這樣牠就不會再害怕貓了。老喇嘛沉思之後,決定幫小老鼠達成心願,於是,小老鼠就搖身一變成為一隻漂亮的大灰狗。可是沒想到,這隻小老鼠變成的大灰狗,一瞥見那隻家貓,卻還是被嚇壞了,趕緊躲回老喇嘛的房裡。

  於是,小老鼠希望老喇嘛能夠再把牠變成更凶猛威武的動物,牠說:「這次一定可以解決我的問題!」老喇嘛了解小老鼠的恐懼,就把牠變成一隻雄壯的金色老虎。這隻小老鼠變成的金色老虎開始在房裡閒逛漫步,很滿意自己的威武能夠嚇壞所有人,直到牠又看見那隻家貓⋯⋯又趕緊逃回老喇嘛的身邊去。

  老喇嘛終於明白了小老鼠內心深深的恐懼,他告訴小老鼠:「我的小老鼠,最重要的是你的
『心』啊!外表是什麼模樣一點都不重要。」一個人的內心深處是個什麼樣的人,那就是真正的他,那些光鮮亮麗的外表與掩飾,或許騙得了人,卻騙不了自己的內心⋯⋯

  本書以現代心靈寓言方式呈現,提供現代人一個輕鬆閱讀、深刻反思的機會。在追求地位、名利、財富的這一路上,荷包滿滿的了、地位愈爬愈高了、外在光鮮亮麗了……但自己的內在是否也相對富足了?自己可曾靜下心來,往自己的內心去探求,試著更了解自己,了解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打開內心的百寶箱,你是否看見了自己的自信、淡定、坦率、平靜、寬容、謙和、柔軟⋯⋯

 

 

 

原文書名:La petite souris et le grand lama

原出版語言:法文

 

 

 

 

 

 

【關於作者】
黛安娜.芭芭拉(Diane Barbara)

 

  在職場上,扮演記者、編輯、評論家、作家的角色;在私人生活中,是兩個男孩的母親。長期在出版相關事業上貢獻所長,並結合興趣與專業,成為當代傳記和兒童繪本創作作家。目前和家人定居巴黎。


【關於繪者】
瑪莉.瑪菈爾(Marie Mallard)

 

  畢業於巴黎與馬德里國家美術學校,是一名擁有極豐富繪畫與插畫經驗的資深創作者。瑪菈爾繪製插畫的範疇相當廣,包括:科學、歷史、小說、童書繪本等。除此之外,她也從事廣告設計相關工作。

 

 

 

 

 

你如何看待自己?
奧林文化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謝淑美 Carol

 

  八年前,我出版過一本適合成人閱讀的繪本《大喇嘛與小老鼠》。這是一則古西藏的傳說,故事很富哲理,發人深省。
  在喜馬拉雅山的山頂上,住著一位慈悲、智慧的老喇嘛。有一天早上,老喇嘛救了一隻幾乎快被凍死的小老鼠,小老鼠自此便留在山上陪伴老喇嘛。日子雖然過得很優閒,但老喇嘛依舊看出小老鼠眼神中的一絲不安。幾經追問後,原來小老鼠是怕一隻大黃貓。雖然那隻貓成天吃飽睡、睡飽吃,一點也不想搭理小老鼠,但小老鼠就是害怕。為了消除恐懼,小老鼠央求老喇嘛將牠也變成一隻貓。隔天,變成灰貓的小老鼠再度遇上大黃貓,牠依舊嚇得落慌而逃。小老鼠又請求變成一隻狗。如願成灰狗的小老鼠出門又遇上了大黃貓,這次大黃貓被灰狗嚇了一跳,驚慌的逃走了。但是,變成灰狗的小老鼠竟然比大黃貓還慌張,還是又叫又跳的逃走了。然後,老喇嘛又把小老鼠變成了老虎⋯⋯
  聰明的讀者,您一定知道變成老虎的小老鼠再見到大黃貓時,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吧?
  「我的小老鼠,最重要的是你的
『心』啊!外表是什麼模樣一點都不重要。即使你變成貓、狗,甚至老虎,你還是害怕貓。因為你的心並沒有改變,你還是認為自己只是隻小老鼠罷了!」老喇嘛如此開示受困於自己內心的小老鼠。
  我們很多人都是這隻小老鼠!在意別人對我們的看法更甚於我們對自己的了解,快不快樂也取決於旁人如何定義我們。「你如何看待自己?」、「你是成功或失敗,靠什麼來界定?」⋯⋯這是每個人一生必修的課業。
  《大喇嘛與小老鼠》這本書已經絕版了幾年,這期間不斷有讀者來詢問希望可以再買到這本書。更多的爸爸媽媽已經意識到需要在孩子很小的時候便開始引導他們思考「如何看待自己」這個問題,因為現在的孩子身處在一個更易於以外在條件界定一個人價值的世界。
  幾個月前,蝴蝶的學校運動會需要她們女生穿可愛的小蓬裙表演大會操,我趁著買菜之便在傳統市場幫蝴蝶買了件粉色蓬裙,便宜又好看,經濟實惠。蝴蝶穿了裙子去學校,回來後跟我有一段很值得討論的對話⋯⋯
  蝴蝶說:「媽媽,我同學說我們家一定很窮,不然妳怎麼會去菜市場幫我買裙子?她說她家都去百貨公司買高級品,又說菜市場很髒很臭,賣的都是便宜貨,只有窮人才去菜市場買東西。」
  蝴蝶並沒有任何委屈的表情,語氣也算平和。我猜想她並沒有因為同學的評價而否定自己,只是還是疑惑為何同學有如此言論。
  我問蝴蝶:「妳去過菜市場,妳覺得菜市場像妳同學說的很髒很臭嗎?」蝴蝶搖頭。事實上,我們住的這一區有一個傳統市場,號稱五星級,乾淨明亮,小販們對顧客的服務比百貨公司的超市更周到。據我所知,台灣更多地區的傳統市場已經都經過一番改造,不是五星級,也多窗明几淨,清清爽爽。
  「我小的時候,很多菜市場的確都濕濕臭臭的,但現在已經不是那個樣子了。妳同學的媽媽或許沒帶她去過現在的市場,她們只憑自己既有的印象去想像,可能跟事實已經不同了。」我這樣對蝴蝶解釋。
  「所以不是窮人才去菜市場買東西、買衣服囉?」蝴蝶問我。
  我反問她:「妳認為呢?」
  「怎麼可以因為人家去哪裡買東西就說人家是什麼人呢?去百貨公司的人一定也有不那麼有錢的人吧?」蝴蝶說。
  「妳同學認為妳是窮人,妳有因為這樣而難過嗎?」這是我比較在意的。
  蝴蝶很自信的搖搖頭。「我自己知道不是那樣的!」
  當我們談到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也就是人際關係時,我時常聽聞父母們憂心現下的社會如何人心不古,孩子會因為旁人的某些不當評論而受挫受傷,於是,處心積慮的希望教會孩子如何與人對應,特別是在被冒犯或貶抑時。我以為,最充足的人際互動準備,是把自己的內心準備好──心裡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了,面對外在的曲解或過分的讚譽,便不會輕易被左右,少了過於不理智的情緒波動,自然有機會平和鎮定的對應所有難題。
  如果內心住的是一隻小老鼠,就算我們費盡心機裝扮成老虎,一旦見了貓,總免不了還是逃之夭夭;如果內心是一隻老虎,是不是便一無所懼呢?恐怕也未必。最好的是──有的時候,我們是老鼠,低讓謙卑;有的時候,我們也可以是老虎,雄壯威武。何時該扮老鼠?何時該當老虎?取決於一個人夠不夠了解自己、對自己有沒有自信。任何人,隨時都別忘了問一問自己:我,如何看待自己呢?


 


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奧林文化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謝淑美 Carol

 

  不管到了什麼樣的年紀,我們都很難放棄對外表的一些執著吧。
  我一直要到遇見了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人,從他身上,我才真正的懂了「外表之於一個人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                            *                            *                            *                            *                           

  去年,我買了新房子,本來是想委託我的小學同學幫我做室內設計,但是因為一些因素,他推薦了他口中比他更厲害的大師級設計師哥哥給我,他說大哥一直都做大飯店呢,不是有點交情,是不接住家設計的。
  第一次約了見大設計師時,我真是被他嚇一跳!
——一件黑T恤、牛仔褲,這還沒關係,最嚇人的是他就拖著一雙那種頂多二十塊的拖鞋、滿嘴檳榔的出現在我面前。講台語,偶爾還穿插說兩句黑話、俗話,很「台客」的樣子。他的外表給我的感覺比較像工匠,不像設計師。
  我沒有不喜歡他,只是⋯⋯這個人真的可以知道我要的房子的感覺嗎?他會懂我要的品味嗎?
  我很客氣的跟我同學說:「大哥不認識我,他會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嗎?」
  同學拍胸脯保證沒問題。我只好硬著頭皮耐心等設計大哥的設計草圖⋯⋯
  看了設計圖,我稍稍放心了。這個人好像還真的可以抓到我要的感覺呢!
  之後,一次、二次的溝通討論,我漸漸覺得他的拖鞋不再那麼礙眼了,甚至變成他這個人的風格。
  有一次我還在心裡納悶的想:「這個人怎麼可以把一雙二十塊的拖鞋穿得這麼帥呀?」
  我想他一定時常感受到別人對他不多修飾的外表的質疑吧,像我這種人還不會當場表現出來,只是在內心小小疑慮一下,相處過後,也就知道他是怎麼回事了。其他令人難堪的場面一定是有過的吧?
  有一次,我真的見識了⋯⋯
  那天他以設計師的身分陪我這個業主去挑家具,我當時挺著大肚子,跟著他一家一家店的看,我要的是有點小高級的東西,所以去的店都有點門面,有些店員對他的詢問根本睬都不睬,我有點生悶氣,覺得他連累我,一路都不太說話,看得有點意興闌珊。後來,碰到一個從我們一進門就有點不想站起來招呼的店員⋯⋯
  設計大哥問東問西的,店員愛理不理的,我真是氣結!可是設計大哥一點都沒被影響,還是照看他想看的家具。聽到店員很不客氣的對他說:「我看你不像是要來買家具的!」我真是差點沒跳起來打人!卻只見設計大哥不慍不火的回說:「是呀!我們是來買家具的,這個是我們老闆娘,她要裝潢新房子⋯⋯」我被他尊稱作老闆娘,覺得有點好笑!就靜靜的看他想變出什麼把戲⋯⋯
  後來他們兩個說開了,店員說他是老闆的弟弟,因為怕很多同行偽裝成客人來打探軍情,所以才那樣說。我偷偷翻了翻白眼!鬼扯!明明是狗眼看人低!
  設計大哥很四海的表示他可以理解。接下來這個自稱是老闆弟弟的店員開始游說我們買一組很貴很貴、聽說那個沙發布是有得到什麼美國認證的沙發,大有來頭的。他為了取信我們,還很鄭重的去拿出證書來⋯⋯密密麻麻的一堆英文字、外加一個閃閃發亮的鋼印!老闆弟弟很得意的樣子!
  設計大哥推著老花眼鏡看了一下!我也很好奇的湊上前去看
真是的!那哪是什麼證書呀?根本就是只寫了一些很基本的沙發資料而已!
  這個惡劣的店員肯定還是以為設計大哥是個大老粗,大字不認得幾個,隨便拿張紙出來要唬弄人。哈哈!這下糗大了吧!我等著新仇舊恨一起算!
  「嗯⋯⋯這個好像不是什麼證書喔?你拿錯了吧?」設計大哥就這麼一句話?沒生氣?沒拍桌子?沒糗他幾句洩恨?
  店員一聽,卻像猛被熱鍋子燙了一下,跳起來,慌慌張張的邊走邊說:「我⋯⋯我大概拿錯了。我⋯⋯我再去裡面找找⋯⋯」
  我看店員那副抱頭鼠竄的樣子,狂笑到跌坐在椅子上。
  設計大哥還問我:「什麼事那麼好笑呀⋯⋯」
  我笑到流眼淚,一直笑一直笑。
  那天,後來我請設計大哥一起去一家只招待會員的高級餐廳吃晚飯。
  他還是穿那一雙二十塊的拖鞋,我從頭到尾笑著吃完那頓飯⋯⋯

                 *                            *                            *                            *                            *                           

  你可以穿得很高級、可以裝得很高級;
  你可以因為別人不重視你生氣、或是因為別人在乎你就以為高人一等⋯⋯
  其實,你是什麼跟這些都無關。
  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                            *                            *                            *                            *                           

  我想我會一直記得那天看家具的那一課、一直記得教我這一課的人⋯⋯

 

 

 

 

 


    喜馬拉雅山的山頂上,住著一位智者。
    西藏當地人都知道這位慈悲、有智慧的智者,
    居民都尊稱他為「老喇嘛」。
    有一天早上,老喇嘛出門時,發生了一件事⋯⋯



    老喇嘛才剛踏出大門,就聽到「嘰!」的一聲。
    這個聲音非常微弱,老喇嘛於是彎下腰,

  循著聲音翻翻周圍的石頭查看。原來,是一隻凍壞了的小老鼠!
    可憐的小老鼠,吹了一整夜的寒風,已經很虛弱、沒什麼力氣了。
    老喇嘛小心翼翼的抱起小老鼠,把牠放在掌心,
  試著給牠一點溫暖。小老鼠的身體因此漸漸暖和了起來,並且睜開了雙眼。
    老喇嘛還餵牠喝溫熱的犛牛奶,體力漸漸復原的小老鼠
  很感激的說:「仁波切
(註),我永遠不會忘記您救了我一命!
  渺小的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您。」


       註:小老鼠對老喇嘛的尊稱。這是西藏人對德高望重修行者的一種敬稱。



    「什麼渺小不渺小的,你這麼想就錯啦!」老喇嘛笑著說,
  「你可以留下來陪我,跟我作伴,我一個人在這兒很無聊呢!

  而且,留在這兒,保證你不會挨餓著涼。」

    於是,小老鼠展開了牠的新生活。
    牠就像住在皇宮一樣,享受著無微不至的照顧與呵護。
    白天,小老鼠就在絲綢般的地毯上盡情玩耍。

  晚上,老喇嘛還會說好聽的故事哄牠入睡。



    可是,老喇嘛卻從小老鼠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安。
    「你怎麼啦,小老鼠?」有天晚上老喇嘛擔心的問,
  「你是不是懷念以前自由自在的生活呢?你是不是想念
  高山、原野和微風呢?別擔心,等溫暖的春天到了,
  你就可以回山上去了。」
    「喔,不,不是的,仁波切。」小老鼠回答,
  「我不是想念高山或微風,我只是⋯⋯」

    「只是什麼?我的小老鼠?」老喇嘛關心的問。
    「仁波切,我是很高興留在您身邊的。」小老鼠解釋著,
  「其實大家都對我很好,除了⋯⋯那隻貓!」
    老喇嘛聽了小老鼠說的話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
  原來那隻貓會讓小老鼠這麼害怕。那隻家貓成天睡飽吃、吃飽睡,
  根本沒有時間捉老鼠嘛!



    「你不用怕,小老鼠。」老喇嘛安撫的說,「我跟你保證,我的貓絶對不會傷害你!」
    「我當然相信您,」小老鼠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可是牠還是比我大隻、比我強壯啊!

  反正,我⋯⋯我⋯⋯我⋯⋯就是怕貓啦!」
    小老鼠心急的邊說邊跺腳,老喇嘛卻已經坐下來靜靜的思考著。
    「仁波切,」小老鼠不安的說,「我有一個點子,
  不如您把我變成貓,這樣我就可以安心待在您身邊了。」

    老喇嘛起先不答應,有點猶豫,可是看在小老鼠苦苦哀求的份上,
  最後還是決定幫牠。
  「好吧!我就成全你!」話一說完,小老鼠馬上就變成一隻漂亮的灰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