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生命關懷系列 > 謝謝你陪伴我這麼久(一個和孩子談失去與道別的溫馨故事)~暢銷書《我不敢說,我怕被罵》作繪者另一溫馨、感人作品
謝謝你陪伴我這麼久(一個和孩子談失去與道別的溫馨故事)~暢銷書《我不敢說,我怕被罵》作繪者另一溫馨、感人作品
Sjuleke
作者:皮姆.凡赫斯特(Pimm van Hest)
繪者:妮可.塔斯瑪(Nynke Talsma)
譯者:林珊如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生命關懷系列
書籍編號:APA019
ISBN:978-986-5925-53-6
32頁 / 精裝 / 29 cm × 20.8 cm
出版日期:2014 年 10 月 13 日
定價:290元 / 優惠價:261
適讀年齡:學齡前∼中年級

失去,心好痛、好悲傷、好捨不得,
再也看不到,但是,可以在心裡想念、在回憶裡看見。

暢銷書《我不敢說,我怕被罵》作繪者另一溫馨、感人作品。

 

 

  一個和孩子談失去與道別的溫馨繪本。

  朱爾是羅曼最好的朋友,也是好厲害的偵探!每次玩躲貓貓時,一下子就能把羅曼找出來!可是有一天早上,朱爾一直躺在籃子裡,不管羅曼撫摸牠、喊牠,牠都沒醒來。爸爸媽媽告訴羅曼,朱爾死了。羅曼放聲大哭,他不想失去朱爾。他想要再帶著朱爾去散步,追著牠在房間裡跑來跑去。他好想念朱爾。好想、好想牠。

  羅曼靜靜的哭著,和爸爸媽媽坐在朱爾身邊,撫摸著牠。過了一會兒,爸爸說:「我們來把朱爾埋在花園裡,這樣你就可以隨時看到牠了。」

  羅曼把朱爾最愛的玩具、毛毯和牠埋在一起。他們站在朱爾的墳前,對朱爾說了一些話。羅曼說:「朱爾,你是最棒最棒的狗狗。你死了,我好傷心。」媽媽哽咽著說:「謝謝你陪伴我們這麼久。」最後,爸爸說:「能夠照顧你,我們很開心。謝謝你。」

  花園裡好安靜⋯⋯只聽見樹上傳來小鳥兒美妙的歌聲。羅曼看著鳥兒,笑了。他把自己畫的圖畫放在朱爾的墳上,輕聲說:「朱爾,我會很想、很想你。」

  羅曼和爸爸媽媽以這樣特別的方式來跟這位好朋友說再見。雖然他再也無法真正看見朱爾,但是他知道朱爾並不寂寞──鳥兒會為牠唱歌,花園裡美麗的花兒還有他送給牠的圖畫都會陪伴著牠,而他也會在心裡想念他、在他的記憶裡記住他。

  生命教育,是要我們體會生命中的奧秘與珍貴;生命教育,是每個人一生的課題;生命教育,不僅僅孩子需要,大人也需要終身自我學習。對於死亡,有的孩子會說出來,有的愛聽故事,有的則是埋頭做事。大人可以做的是──陪伴孩子,讓孩子以自己獨特的方式面對死亡。

 

 

原文書名:Sjuleke

原出版語言:荷蘭文


【關於作者】
皮姆.凡赫斯特(Pimm van Hest)


  1975年8月25日生於荷蘭的維荷芬市。18歲高中畢業之後,接受教師培訓,準備成為國小老師。當了老師一年之後,他回學校專攻心理學。在那段期間,也就是2008年,他認識了目前的伴侶,兩人共同領養了一個美麗的女兒。她叫茉伊拉,是他們生活中的陽光。

  因為市面上幾乎沒什麼談領養的書籍,所以皮姆決定自己動手寫一本──2009年《蘿西塔》(Rosita)出版了。新書發表會期間,茉伊拉就坐在他的懷裡見證了整個過程。當時透過出版公司克雷維斯的介紹,找到插畫家妮可.塔斯瑪來替皮姆的這本書畫插圖。從此開啟了兩人一段非常特別又讓人窩心的友誼。之後,皮姆跟妮可陸續合作了三本書,第四本很快就要出版。在童書的創作上,皮姆喜歡處理基本跟敏感的主題。再由妮可用情感充沛、美麗又驚奇的繪畫方式,在紙張上將這些主題賦予生命。
  皮姆的作品被譯成多國語言,有英文、韓文、泰文、義大利文跟丹麥文。空閒的時候,皮姆喜歡閱讀、看電影,也喜歡跟他的伴侶、女兒茉伊拉還有兩隻頑皮的小狗蘇洛、史普林特,一起出門去散長長的步。他好愛好愛他的家人!
  皮姆的網站:www.pimmvanhest.nl

 

 

【關於繪者】
妮可.塔斯瑪(Nynke Talsma)


  1975年出生於荷蘭的戴夫賽爾市。她在葛洛寧恩省長大,那裡的風景一望無際, 綠意盎然、水波蕩漾,房子少之又少。也許那就是為什麼她會在大部分作品裡,使用「留白」的技巧。18歲之後,妮可搬到坎本,開始到藝術學院唸書。畢業之後,她搬到鹿特丹,開始以插畫為業。

  從那之後,妮可為很多童書(以及教育類書籍)繪製插圖,合作的對象有荷蘭國內也有國際的出版公司。
  她的作品被翻譯成很多語言,有英文、中文、西班牙文、義大利文跟丹麥文。她在家工作,用的繪畫媒材大多是水彩、鉛筆與墨水,也用蝕刻、麻膠版畫和拼貼。妮可現在和先生還有三個美麗的孩子住在阿培爾頓市。
  妮可的網站:www.nynketalsma.nl

 

 

【關於譯者】
林珊如

 

      喜愛語言、文字、文學、翻譯,是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水瓶座。由大穎文化出版的繪本譯作有:《小怪獸上班去》、《砰!是誰闖的禍?》、《不洗澡的臭臭熊》、《不笑的臭臉貓》、《說自己笨的笨笨鴨》等十餘本。

 

 

 

 

 

珍惜當下 接受別離

奧林文化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Carol 謝

 

  我偶爾也搭捷運,但,我始終不敢在江子翠站下車,我從來沒到過江子翠站。不是因為前陣子的鄭捷事件。
  我小的時候,住南部,有一陣子報紙電視大肆報導一件駭人的江子翠分屍案。我已經忘了被害者或兇手的身份或案件細節,但我記憶裡一直殘存著「江子翠」和「分屍」的聯結。因為,有一個人被殺死了,那是件很重大且罕見的事,我被嚇得記了近一輩子。(純粹個人心魔障礙,無損於那個地方的美好。)
  現在,我們每天聽到有人被殺被砍,我想現在的孩子可能不容易因為聽聞兇殺案件而驚駭,當然,這也意味著「不太在意了」。
  十年前,我剛剛做童書繪本,出版了許多談生死(後來統稱生命教育)的書。當時賣得很差,因為大家不喜歡跟孩子談這麼悲傷且沉重的議題,直到學校開始重視生命教育,我的生死書才翻身。
  不願正視死亡,如何明白生活是什麼。以為生命很漫長或沒有終了的一天,自然不會珍惜寶貴的每一天。不重視生命,當然也就輕忽了生活。
  生命教育,不只談死,也談如何活。
  生命教育,不僅僅是要教孩子愛惜自己,也要教孩子尊重其他所有非我族類的生命。
  這十年來,我仍然執意出版談生死的童書繪本。剛剛拿到的新書《謝謝你陪伴我這麼久》,講的是一個孩子送走狗玩伴(我不稱之為寵物)的心情轉折。我曾經也有過類似的經驗,當然,荳芽蝴蝶當時也和我一起經歷了⋯⋯

  「kiki剛剛出生幾天就來我們家了,我餵他喝奶、教他在沙盆尿便,當時我還沒有荳芽、蝴蝶,kiki是我的第一個孩子。 kiki很膽小,很少出家門,但他在家裡是很安適自在的。廚房、客廳和書房、臥室,到處都屬他的地盤。一直到荳芽出生了,我們給kiki一個小房間,怕他不小心抓到荳芽baby,稍稍限制了他的活動空間。等到荳芽、蝴蝶稍大了一些,kiki又當起老大,在家裡四處巡邏了。
  kiki陪伴我的這十五年來,從來沒有給我添過麻煩,他不亂抓沙發也不隨處便溺。他如果是個孩子,肯定是個不用媽媽操心的好孩子。去年,kiki開始生病,頻繁的進出醫院,動手術、住院,我們要居家小心照護他。胃口不好時,我們要輪流餵他流質的營養品。kiki老了,我不再是他的媽媽,我變成他隨伺在病榻前的女兒,憂心著他的健康狀況。
  kiki教我如何當媽媽也教我如何當女兒。
  最後,kiki在醫院走了。我和Kevin握著他的手,謝謝他陪伴我們這麼多年、說再見。即使已經沒力氣了,kiki還是很努力的對我們輕擺了一下尾巴,那是他對我們說再見的方式吧。」

  珍惜當下,接受離別。溫柔的說再見,誠心的謝謝你陪伴我這麼久,是一種值得學習的能力。



 

 

 


  「羅曼,該睡覺了。」
  廚房傳來媽媽的聲音。
  睡覺?這麼早?
  羅曼還不想睡,趕緊躲了起來。



  他躲在自己的祕密基地,
  努力的不發出聲音。
  「有看到羅曼嗎?」媽媽問爸爸。
  「沒看見,可能在樓上吧。」爸爸說。
  媽媽找不到他,
  羅曼很開心,差點笑出聲來。

  過了一會兒,羅曼聽見媽媽在樓上走來走去──
  打開門、關上;打開櫃子、又關上。
  「羅曼!羅曼!你在哪裡?」
  媽媽到處喊他。



  突然,樓梯吱吱作響。
  羅曼從桌布底下的縫隙偷偷往外瞧,
  正好看見媽媽抱著朱爾走進客廳。
  朱爾跟羅曼最要好了,
  牠也是一流的偵探!
  媽媽這麼做一定別有用意。

  「去把羅曼找出來。」
  媽媽放下朱爾,吩咐牠。



  朱爾在房子裡繞了兩圈,
  到處聞來聞去,
  然後在沙發旁停了下來,
  用力的嗅了嗅羅曼的鞋子。



  突然,朱爾搖著尾巴,往桌子衝去。
  牠把鼻子伸進桌布底下,大聲叫著。
  「出來吧!」媽媽說。
  羅曼笑著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