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NG書區系列 > NG - 剛剛好(認識自己從自己的身體開始)
NG - 剛剛好(認識自己從自己的身體開始)
Just the Right Stripes
作者:奈吉爾.葛雷(Nigel Gray)
繪者:黛博拉.布朗(Deborah Brown)
譯者:孔繁璐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NG書區系列
書籍編號:LE078-NG
ISBN:978-986-6407-42-0
40頁 / 精裝 / 23 cm × 26 cm
出版日期:2010 年 08 月 06 日
定價:280元 / 優惠價:100
剩餘數量:184
適讀年齡:學齡前∼低年級

什麼是多?什麼是少?
學習數數、認識多與少的相對比較


 

  因為猴子先生的一句話:「你身上有多少條條紋?」
  小斑馬決定要找到答案
  問了河馬、長頸鹿、獅子、大象、媽媽
  大家都不知道他有多少條條紋


  本書原文為英文。是孩子學數數的繪本,也是孩子認知相對關係與概括性的概念的繪本。

  猴子先生問小斑馬:「你身上有多少條條紋?」這個問題可考倒小斑馬了,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猴子先生提高了音調對小斑馬說:「你應該要知道的,因為那是你的條紋啊!」

  於是,小斑馬決定要自己數數看。但是他沒法看到自己身上全部的條紋,所以他請動物朋友們幫忙。

  小河馬數:「一條、兩條、三條—好多好多條!」
  長頸鹿說:「很多很多條。」
  小獅子數:「一、二、三、四、五、六。」因為他趕時間,沒法數完。
  大象說:「太多太多了!」
  猴子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因為他只會數到十。

  大家給了他不同的回答,但沒有一個是肯定的答案。

  太陽下山了。小斑馬很沮喪的回到家,問媽媽知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條條紋,可是媽媽也不知道,不過媽媽建議他去找爸爸。最後小斑馬終於從爸爸那裡得到一個滿意的回答:「⋯⋯你的條紋的數目剛剛好,不多也不少。對老虎來說也許不夠多,對貓鼬來說又太多了,可是對一匹小斑馬來說,你身上的條紋的數目剛剛好。」

  大人經常使用「一些」、「很多」、「非常多」、「夠多」這些概括的字眼,相對地,孩子只能理解清楚、明確、肯定的意義。這個故事很適合用來和孩子討論相對、比較的概念與概括性的意義,同時也可以讓大人了解多與少對孩子的意義是什麼。

 

 

原書名:Just the Right Stripes

原出版語言:英文

 

 

 

 

 

【關於作者】
奈吉爾.葛雷(Nigel Gray)

 

  奈吉爾.葛雷於1941年出生於愛爾蘭。他在嬰兒時期便為父母所棄養,在成長過程中歷經好幾個寄養家庭和兒童之家,日子過得並不順遂。奈吉爾很早便輟學在外遊蕩,進出監獄如家常便飯,後來更成為一個無政府主義者,因為政治罪行被好幾個國家驅逐出境。
  但是,這一切在奈吉爾二十幾歲時讀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部小說(約翰.史坦貝克的《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後有了轉變。奈吉爾後來自英國的大學取得了英語和政治學學士、以及創意寫作碩士學位,又從西澳大利亞大學取得了創意寫作博士學位。雖然他依舊積極參與世界各國的政治活動,但是寫作也成為他人生的另一個重心。在三十年的寫作生涯中,他出版了七十餘本書。這些書在二十六個國家以二十四種語言發行,也為他帶來了許多榮譽及獎項。
  奈吉爾現在和妻子一塊兒住在西澳大利亞伯斯附近的一個小鎮卡拉蒙達。


【關於繪者】
黛博拉.布朗(Deborah Brown)

 

  黛博拉.布朗成長於澳洲中央海岸。她從小便喜歡畫畫,並且立志長大後要成為一名插畫家。現在,黛博拉是一名平面設計師,在忙碌的家庭生活外仍盡可能的抽空為繪本及雜誌畫插圖。她的作品在2000年及2002年分別獲得澳洲出版人協會的繪本設計獎及系列叢書設計獎的肯定。
  黛博拉喜歡電腦、樂於嘗試各種新軟體。她也對大海,以及居住於其間的各種奇怪的海洋生物深深著迷,並為此經常潛水。


【關於譯者】

孔繁璐

 

  美國密西根大學藥物化學博士。曾任工業技術研究院研究員,現任教於臺灣大學藥學系。
  喜愛閱讀及寫作。繪本譯作有:《不是你想要的都可以得到》(大穎文化)、《不要!我不要!就是不要!》(大穎文化)、《永遠不想離開媽媽的小袋鼠》(大穎文化)等等。

 

 

 

 

 

 

 

 

「你真是幸運。」猴子先生對小斑馬說。

「真的嗎?」小斑馬問。

「對呀!你看,
我這一身都是單調無聊的咖啡色,
可是你卻有這麼多美麗的條紋。」

「嗯,我想我真是很幸運呢!」
小斑馬很自豪的回答。
猴子先生又問他:「你身上有多少條條紋?」
「有多少條啊?⋯⋯我不知道。」小斑馬說。

「你不知道?」猴子先生提高了音調,「你應該要知道的,因為那是你的條紋啊!」


然後,猴子先生便盪過一棵一棵的樹,
咯咯的笑著離開了。
小斑馬追在他的身後大喊:
「我想你是對的!」

小斑馬走在路上,拚命的把頭扭向背後,
想要數自己身上的條紋。

但是他沒有辦法看到
自己脖子上的那些條紋。



小斑馬走到了一個水塘邊。
「我知道了!」他興奮的說,
「我可以看著自己的倒影啊!
這樣我就可以數數
自己到底有多少條條紋了。」

他盡量靠近水邊,可是還是沒有辦法看到
自己屁股上的所有條紋。



小斑馬再把身體往水面靠,
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結果,撲通一聲──他掉進水塘裡了!


小斑馬看到他的朋友小河馬。
「小河馬,」他說,「不好意思,
你可以幫我數數我身上有多少條條紋嗎?」

小河馬點點頭,然後數了起來:
「一條、兩條、三條──好多好多條!」
小河馬邊說邊大笑著游走了。

「壞河馬!」小斑馬咕噥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