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NG書區系列 > NG - 要是你喜歡,送給你!∼獲第61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已絕版】
NG - 要是你喜歡,送給你!∼獲第61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已絕版】
はるです はるのおおそうじ
作者:小出 淡
繪者:小出 保子
譯者:林家羽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NG書區系列
書籍編號:FS020-NG
ISBN:978-986-6407-80-2
32頁 / 精裝 / 21 cm × 18.7 cm
出版日期:2011 年 11 月 04 日
定價:270元 / 優惠價:100
剩餘數量:0
學齡前∼低年級

給予和得到,一樣都很開心

 



  給予不等於失去,還可以得到其他有形和無形的回饋。

  春天到了,三隻老鼠決定來個春天大掃除。他們把家裡的東西全都搬到院子裡,順便曬曬太陽。
  
  這時,松鼠媽媽正好帶著小松鼠經過老鼠家。「春天來了!天氣好暖和,讓人覺得好舒服啊!啊!」松鼠媽媽這邊看看,那邊看看,然後說:「哇!好漂亮的窗簾!我一直想在小孩的房間裡掛上那樣的窗簾。」
  
  「要是妳喜歡,就拿去吧!我們家還有其他窗簾可以用。」紅領巾小老鼠很大方的說。
  
  於是松鼠母子抱著窗簾,很高興的離開了老鼠家。但是,這麼一來,老鼠家就沒有窗簾了。
  
  松鼠母子離開之後,兔子、狐狸奶奶、貍貓先後來到老鼠家,紅領巾小老鼠一樣很慷慨的對他們說:「要是喜歡,就拿去吧!我們家還有⋯⋯」於是,大家都很開心的各自帶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但是,老鼠家的東西就這樣一件件沒有了。

  最後,獾來到三隻老鼠的家。他說:「這間房子有紅色的屋頂,非常漂亮!要是能有一間這樣的房子,周圍再種滿玫瑰花,生活起來會是多麼幸福啊!」

  如果把房子送給獾,三隻老鼠就沒有地方住了。紅領巾小老鼠會不會就這麼大氣的把房子送給獾啊?

  這本讀本不只故事內容有趣,圖畫中也隱藏著許多精彩情節,比如:獾一開始就站在遠方觀察老鼠家發生的事,然後快速跑開,最後當他再次出現在老鼠家時,帶來了一份很棒的禮物;又如松鼠母子到老鼠家時,畫面上可以看到遠方狐狸奶奶的身影,再翻到下頁時,狐狸奶奶已來到老鼠家。作者在書中設計了許多這樣有趣的線索,讀來真是愉快啊!還有,最後一頁,一盆玫瑰上署名要送給MR.T.K,想是給天上的小出 淡(Koide Tan)先生吧?在這裡我們可以感受到繪者對小出 淡先生深情的愛意。

  給予,並非只是我們看到的把東西給別人自己就沒有了的表象而已,它也是人與人之間一種情感的互動,能為自己也能為別人帶來幸福!

 

 

 

原文書名:はるです はるのおおそうじ

原出版語言:日文

 

 

 

 

 

【關於作者】
小出 淡

 

  1938年生於東京,1986年2月歿。早稻田大學文學系(西洋哲學)畢業。曾任職於出版社,後專職於創作。1977年以千江豐夫的筆名出版了《酸漿果市集》(ほおずきまつり),並以此作品獲得日本文藝家協會新人獎,之後在《兒童館》、《母之友》等雜誌上發表創作。在其創作生涯中,曾與夫人保子組成作繪雙人組,陸續出版了以本書中的三隻老鼠為主角的繪本。第一部作品《叩叩叩,請問可以借住一晚嗎?》(とんとん とめてくださいな)獲得荷蘭的繪本獎及銀石筆獎。其他作品有《大野狼好可怕》(おおかみこわい)、《膽小的小貓喬比》(ちびねこのちょび)、《轟隆轟隆博士與小恐龍》(ジャンジャカはかせとちびきょうりゅう)等等。(以上中文書名皆為譯者暫譯)
 

 

【關於繪者】
小出 保子

 

  1938年生於福島縣須賀川,2010年2月歿。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表現系畢業。曾任職於室內設計及出版社,約從1968年起開始參與繪本製作。三隻老鼠系列除上述的第一部及本部作品之外,還有《下雪天的郵差》(ゆきのひのゆうびんやさん)、《天氣好熱好熱啊!》(とてもとてもあついひ)共四部。個人作繪的作品有「鼴鼠小桃」(もぐらのこもも)系列、《借你一把傘》(かさかしてあげる)、《森林裡的女兒節》(もりのひなまつり)、「狐狸小吉」(きつねのきっこ)系列中的《越過山,走過田野,渡過小河》(やまこえ のこえ かわこえて)、《鍋子啊鍋子,請問煮好了嗎?》(おなべ おなべ にえたかな?)、《帶著便當去賞花》(おべんともって おはなみに,兒童之友第613集)等等。(以上中文書名皆為譯者暫譯)

 

 

【譯者簡介】
林家羽


  日本北海道大學碩士。現任職於日商,業餘從事中日翻譯及口譯。於大穎文化出版的譯作有《棉被山洞大冒險》、《動物們的冬眠旅館》、《老鼠牙醫也有蛀牙》與《媽媽變成鱷魚了》等等。

 

 

 

 

 

沒有目的的樂趣

奧林文化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謝淑美 Carol

  這本小書的書名—《要是你喜歡,送給你!》,肯定會讓許多媽媽們以這故事來跟孩子討論「分享」的概念。快樂,未必來自擁有;有的時候,與人分享,會給自己帶來更大更意想不到的喜悅。我們總是希望引導孩子體認這更高層次的分享的快樂。

  但是,真的很難。
  幼兒最初的情感體驗,往往根源於「眼見為憑」的動物本能。看到好玩的,發笑;見到殘酷的,害怕。比如,一個孩子看到有人險些跌跤,那笨拙失措的模樣煞是滑稽,於是,孩子很自然的大笑,期待孩子表現出悲天憫人情懷的大人失望了,指責孩子沒有同情心,怎麼可以見了人受難還如此幸災樂禍呢?
  我們期待的是孩子要能見到事物表象之後的意涵,同時,反應出仁民愛物的高尚品格。

  孩子見到實體的表象、大人透過情感體會到了深刻的意涵;孩子的坦率出於自然的天性,大人的合宜舉止源於社會化的禮教。是年歲、是人生歷練,造成了落差,其實也不過是個過程而已,實在沒有什麼好壞或對錯。給孩子一些時間,讓他們體驗,幾年之後,孩子自然會長成合於禮教的大人。

  問題在於,所有能夠表現出合於教化的大人們,有多少人是出自真心的享受這些美好行誼所帶來的樂趣,而不是受限於社會規範的不得已?

  發自內心,心甘情願的行善、分享,才是我們努力教育孩子的目的吧!
  所有真正發自內心而做的事,通常很少考慮到目的。所以,一旦大人們試圖以這樣的故事來教化孩子分享的意義,很吊詭的是,「分享」在一開始便逃逸無蹤了。

  無所為而為,才能心無旁騖的完全投入、享受樂趣,因為樂趣所伴隨而來的諸多體悟,日積月累,自然內化為性格的一部分,成為一個人所思所想的具體行動,再不需要外力逼迫、外人利誘。這是一個人自幼形塑自我性格的一段漫長的心靈活動。孩子身邊的大人若是理解了,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自然少了急急求全的焦慮,孩子,用一句白話來說,也會長得知書達禮、性格美好而穩定。

  現在,您手上的這本關於三隻小老鼠在春天大掃除的事件,其實便是個想也不想什麼叫「分享」、卻真真實實的體現「分享」真諦的故事。
  三隻小老鼠本來只是因為春天來了、天氣很好,想把家裡的所有家當全搬出來曬曬太陽,然後打掃一下家裡,沒想到吸引來了森林裡的鄰居動物們—有人喜歡老鼠家的窗簾、有人看中老鼠的桌椅和搖椅。小老鼠一聽人家中意自己的東西,不假思索的立時回應:「你喜歡的話,送給你,我還有⋯⋯」沒一會兒工夫,幾乎把自家的家當全送光了。

  最後一個出場的獾(我想很多小朋友一定早早就留意到這隻獾從故事一開始就在小老鼠家附近徘徊吧?)竟然看著老鼠們的家,說:「這間房子有紅色的屋頂,非常漂亮!要是能有一間這樣的房子,周圍再種滿玫瑰花,生活起來會是多麼幸福啊!」

  言下之意,是想要老鼠們的房子哪?!
  怎麼辦呀?還是要回答:「要是你喜歡的話,送給你⋯⋯」嗎?
  看看畫面!綁黃領巾和藍格子領巾的兩隻老鼠急忙將紅領巾老鼠的嘴巴摀住!呵呵,看得出來了吧?即使是在這麼細微處,透過畫面,我們還是可以感受到這三隻看來一樣大方、喜歡分享的小老鼠的性格,畢竟還是有一些些的不同。

  當孩子沉醉在繪本的畫面和情節裡,他們只專注在故事的角色裡,情感隨著主角們的情緒、遭遇起伏,哪裡還有閒情分析這故事到底是不是要教會我分享的道理呀?

  故事看完了,然後呢?

  孩子能不能依大人的期望說出—這個故事就是要告訴我們:分享是最快樂的事,分享可以如何如何⋯⋯

  孩子是不是真能因為一個故事便理解分享的意義?

  我不知道。

  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真是個有趣的故事哪!任何時候,我都願意再一次進入故事裡、再一次體會小老鼠的心情。
  或許,很多孩子,也是這麼想的吧?

 

 

 

 

 


  一間有著紅色屋頂的小房子裡,住著三隻老鼠。
  春天到了,該來大掃除囉!
  三隻老鼠很努力的把家裡的東西全都搬到院子。

 

  松鼠媽媽帶著小松鼠經過老鼠家。
  「春天來了!天氣好暖和,讓人覺得好舒服啊!
  啊!你們在做春天大掃除嗎?」
  松鼠媽媽這邊看看,那邊看看,然後說:「哇!好漂亮的窗簾!
  我一直想在小孩的房間掛上那樣的窗簾。」



  「要是妳喜歡,就拿去吧!我們家還有其他窗簾可以用。」
  於是松鼠母子抱著窗簾,很高興的離開了老鼠家。
  但是,這麼一來,老鼠家就沒有窗簾了。



  三隻老鼠正在打掃房間的時候,兩隻兔子走近他們家。
  「春天來了!天氣好暖和,讓人覺得好舒服啊!
  哇!你們好勤勞啊!」
  兔子們一直盯著鴿子時鐘看。
  「多漂亮的鴿子時鐘啊!
  要是我們家也有這樣的時鐘,我們每天起床都會很開心。」



  「要是你們喜歡,就拿去吧!我們家還有其他時鐘可以用。」
  於是兩隻兔子小心翼翼的抱著鴿子時鐘,
  滿心歡喜的離開了老鼠家。
  但是,這麼一來,老鼠家的鴿子時鐘也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