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精品好讀系列 > 愛麗思漫遊奇境(世界知名插畫家,羅伯.英潘繪圖)
愛麗思漫遊奇境(世界知名插畫家,羅伯.英潘繪圖)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作者: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
繪者:羅伯.英潘(Robert Ingpen)
譯者:孔繁璐
叢書系列:奧林專區精品好讀系列
書籍編號:OLCE017
ISBN:978-957-0391-97-8
200頁 / 精裝 / 23.5 cm × 19.5 cm
出版日期:2015 年 08 月 27 日
定價:350元 / 優惠價:315


孩子一定要讀的兒童經典文學
世界知名插畫家,羅伯.英潘繪圖
讀了經典作品,也欣賞了圖畫藝術



  在《哈利波特》出現之前,《愛麗思漫遊奇境》可能是這130多年來世上最著名的童書了。它被翻譯成超過50種語言、更有超過200名插畫家為它繪製過插畫。書中文句不斷被人引用,故事內容被搬上舞台、翻拍成電影、電視,甚至被做成遊戲,還有許許多多諸如玩具、玩偶之類的衍生商品。這是一部每個孩子都應該讀的經典文學作品。而這個版本最不同的地方,是由世界知名插畫家羅伯.英潘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為這個新版本繪製插圖,圖畫細膩,製作精緻,更加提升了閱讀性和典藏價值。


  故事中的愛麗思真有其人,是作者路易斯.卡洛爾的鄰居小女孩。1862年的一天,路易斯帶著愛麗思三姐妹一起遊泰晤士河,途中講述了一系列以一個小女孩愛麗思為主角的故事。這些故事包括了:鑽進兔子洞、眼淚池、賽跑大會和又長又傷心的故事、兔子送來小比爾、毛毛蟲的建議、豬和胡椒、瘋茶會、皇后的槌球場、仿海龜的故事、龍蝦方塊舞、誰偷了塔餅、愛麗思的證詞,每個故事都充滿想像和奇幻風景,讀來趣味十足,不知不覺也跟著愛麗思一起墜入兔子洞裡,經歷了那些不合常理、在正常世界裡不可能發生的事件。這本書表面上它是一個嬉鬧有趣的小女孩奇幻冒險故事,但其實故事中隱藏了豐富的雙關語、遊戲詩、謎語、數學、哲學等等。語言學家趙元任先生說:「是一部給小孩子看的書;是一部笑話書;是一本哲學的和論理學的參考書;我相信這書的文學的價值,比起莎士比亞最正經的書亦比得上。」


  《愛麗思漫遊奇境》是一本給孩子看的書。經過歷史洗刷,被留下來的一部「經典」兒童文學作品。每個孩子都應該讀一讀這故事。

 

 

 

原文書名: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原出版語言:英文

 


 

【關於作者】
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


  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是查爾斯.路特維奇.道德森(Charles Lutwidge Dodgson)的筆名。卡洛爾於1832年出生於柴郡的達斯伯理鎮,在家中11個孩子當中排行第三。他從小就培養出熱愛文字遊戲和猜謎的興趣,想出了各式各樣的遊戲和謎語,好和兄弟姐妹們一塊兒玩。卡洛爾曾就讀於拉格比中學以及牛津大學基督教堂學院,之後自1855年開始擔任牛津基督教堂學院的數學講師。
  《愛麗思漫遊奇境》於1865年發行初版,當時的插圖是由維多利亞時期的知名藝術家約翰.田尼爾爵士所繪,書一出版,立時成為經典,至今仍是歷來最受歡迎的童書之一。這本書的續集《愛麗思鏡中奇遇》於六年後出版,之後卡洛爾又於1876年發表了著名的胡話詩《The hunging of the Snark》。1898年,卡洛爾逝世於薩里郡的吉爾福德,享年65歲。


【關於繪者】
羅伯.英潘(Robert Ingpen)


  1936年出生於澳洲吉朗,之後在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攻讀插畫藝術與書本設計。1986年,羅伯以對兒童文學的貢獻,得到了國際安徒生獎,在2007年又獲頒澳大利亞勳章。
  羅伯籌劃創作了100多本書,是世界知名的藝術家和作家。除了《愛麗思漫遊奇境》,他還為其他經典名作,像是《小飛俠》、《金銀島》、《叢林奇談》、《柳林中的風聲》、《小氣財神》、《湯姆歷險記》等繪製了插圖。羅伯現在住在離家鄉吉朗不遠的安吉爾西(澳洲)。

 

 

 

 

【關於譯者】

孔繁璐

 
  美國密西根大學藥物化學博士。曾任工業技術研究院研究員,現任教於臺灣大學藥學系。
  喜愛閱讀及寫作。繪本譯作有:《不是你想要的都可以得到》(大穎文化)、《不要!我不要!就是不要!》(大穎文化)、《永遠不想離開媽媽的小袋鼠》(大穎文化)等等。

 

 

 

 

愛麗思漫遊奇境

午後一片金黃漫爛 我們悠閒的蕩舟河上 小小手臂費力掌著雙槳 全無章法 小小手兒 裝模作樣 引領著船兒漂流前行
啊!三個孩子如何忍心 如此夢幻慵懶時分 不顧我氣若游絲 力不能漂鴻毛 竟任性討起故事來! 我一人 如何能敵悠悠眾口?
專橫的大姐逕自拋出指令 「快快開始吧!」 二姐的語氣要溫柔些 「能多點荒誕不羈的情節嗎?」 老三只是不停的插嘴 隔幾分鐘就要打斷一次
不消須臾,突然一片靜默籠罩 三姐妹想像自己隨著那 墜入夢裡的孩子在奇境間漫遊 事事瘋狂新鮮 小鳥小獸竟也親切問安 一切似真似幻
故事終將耗盡 靈感也會枯竭 說書人早已筋疲力盡 急急想要脫身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方一出口 「下回到了!下回到了!」興奮的聲音立刻冒出
奇境故事由此展開 慢慢的,一個接著一個 古怪的情節漸漸成型 終於故事說到盡頭 小船滿載著歡樂的船員 在夕陽下駛返家園
親愛的愛麗思! 請收下這些童稚的故事 用溫柔的手 將它們放在孩提夢境裡 與記憶的神祕絲帶緊緊纏繞 宛如朝聖者的花環上 綑紮著的 那些採自遠方的花朵


 


 

愛麗思漫遊奇境 7

作者小記 9


1鑽進兔子洞 10

2眼淚池 22

3賽跑大會和又長又傷心的故事 34

4兔子送來小比爾 46

5毛毛蟲的建議 62

6豬和胡椒 76

7瘋茶會 92

8皇后的槌球場 106

9仿海龜的故事 124

10龍蝦方塊舞 138

11誰偷了塔餅 152

12愛麗思的證詞 168
愛麗細說從頭 186

繪者後記 191

 



第1章
掉下兔子洞
  

愛麗思挨著姊姊坐在河邊,什麼事也做不了,漸漸覺得厭煩起來。她偷瞄了幾眼姊姊讀的書,書裡頭沒有圖畫也沒有對話,心想:「一本既沒圖畫又沒有對話的書, 讀它做什麼呢?」
  於是,她在腦子裡盤算(至少她盡力要這麼做,因為炎熱的天氣已經讓她昏昏欲睡、腦筋打結了。),到底值不值得費勁站起來,去採些雛菊來編花環。這時,一隻有著淡紅色眼睛的白兔,蹦蹦跳跳的從她身旁跑過去。
  這本來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甚至連聽到那白兔自言自語說:「哎呀!天呀!我一定要遲到了!」時,愛麗思都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後來她回想起這整件事,才想到她應當要覺得很驚訝才是,不過在那個當兒,一切都顯得再自然不過了。),直到兔子從牠的背心口袋裡掏出一只懷錶瞧了瞧,然後匆忙跑開,愛麗思才猛的跳了起來,一個念頭突然閃過她的腦中——她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穿著背心、或是能夠從背心口袋裡掏出一塊懷錶的兔子!愛麗思難耐心中的好奇,於是跟在兔子身後跑過草原,很幸運的,及時看到牠從樹籬下的一個大兔子洞鑽了進去。
  不一會兒,愛麗思也跟著鑽進洞裡,完全沒去想待會兒該怎麼出洞。
  兔子洞起先像隧道般直直向前,卻忽然轉而向下——真是太突然了!愛麗思還沒能來得及收住腳,已經咻的往下直墜,掉下一口很深很深的井裡。
  那井若非真的很深,就是愛麗思往下墜的速度實在太慢了,她一邊往下掉,竟然還有很多時間環顧四周,思忖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她起先想要往下瞧瞧,弄清楚自己到底會掉到什麼地方,可是底下暗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於是便朝井壁望去。她發現壁上滿是櫥櫃和書架,不時還有些地圖、圖畫掛在釘子上。她在經過一個架子時,拿走了放在架上的一個瓶子,瓶子上標著「橘子醬」,可惜裡頭是空的:她不想就這麼扔掉瓶子,怕會砸死人,於是把空瓶子放到隨後經過的一個櫥櫃裡。
  「哼!」愛麗思心想:「我都往下掉了這麼長一段路了,以後在家要是從樓梯上滾下來,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啦!家裡的人一定會覺得我勇敢極了!哪怕是從屋頂上摔下來,我也不會吭一聲了!」(這倒很可能)
  掉啊掉啊掉啊……到底有沒有盡頭呢?「不知道我已經掉了多少哩了?」(譯註:哩,英美計算長度的單位。一哩等於1609公尺。)愛麗思大聲說:「八成快到地心了!讓我想想,這樣的話,差不多有四千哩深啦……」(你瞧,愛麗思在教室裡上課,這類東西還真是學到了幾樣。雖然這個時候周遭無人,並不是賣弄博學多聞的好時機,不過像這樣說一說、復習一下,也是不錯的練習。)「……沒錯,大概就是這個距離……不知道這兒的經度和緯度到底是多少?」(愛麗思根本搞不清楚經度、緯度是什麼東西,只是覺得這幾個字眼說起來很了不起的樣子。)   不一會兒,她又開始說話了:「不知道我會不會穿過地心,就這麼到地球的另一頭?從頭下腳上、在路上走著的人群中冒出地面,不知有多好玩呢!嗯,我想他們叫『倒遮人』【譯註:應為「倒蹠人」(antipodes),愛麗思講成antipathies。當時的英國人以這個字稱呼位於地球下半部的熱中淘金的澳洲人與紐西蘭人。】(這回她倒是很慶幸沒人聽她說話,因為這幾個字聽起來怪怪的,她不是很有把握。)「……不過,我得問問那些人,我到底到了哪個國家,呃,女士,請問這兒是紐西蘭還是澳洲?」(她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試著要屈膝行禮——真是怪異的屈膝禮!想想看,要是你從空中往下掉,還要一邊行禮,這怎麼辦得到啊?)「可是這麼一問,她就會覺得我是個無知的小女孩了!不行,不管怎麼樣我都不能問,或許我可以四處瞧瞧,說不定可以看到什麼地方寫著這國家的名字。」  掉啊掉啊掉啊……愛麗思沒有別的事可做,過沒多久又自言自語起來:「我想黛娜今天晚上一定會很想我!」(黛娜是她的貓)「希望他們在喝下午茶時,記得要給牠一碟牛奶。噢,我親愛的黛娜,好希望妳現在在我身旁!雖然半空中沒有老鼠,不過說不定妳可以捉到一隻蝙蝠,妳知道,蝙蝠和老鼠很像。可是,不知道貓吃不吃蝙蝠啊?」這時,愛麗思開始覺得有了睡意,迷迷糊糊的繼續說:「貓吃蝙蝠嗎?貓吃蝙蝠嗎?」間或夾雜著幾句「蝙蝠吃貓嗎?」反正哪個問題都回答不出來,她要怎麼問其實也無關緊要。愛麗思覺得自己好像睡著了,恍惚間夢見自己和黛娜手拉著手走著,正很認真的問牠:「黛娜,妳老實跟我說,妳到底有沒有吃過蝙蝠啊?」突然,砰砰兩聲,

愛麗思跌坐在一堆樹枝和枯葉上,不再往下掉了。   愛麗思毫髮未傷,很快的一躍而起,站了起來。她往上瞧了瞧,上頭一片漆黑。眼前是一條好長好長的通道,剛剛那隻白兔又出現了,正在通道上急急前行。愛麗思片刻不敢耽擱,像陣風似的追了上去,剛好趕上在兔子轉彎時,聽見牠說:「噢,我的耳朵、我的鬍子哪!怎麼這麼晚啦!」愛麗思原本緊跟在兔子身後,可是一轉彎,兔子一下子又不見了蹤影。這時,她發覺自己正身處於一個長而低矮的廳中,屋頂上掛著一排吊燈。  大廳四周有好多扇門,全都是鎖著的。愛麗思順著大廳的一側走到底,又從另一側走了回來,每扇門都試過了,沒有一扇打得開。她愁眉苦臉的走到大廳中央,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走出這個房間。  這時,她突然發覺自己走到了一張三腳桌前。三腳桌的桌身桌腳全都是玻璃製成的,上面除了一把小金鑰匙,空無一物。愛麗思腦海裡立刻迸出一個念頭──這可能是廳裡其中某扇門的鑰匙。可是……哎呀!要不是鎖孔太大,就是鑰匙太小,一扇門也打不開。就在愛麗思又開始繞著大廳,打算再試一輪的時候,突然她發現一條之前一直沒有注意到的布簾,布簾後是一扇小小的門,大概只有十五吋(譯註:1吋等於2.54公分,15吋約等於38公分。)高。

愛麗思試著把小金鑰匙插進鎖孔,這一試真是喜出望外,剛剛好吻合呢!   愛麗思打開門,門後是一條小通道,比老鼠洞大不了多少。她蹲了下來,順著通道望過去,看到一座前所未見、可愛至極的花園。她多麼希望離開這個昏暗的大廳,在那些鮮艷的花朵和涼爽的噴泉間漫步啊!只是,她連把頭穿過那扇門都有問題呢!「就算我把頭穿過去了,」可憐的愛麗思心想:「肩膀過不去也沒用。噢,真希望我能像伸縮望遠鏡般縮得小小的!要是我知道開頭該怎麼做,應該就辦得到了。」你看,愛麗思這陣子碰上了這麼多奇怪的事,現在她已經覺得這世上幾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了。  看樣子,就這麼等在門邊也無濟於事,於是,愛麗思又回到桌邊,心裡多少存著些僥倖,希望能在桌上找到另一把鑰匙,或是一本教人怎麼像只望遠鏡般縮小的書。這回她發現桌上有個小瓶子。愛麗思說:「這玩意兒剛剛明明不在這兒的。」瓶頸上綁了個紙標籤,上面寫著兩個很好看的大字:「喝我!」  說「喝我」似乎順理成章,可是,聰明的小愛麗思並不急著那麼做。「不行,我得先看看,」她說:「看清楚瓶子上是不是標著『毒藥』這樣的小字。」她曾經讀過一些書上寫了有關小朋友受到燙傷、或是被野獸吃掉……諸如此類的不幸事件,全都是因為那些孩子不記得大人教的一些簡單規矩,比如要是拿太久燒得火紅的撥火棍會被燙傷、手指頭被刀割得太深會流血…… 還有,要是喝下太多標著「毒藥」的瓶子裡的東西,早晚會害慘自己——這條規矩她可是一直牢牢記住。  不過,這個瓶子上倒是沒有「毒藥」幾個字,於是,愛麗思提起勇氣嚐了嚐,發覺味道很好(事實上,瓶裡的液體有一種混合了櫻桃塔、卡士達布丁、鳳梨、烤火雞、太妃糖,還有烤得香香的、上面塗滿了奶油的吐司的味道。),不一會兒就喝光了。「這感覺真是奇怪!」愛麗思說:「我八成是像望遠鏡一樣縮小了。」   果真如此,她現在只有十吋(譯註:約25公分)高。一想到自己這會兒的大小剛好可以穿過那道小小的門,進到那可愛的花園去,愛麗思一張臉驀的亮了起來。不過,她還是等了幾分鐘,看看自己有沒有繼續變小。她對自己這樣的變化是有些擔心的:「搞不好到最後我會像吹滅了的燭火般整個不見了,」愛麗思自言自語:「不知道到時候我會是什麼樣子?」說著,她試著想像蠟燭被吹熄後,燭火到底變成了什麼模樣,在印象中,她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  過了一會兒,確定再沒有進一步的變化了,愛麗思決定進到花園去。可是……唉,可憐的愛麗思!走到了門邊,才發覺自己忘了那把小金鑰匙。等她回到桌子那兒,這才發現自己根本搆不到鑰匙!愛麗思透過玻璃桌面,清清楚楚的看到鑰匙就在那裡。她想盡辦法要從桌腳爬上桌子,可是桌腳實在太滑了,她左試右試,筋疲力盡,還是沒能成功。最後,這可憐的小東西只得坐在地上,嚶嚶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這樣哭是沒用的!」愛麗思狠狠的對自己說:「我勸妳現在立刻別哭了!」她給自己的建議通常都滿好的(雖然她很少照著做),有時甚至會因為對自己太過嚴厲,而把自己罵得淚水盈眶:她還記得有一次因為在一場自己和自己玩的槌球比賽裡作弊,差點兒就要打自己的耳光!這個古怪的小女孩非常喜歡扮成兩個人玩,「現在都這個狀況了,我幹嘛還扮成兩個人?」可憐的愛麗思心想:「現在自己就剩下這麼一點點,連要當個像樣的人都不夠了 !」  過沒多久,她的視線落在桌下一個小玻璃盒上。她打開盒子,裡頭有一塊很小的蛋糕,蛋糕上用小葡萄乾排出兩個很漂亮的字:「吃我」。「哼,吃就吃。」愛麗思說:「要是吃了之後能變大,我就可以拿到鑰匙了;要是吃了之後變得更小,我可以從門縫爬出去。不管怎樣,我都能到那個花園去,我才不管會發生什麼事呢!」  她吃了一小口,迫不及待的問自己:「是變大還是變小?變大還是變小?」一邊把手放到頭上,想感覺一下自己到底有沒有任何變化。出乎意料,愛麗思發覺自己竟還是跟剛才一樣大——通常吃塊蛋糕也只會有這個結果,不過因為愛麗思碰上了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事情一旦照著平常的規矩發展,反倒顯得單調無趣了。  

於是,她決定繼續吃,不一會兒就把蛋糕吃完了。




第2章
眼淚池
  「愈來愈怪奇、愈來愈怪奇了!」愛麗思叫了出來(她實在是太驚訝了,有好一會兒連怎麼好好說話都忘了。):「現在我就跟世上最大的望遠鏡一樣,愈拉愈長、愈拉愈長了!哎呀,我的腳!再見了!」(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低頭一看,發覺兩隻腳已經遠到幾乎看不到了。)「噢,我可憐的小腳腳,不知道現在誰能幫你們穿鞋穿襪了?我的小寶貝,我想我自己肯定是辦不到的。你們離我這麼遠,要照顧你們,真的太費勁了,你們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愛麗思想:「不過,我一定得對他們好些,不然他們搞不好就不肯帶我走到我要去的地方了!讓我想想,對了,以後每年聖誕節我都要送他們一雙新鞋子。」  然後,她開始計畫要怎麼做這件事。「得請人把鞋子送給他們。」她想:「送禮物給自己的腳!想到就覺得好笑!收信地址看起來也會很奇怪:
  壁爐圍欄旁  地毯上  愛麗思的右腳收  (愛你的愛麗敬贈)
   哎呀,我在胡言亂語什麼啊!」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頭碰到了屋頂,事實上,她現在已經比九呎(譯註:約274公分)還高了。她立刻拿起小金鑰匙,急急趕到通往花園的那扇門。   可憐的愛麗思!她現在只能側身趴在地上,用一隻眼睛窺看門後頭的花園。以她現在的樣子,要穿過小門到外面去,是更不可能了。於是,她坐在地上,又哭了起來。   「妳真該覺得丟臉,」愛麗思說:「像妳這麼大的女孩(她這麼說倒是一點也沒錯),竟然哭成這個樣子!妳給我聽好,現在立刻停下來!」可是,她還是一直不停的哭,流下了好幾十公升的眼淚,在她四周形成了一個大約四吋(譯註:約10公分)深的池子,淚水漫過大半個房間。   過了一會兒,她聽見遠方「吧嗒吧嗒」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急急擦乾眼淚,想要看清到底是誰過來了。原來兔子又回來啦!牠一身盛裝打扮,一手拿著一副白色的小羊皮手套,另一手拿著把大扇子,一邊急急忙忙的趕路,一邊嘟噥說:「噢,公爵夫人,公爵夫人!噢,要是我再這麼讓她等我,只怕她要氣瘋了!」愛麗思已經絕望到病急亂投醫的地步,所以當兔子走近她時,便怯生生的低聲說:「先生,不好意思麻煩你……」兔子猛的被嚇了一跳,扔下羊皮手套和扇子,一溜煙的跑進黑暗中。   愛麗思撿起扇子和手套。大廳裡頭非常熱,她一邊說著話,一邊不住的搧扇子:「我的天呀!今天怎麼所有事情都這麼奇怪?昨天一切都還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啊!該不會我在昨天晚上變了樣兒吧?讓我想想,今天早上起來時,我有沒有哪兒不同啊?這麼一想,好像真的感覺有點不一樣呢!要是真的不同,接下來就得問我到底變成誰了?呃,這可真是個大難題!」於是她開始把她認識的、跟自己差不多歲數的孩子在腦海中想了一遍,想確定看看自己是不是變成了這些人當中的某一個。   「我很確定我一定不是變成艾達,」愛麗思說:「因為她的頭髮又長又捲,我的一點兒都不捲。我也確定我不是梅寶,因為我什麼都知道,而她呢……哎呦!她什麼都不知道!再說,她是她,我是我,而且……天哪,這問題怎麼這麼麻煩!讓我試試,看我是不是還記得以前會的那些東西。我想想,嗯,四五一十二,四六一十三,四七……我的天呀!照這種速度,我大概永遠都沒法子算到二十了!不過乘法表沒什麼重要,我們試試地理好了。倫敦是巴黎的首都,巴黎是羅馬的首都,然後羅馬……不行不行,全都錯啦,這一點我很確定!我一定是變成梅寶了!讓我再試試《小……小……》。」愛麗思像平常上課背書那樣,雙手交叉放在膝上,開始背起詩來,不過聲音沙啞,聽起來奇怪極了,口中吐出的字也和平常大不相同:   「小鱷魚,洗尾巴,  尼羅河水鱗上灑。  笑開懷,伸四爪,  小小魚兒入嘴來。」   「這些字一定都是錯的,」可憐的愛麗思淚汪汪的說:「我一定變成梅寶了!這樣我不就得住在那個又破又小的房子裡,什麼玩具都沒得玩了嗎?噢,還得上好多好多課!不行,我決定了,要是我真的變成梅寶,我就待在這兒不走了!就算他們把頭探下來,跟我說:『寶貝,快上來吧!』我也只會抬頭看著他們,然後說:『你們得先告訴我,我是誰?要是我喜歡那個人,我就上去,不然我就一直待在這兒,等到變成了其他人再說……可是,唉,天哪!』」愛麗思突然淚如雨下,抽抽搭搭的說:「要是他們真的探頭下來就好了!我已經不想再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這兒了!」  她邊說邊低下頭來看著自己的手,意外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竟戴上了兔子的一隻白手套。那手套非常小,「這是怎麼回事呀?」愛麗思心想:「我一定又變小了。」她站起身,走到桌旁想要比一下身高,這才發現自己現在大概只有兩呎(譯註:約61公分)高,而且還在繼續快速變小當中。她很快就發現是手中的扇子搞的鬼,趕忙把它扔掉,及時免除了縮得無蹤無影的危機。  「真是好險!」愛麗思說。她一方面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魂飛魄散,另一方面卻又慶幸自己還不至於消失不見。「現在該到花園去啦!」她說著,用最快的速度飛奔到小門邊。可是——哎呀!小門又關上了,而那把小金鑰匙和方才一樣,好端端的躺在玻璃桌上。「現在的狀況比剛剛還糟,」可憐的愛麗思心想:「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小過,從來沒有!這真是太糟了,真是太糟了!」   她正說著話,突然腳一滑,還來不及反應, 已經「撲通」一聲,整個人跌進深及下巴的鹹水裡。她起先以為掉進海裡了:「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搭火車回家了。」愛麗思自言自語道。(她之前曾經到海邊玩過一次,從此推論不管到英國的哪個海灘,都一定會看到海上布滿了更衣馬車、孩子們在沙灘上用木鏟挖沙,還有一排小旅舍,旅舍後方有個火車站。)不過,她很快就弄清楚自己其實是在一池淚水裡頭——那些淚水是剛剛她還是九呎(譯註:約274公分)高時流下的。(譯註:更衣馬車是一種架在四個大輪子上的小屋,可供人在裡頭更換泳衣,再利用馬匹或人力將小屋拉到海中,讓泳客在換好泳衣後可以直接下水。除供更衣外,也可阻絕沙灘上不相干人士的目光。在18、19世紀常見於英國等地。)  「要是剛剛沒有哭那麼兇就好了!」愛麗思邊說邊在淚池裡游起泳來,想要找到出去的路:「這下子可真是自作自受,竟然淹在自己的眼淚裡!這事夠奇怪了吧!不過說起來,今天哪件事不怪呢?」   就在這時,愛麗思聽到不遠處有東西啪嗒啪嗒的拍打著水,於是游過去一探究竟。她起先以為那是隻海象或是河馬,後來想起自己現在已經變得很小,立刻看出那原來只是隻和她一樣不小心滑入淚池中的老鼠。  「不知道和這隻老鼠說話有沒有用?」愛麗思心想:「在這裡,什麼事情都不合常理,我猜這老鼠八成會說話。管他呢,試試也無妨。」於是,她開口說:「老鼠先生啊,你知道該怎麼離開這個池子嗎?我已經游得很累了,老鼠先生啊!」(愛麗思猜想要這樣對老鼠說話才對。她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不過倒是記得曾經在哥哥的拉丁文法書上看過:「(主格)老鼠、(屬格)老鼠的、(與格)(給)老鼠、(受格)老鼠、(呼格)老鼠啊!」)老鼠一臉納悶的看著愛麗思,一隻小眼睛似乎還眨了眨,卻什麼話也沒說。  「或許牠不懂英文,」愛麗思想:「我敢說牠八成是隻法國老鼠,跟著征服者威廉一塊兒過來的。」(以她對歷史的知識,對於那些歷史事件是在多久以前發生的,其實並沒有什麼概念。)於是又開口用法文問:「Ou est ma chatte ?(我的貓在哪裡?)」這是她的法文課本上的第一個句子。老鼠一聽,驚跳出水面,嚇得全身發抖。「噢,對不起!」愛麗思擔心自己傷了這可憐動物的心,急急喊道:「我忘了你不喜歡貓。」  「不喜歡貓!」那老鼠激動的尖叫:「要是妳是我,妳會喜歡貓嗎?」  「嗯,也許不會。」愛麗思用安撫的語氣說:「不要生我的氣。我真的很想讓你看看我家那隻黛娜,你要是見了牠,一定會喜歡上貓的——牠是這麼文靜可愛的小東西。」愛麗思一邊懶洋洋的在池子裡游著,一邊繼續說個不停,其中大半倒像是對自己說的:「牠總是舒舒服服的坐在爐火旁打著呼嚕,或是舔舔爪子洗洗臉。牠摸起來溫溫軟軟的,捕起老鼠卻是一等一的好手——喔,對不起!」愛麗思又叫了出來。這回那老鼠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她想牠這次一定被惹毛了:「如果你不喜歡,我們就不聊黛娜好了。」  「什麼『我們』?!」老鼠尖叫,身子抖得更厲害,一直抖到尾巴尖了:「好像我想要談這個話題似的!我們全家都恨死貓了,那些卑鄙、下流、粗魯的傢伙!不要讓我再聽到這個名字!」   「不會……我真的不會了!」愛麗思急忙改變話題,說:「呃……你……你喜歡……喜歡……狗嗎?」老鼠沒有回答,愛麗思便熱切的往下說:「在我們家附近有一隻很可愛的小狗,你真該見見牠!牠是一隻小獵犬,眼睛好亮,而且而且——噢,還有一身捲捲的棕色長毛!你要是把東西扔出去,牠會幫你叼回來,還會用後腳站立,跟你要東西吃,還有好多好多把戲……唉,我要是能想起一半就好了!牠是一個農夫的狗,那農夫說牠有用極了,值一百英磅呢!他說那小狗把所有老鼠都殺光了,還有……喔!天哪!」愛麗思驚叫出來,語氣裡滿是懊悔:「恐怕我又得罪牠了!」只見那老鼠正拚了老命游走,行經之處,都濺起了陣陣水花。  愛麗思看著老鼠的背影,輕柔的對牠說:「親愛的老鼠,請回來吧,要是你不喜歡貓、不喜歡狗,我們就不提牠們了!」老鼠聽她這麼說,才又轉身慢慢游近她,一張臉已經失了血色(愛麗思猜想是情緒太過激動的緣故)。老鼠聲音顫抖著低聲說:「我們上岸吧!然後我會告訴妳我的故事,這樣妳就能了解為什麼我這麼恨貓和狗了。」  的確是該上岸了,因為陸續跌進池裡的鳥啊獸啊已經讓淚池變得擁擠不堪:有一隻鴨子、一隻度度鳥、一隻鸚鵡、一隻小鷹,和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於是,愛麗思領著大家,往岸邊游去。(譯註:度度鳥是一種產於印度洋模里西斯島上、不會飛的鳥,在17世紀被人類捕殺滅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