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NG書區系列 > NG - 一吋蟲(用機智脫困的故事)∼榮獲凱迪克獎;2006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入選圖書;獲第51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榮獲行政院新聞局第28次推介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已絕版】
NG - 一吋蟲(用機智脫困的故事)∼榮獲凱迪克獎;2006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入選圖書;獲第51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榮獲行政院新聞局第28次推介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已絕版】
Inch by Inch
作者:李歐.李歐尼 Leo Lionni
繪者:
譯者:楊茂秀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NG書區系列
書籍編號:LE015-NG
ISBN:978-986-7235-25-1 / ISBN-10:986-7235-25-8
36頁 / 精裝 / 27.2 cm × 23.5 cm
出版日期:2006 年 07 月 04 日
定價:280元 / 優惠價:100
剩餘數量:8
適讀年齡:中年級

小小一吋蟲隨時都會有被敵人鳥兒吃掉的危險,可是牠總是能避開危險
身體這麼小,力氣這麼小的一吋蟲,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

 


  本書是一本美麗、有趣,並反應人類世界中的大道理,很適合小孩和大人閱讀的圖畫書。作者李歐.李歐尼是當今兒童圖書界中非常有名的寓言創作者。他的作品有一個最大的特色就是文字很簡單,卻能讓讀者愈讀愈有味,並從中體會出深奧的人生哲理。翻開這本書,讀者還會發現書中的圖畫是以拼貼壓花的方式來完成,而這也是李歐.李歐尼的圖畫特色之一。

  在這個故事裡,主角是一條身體很小、一點力氣都沒有的小小一吋蟲。牠有很多敵人,像是鳥兒,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鳥兒吃掉當點心!可是一吋蟲每次遇到危險時,總是能化險為夷,因為牠知道自己有一個很得意的用處,牠會──用自己的身體量東西,所以遇到了危險,牠就用這個長處來幫敵人量身體、量尾巴、量腳⋯⋯轉移敵人的注意力。

  但是有一天,一吋蟲遇到了一個很大的困難。有一隻夜鶯竟然要一吋蟲量量牠的歌到底有多長。歌要怎麼量呀?如果牠量不出來,就要被吃掉了。一吋蟲該怎麼辦呢?別緊張,一吋蟲急中生智,想到了一個很棒的方法,牠還是用身體一吋一吋地量,然後⋯⋯


  在人類的世界中,我們隨時都會遇到許多困難,但是有很多事情並不是靠強壯的身體或力氣大就可以解決的,而動動腦、用智慧來解決問題,往往會比那些外表看似強大的力量來得更有力!就像一吋蟲一樣,牠脆弱地不堪一擊,但牠化解危機、救自己生命的方法,無關身體大小,也無關力氣大小,而是對自己的認識和用智慧。

  這是一個對孩子們成長很有意義的故事。透過這本書,孩子們可以了解到智慧的力量竟然這麼大!

 

★榮獲凱迪克獎

★2006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入選圖書

★獲第51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

★榮獲行政院新聞局第28次推介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入選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2006優良圖畫書推薦

 

 

原文書名:Inch by Inch
原出版語言:英文

【關於作 / 繪者】
李歐.李歐尼(Leo Lionni)

  國際知名傑出設計家、藝術家、圖畫作家。
  1910年生於荷蘭,受教育於義大利,獲經濟學博士,1939年移民美國,1999年辭世。
  50歲時出版第一本圖畫故事書,那時他已經是個祖父。作品風格獨特,文字簡約、乾淨,內容意義層次多而豐富,插畫暗含馬諦斯、克利爾、米羅作品的超現實意外之美。有「現代簡純寓言大師」的美名。
  得過凱迪克等多種國際大獎。
  他的作品是學校與家庭中大人與小孩共同分享人生智慧的精品。

P.S. : 如果想知道更多有關李歐.李歐尼的故事,可進到以下的網頁:

http://www.librarypoint.org/leo_lionni_author_feature
http://www.randomhouse.com/kids/lionni/
 

 

【關於譯者】
楊茂秀

  楊茂秀,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創辦人。矮矮的個子,長長捲捲的頭髮有二分之一是白的。外號「歐巴桑」,其實是個男的。1944年生。已婚,有個女兒。求學過程一直不算順利,初一時留級過一次,博士論文寫了好幾遍才通過。一生好讀雜書。
  曾任教於美國蒙特克萊爾大學兒童哲學促進中心(IAPC)、輔仁大學、清華大學,目前任教於國立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教授圖畫書研究、故事說演、思維與寫作、兒童哲學等課程。
喜歡寫故事、說故事和朋友走山看海撿石頭與蝸牛、種番茄,有時也畫畫、寫些小詩。閒時會安排自己到完全陌生的領域遊蕩,再不然,就去和樹啊、石頭啊、桌子、鞋子或一條小蟲說話。

 

 

 

 

 

 

 

世間險惡,要學學一吋蟲的機智
文 / 奧林&大穎文化 總編輯 Carol 謝

 

  世間險惡。這是很多媽媽很捨不得告訴孩子的。但是,很遺憾這是事實。

 

      *     *     *     *

  有一天中午,公司裡大家都在休息。助理匆匆跑進我的辦公室說電話線上有一位先生要找老闆,問他什麼事、不說,不幫他轉進來還很兇。
  我接聽:「喂?找哪位?」
  對方是一個說台語的先生,說:「找老闆!」
  「我是。」
  「妳姓什麼?」口氣像在審問犯人。
  「我姓謝。請問有什麼事嗎?」我還是維持一定的基本禮貌。
  好囉!好戲上場!
  對方很兇惡地開始對我說:「謝小姐!我們兄弟已經注意妳公司跟家裡很久了,妳公司是不是在XXXXX(唸出我公司的住址)⋯⋯我是要跟妳商量一件事⋯⋯」
  我大概知道他要幹嘛了,都不知道我姓什麼了,還注意我很久了?詐騙集團嘛!恐嚇加威脅!我打斷他的話,換一個有點兇的口氣回他,「我們電話都有錄音、門口有保全,還有警民聯線!你搞清楚了沒!」
  沒等他再囉唆,就掛上電話。
  然後我立刻出去跟助理講這個狀況。二分鐘後,那個壞人(我很少直接說人家是壞人,不過除了這樣稱呼他之外,我還真想不出其他更適當的了。)又打來了⋯⋯
  我的助理接聽:「喂?」
  據說對方這次直接說要找謝小姐。助理很機警,回說我們這裡沒姓謝的。壞人很火大,兇巴巴地罵人。我們助理小姐笑笑地跟他說:「好啦好啦!我們這裡真的沒這個人,我不跟你說了⋯⋯」掛電話。
  我裝得很鎮定,罵對方也很兇悍,其實心跳得很快。我很害怕。
  雖然知道這是詐騙手法,但是親自聽到有人這樣恐嚇,還是很害怕。
  我們通知了大樓管理員,也告知所有同事,做了一些防護動作。然後,我很感嘆地想──我現在住的是什麼地方哪?這裡還有王法嗎?偷拐搶盜騙,毫不掩飾地樣樣來。
  這是大人世界的險惡!
  前幾天,我聽荳芽學校的園長跟我說了一個小孩的案例⋯⋯
  小毛(化名)胖胖的,在家老被媽媽嫌,因為姊姊跟妹妹都長得比她好看。有一天,小毛午睡時強迫瘦瘦小小的小玲(也是化名)脫掉小內褲。不要想歪了,其實小毛也沒要幹嘛。她就是要人家聽她的話,她希望被重視吧!
  小玲回家後跟媽媽講了這件事,媽媽不以為意,直到後來發現小玲晚上在自己家睡覺時,也要脫掉小內褲才敢睡。媽媽跟園長反應。園長立刻處理。起初小毛不承認她做了這樣的事,說話跟園長比大聲的,很兇!園長請小玲跟她對質,要小玲看著小毛的眼睛,說:「妳有對我做這樣的事!我現在要告訴妳,妳不可以這樣對我!」
  小毛承認了。園長處罰了她。
  隔天,午睡時,小毛又恐嚇小玲將小褲褲脫掉才能睡。園長再一次處罰了小毛。
  再一天,小毛還是做了同樣的壞事。園長又一次處罰她。
  第三天,園長跟她們的導師都不在,一位不了解這些孩子狀況的實習老師張羅小朋友們吃中飯。小玲吃素,大家都知道,只有實習老師不知道。
  小毛跑去跟實習老師說:「我們老師都規定小玲一餐要吃兩條香腸⋯⋯」
  園長回來知道後,很難過。她要小毛背著書包回家去,園長對小毛說:「我無法教妳了,妳在我這裡學不到好的⋯⋯」
  小毛這次才哭了,真正地認錯。
  她這麼小,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清楚自己正在製造一個醜惡的小小世界。其實,我知道該反省的是小毛的媽媽,她對待小毛的方式有問題,所以孩子把家裡的問題帶出來了⋯⋯
  這是孩子世界的險惡!

 

      *     *     *     *
 

  荳芽知道她的同學發生的事,我也跟她講了我在公司接到電話的事。
  她說:「媽媽妳好勇敢。」拍拍我的肩。
  我說:「媽媽不勇敢,媽媽當時很害怕。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讓壞人聽出我害怕,這樣他會認為媽媽可以欺侮,他就會一直打電話來跟我恐嚇要錢⋯⋯」
  荳芽還是拍拍我,還是說:「我還是覺得媽媽很勇敢。」
  我並不想教荳芽勇敢可以解決一切難事。有時候也要用一些不那麼勇敢的方式才能脫困⋯⋯
  幾天之後,我跟荳芽一起讀《一吋蟲》這本用機智脫困的童書⋯⋯

  一吋蟲身長剛好一吋,很多鳥威脅著要牠幫忙量身長、量尾巴,不量就要吃掉牠。一吋蟲來者不拒地一一量了。後來碰到夜鶯,這隻壞鳥竟然要一吋蟲幫忙量牠的歌聲⋯⋯
  歌聲哪能量呀?
  可是夜鶯恐嚇一吋蟲──不量就吃掉你!
  一吋蟲急了,說:「好!唱吧!我量!」
  一吋蟲怎麼量歌聲⋯⋯
  荳芽哈哈大笑,笑得東倒西歪。她說:「這個一吋蟲不是很勇敢,可是牠很聰明⋯⋯」
  荳芽還不知道她所謂的「聰明」,就是我們所說的「機智」。那無妨!我知道她學到了機智跟勇氣都可能是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


      *     *     *     *
 

  世間險惡。這是事實。我要講給荳芽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講,這時候講,她還不那麼害怕,甚至覺得有點好玩、有點冒險。
  愈是我不放心她的,我愈要她在我身邊練習給我看;免得將來我看不到時,更危險。



    「不要吃我。我是一吋蟲。我很有用,我會量東西。」                                                                                                                                                                         
    「真的喔!」知更鳥說:「那你來量一量我的尾巴!」


    「那容易。」一吋蟲說。
    「一、二、三、四、五吋。」



                  一吋蟲量了火鶴的頸子。


有一天早晨,夜鶯遇見了一吋蟲。
「量我的歌。」夜鶯說。
「歌要我怎麼量呢?」一吋蟲說:「我只量東西,不量歌。」
「量我的歌,要不然我吃掉你當早點。」夜鶯說。
趕緊,一吋蟲想到了一個點子。

「我願意試一試。」牠說:「開口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