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NG書區系列 > NG - 這樣,爸爸媽媽會高興嗎?(父母不需要用自己的期望來要求孩子一百分、最棒)
NG - 這樣,爸爸媽媽會高興嗎?(父母不需要用自己的期望來要求孩子一百分、最棒)
De Kleine Grote Kameleon
作者:艾妮米.范德爾(Annemie Vandaele)
繪者:伊絲特.魯維克(Esther Leeuwrik)
譯者:林珊如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NG書區系列
書籍編號:PL011-NG
ISBN:978-986-5925-41-3
40頁 / 精裝 / 29 cm × 20.8 cm
出版日期:2014 年 05 月 12 日
定價:290元 / 優惠價:100
剩餘數量:1
適讀年齡:學齡前∼中年級

是要鼓勵孩子做自己,還是要指定孩子的人生?



  是一個關於只要孩子努力做好自己的故事。

  小變色龍總是對爸爸媽媽說他長大以後要做什麼。

  這天,小變色龍跑向爸爸,氣喘噓噓大喊:「我知道了,爸爸!我知道了,爸爸!我知道我長大要做什麼了。」

  爸爸一聽,微笑著搖了搖頭。小變色龍已經這麼說過好多次了。

  小奱色龍最新的願望是要長很大很大,而且爸爸要他長多大,他就長多大。小變色龍問爸爸如果他長得超級大,大家會說他好棒,爸爸是不是也會很高興?

  「對啊,爸爸會很高興。」爸爸笑呵呵的說。

  小變色龍想,要是媽媽也知道了他的新志願,一定會像爸爸一樣高興,於是飛快的跑去花園找媽媽。

  不過,媽媽的反應和爸爸不一樣⋯⋯
  媽媽笑笑,說:「寶貝,就算你不是全世界最大的變色龍,也沒關係。」

  聽到媽媽這麼說,小變色龍以為長到全世界最大還不夠,媽媽還是不會高興。他問媽媽:「那我要長多大,媽媽才會高興呢?」

  其實,媽媽並不希望小變色的志願是為了讓爸爸媽媽高興才有的。媽媽希望小變色龍能夠追求自己想要的夢想,而不是為了滿足任何一個人,即使是爸爸和媽媽。

  故事後面,還有媽媽和小變色龍充滿智慧的對話。她很有智慧,她鼓勵小變色龍要去思考、去學習認識自己。

  不需要用自己的期望來要求孩子一百分、最棒,只要讓孩子做好自己才是更重要的。

  孩子的志願其實一直是在改變的,但是如果父母不讓孩子有探索的機會,或是早已為他指定好唯一的一條路,孩子又如何能知道自己是誰,長大以後要做什麼呢?陪伴、提醒、支持,是父母可以為孩子做的事。

 

 

 

原文書名:De Kleine Grote Kameleon

原出版語言:荷蘭文,譯自英文稿

 

 

 

 

 

【關於作者】
艾妮米.范德爾(Annemie Vandaele)


  艾妮米生於比利時西部一個靠近北海的美麗小鎮──西法蘭德斯省(West Flanders)。從小在北海邊成長,孕育了她對語言的喜愛及對人的熱情。

  1996年,艾妮米在魯汶大學取得日耳曼語學的執業證書(licentiate)及宗教學學位(candidate),不僅增長知識、學會寫作,對生命的見解也更深入。2002年,她開始在鮑思高慈幼會(Don Bosco School)教書,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幾年後,再度就職於荷語區慈幼會的公共關係組(communications unit),並且從事廣告文案,身兼總編輯、校稿、作者、專欄作家、網路管理員等身分。
  漸漸的,她開始設法將對語言、人群、年輕人的熱情化為行動。2012年,她重拾教鞭,在尼諾弗(Ninove)的聖內思中學(St Aloysius College)擔任講師,同時也繼續執筆寫作。2013年,她的第一本繪本《這樣,爸爸媽媽會高興嗎?》出版了,第二本將在2014年出版。艾妮米也為有創意、但不擅寫作的人代筆,還開班教授荷蘭語及英語。
  艾妮米目前已婚,育有二子。


【關於繪者】
伊絲特.魯維克(Esther Leeuwrik)


  伊絲特從小就夢想畫繪本插圖,但長大後發覺這樣的夢想似乎太遙遠。高中畢業後,她沒有進入藝術學校、朝夢想邁進,而是投入另一項熱愛──語言,成了一位中學荷蘭語教師。

  伊絲特熱愛教學、關心學生。幾年後,她從學生身上學到:永遠不要放棄夢想,於是在生下二女兒之後,她立刻付諸行動,2011年開始為繪本畫插圖,也設計賀卡。
  未來,伊絲特希望自己能夠結合繪畫與寫作,創作自己的繪本。不過,她認為與人共同完成一本書,也很有意義;用繪畫豐富別人的文字,也是很大的挑戰。

 

 

【關於譯者】
林珊如

 

      喜愛語言、文字、文學、翻譯,是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水瓶座。由大穎文化出版的繪本譯作有:《小怪獸上班去》、《砰!是誰闖的禍?》、《不洗澡的臭臭熊》、《不笑的臭臉貓》、《說自己笨的笨笨鴨》等十餘本。

 

 

 

 

 


這樣,爸爸媽媽會高興嗎?                                                                                               

奧林文化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Carol 謝
 

  有一個家境很好的孩子,媽媽希望她養成節儉的好習慣,所以不給零用錢。這孩子卻時時有錢買些可愛的小東西。同學問她哪來的錢,這孩子一點也不以為意的說:「我媽錢多的很,我每天從她的皮包裡抽個一兩千塊,她是不會發覺的。反正我媽喜歡我節省,我只要跟她出去時,不在她面前買東西,也不要讓她看見我買的這些東西就好了。」


  另一個孩子總是在考試後的隔天早早到校,因為時候太早,教室裡沒有太多同學,她便趁這時間把老師桌上前一天考的試卷翻一翻,找出自己的卷子,把寫錯的答案改成正確的,爭取最好的分數。


  有一個同學撞見了,說:「這是作弊。」


  那改卷子的孩子說:「我才不管!我媽希望我考好成績,我讓她開心就好。」


  孩子不見得是不懂是非,但跟「爸爸媽媽的期望」相較之下,「是非對錯」可能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們時常聽聞那些得知自己的孩子犯下滔天大錯的父母很不可置信的認為孩子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或者一再聲稱孩子平日的一切行為表現正常。那傷心、那震驚,著實令人難過。這一切果真無跡可循嗎?或許也不盡然。


  如果你一再告訴孩子「我不在意你的成績,只要努力就好」,卻一次次在看到不滿意的成績時生氣,教孩子如何適從?


  為了避免誤導孩子,看考卷可以先看錯誤的題目,答錯的原因可能是不理解、不專心、不用功、沒興趣、考試當天身體不舒服⋯⋯一切都討論完了,再看分數。


  我也會為了考試跟荳芽蝴蝶生氣,但我通常在考試之前就先表達我的不滿意了。比如明天要考試了,今天卻還不針對自己未理解的部份提問、解決,我會因為這態度而生氣。不必看到分數,我已經明白的表示我不滿意的是學習態度問題。


  父母當然對孩子有期望,這期望可以是激勵孩子正向發展的動力,也可能令孩子為了掩飾自己的不足而陷入連環錯誤的泥沼,無法自拔。


  《這樣,爸爸媽媽會高興嗎?》(De Kleine Grote Kameleon)提出了關於「父母的期望對孩子的影響」這議題,在繪本裡是較少見的素材。


  小變色龍問媽媽:「媽媽要我長多大?」


  我很喜歡變色龍媽媽回答的──「寶貝能長多大就多大。」


  了解孩子,同時也協助他們理解你真正的想法(或者說期望)。
 

 

 


 


  小變色龍衝向爸爸,
  喘著氣大喊:「我知道了,爸爸!
  我知道了,爸爸!我知道我長大要做什麼了。」
  爸爸微笑著搖了搖頭,
  小變色龍已經這麼說過好多次了。




  「我的寶貝長大了要做什麼啊?」爸爸問。
  「我要長很大很大。爸爸要我長多大,
  我就長多大。」小變色龍一口氣說完。




  「是嗎?那麼寶貝要長多大才好呢?」爸爸很好奇。
  「超級大。沒人比我更大。」小變色龍吱吱笑,
  然後張口吞下一隻小蒼蠅。




  「如果我長得超級大,大家會說我好棒,
  爸爸也會很高興,對不對?」
  「對啊,爸爸會很高興。」爸爸笑呵呵的說。




  小變色龍也想讓媽媽知道他的志願,
  於是又向外衝、往花園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