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NG書區系列 > NG - 多多摩多動物醫生(人,不是萬物之靈)
NG - 多多摩多動物醫生(人,不是萬物之靈)
Doddlmoddl
作者:沃弗底特希.許努爾(Wolfdietrich Schnurre)
繪者:艾葛貝特.賀福斯 Egbert Herfurth
譯者:李至宜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NG書區系列
書籍編號:APA005-NG
ISBN:986-7235-01-0
40頁 / 精裝 / 29 cm × 21 cm
出版日期:2005 年 09 月 01 日
定價:260元 / 優惠價:234
剩餘數量:3
適讀年齡:中年級


所有來看多多摩多醫生的動物都生了一樣的病。
牠們生的病是—「討厭人類」症。

為什麼動物們會得這種病呢?



  多多摩多醫生的候診室時常擠了滿滿的動物。所有來看多多摩多醫生的動物,都因為被人類欺負而生病,這種病叫做「討厭人類」症。所以,當生病的動物好了之後,就再也不想回到人類身邊了。

  多多摩多醫生想不通,為什麼鸚鵡不能自由自在發出嘎嘎聲、只是做一隻鸚鵡呢?為什麼有人會想要鸚鵡學會說「你好」呢?其實,鸚鵡的小舌頭本來就不是用來說話的,只是用來發出嘎嘎聲的。這樣的行為是很殘忍的。

  多多摩多醫生還說,生病的動物在接受治療的前面八個星期都非常難過,因為這時牠們常常會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不知道是要繼續聽人類的話,還是要照自己想的去做。所以,在這段最難過的期間,多多摩多醫生就會更關心這些生病的動物們。

  動物也和人一樣有生命,有喜、怒、哀、樂等情緒。牠們也像人一樣,喜歡生活在安全、自由自在的環境裡;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牠們想做的事、吃牠們自己想吃的東西、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如果我們對待動物也可以像愛自己一樣,那麼我們就可以和動物好好相處,甚至於和牠們做好朋友。和動物相處的過程中,我們也可以學習愛、關懷、責任和尊重。如果人和動物能快樂生活在一起,那麼這個世界也會變得更美好哦!

 

 

 

原文書名:Doddlmoddl

原出版語言:德文

 

 

 

【關於作者】
沃弗底特希.許努爾 Wolfdietrich Schnurre


  一九二○年出生於德國法蘭克福,知名文學作家。
  八歲時移居柏林,十九歲被迫入伍參加二次世界大戰直到二十五歲,戰後開始擔任「德國評論報」及當地報章雜誌的劇評人、影評人。三十歲起以自由作家身份從事文學創作。一九八九年去世。

  許努爾的創作風格多樣化,擅長運用超現實主義進行創作,作品常以動物為角色喻人,字裡行間充滿機智的幽默和尖銳的諷刺。創作範疇包括長短篇小說、詩歌、兒童文學、廣播劇和電視劇。曾任德國中央筆會成員、語言暨文學學術協會成員,一生獲獎無數,深受文學界、文化界的肯定。

【關於繪者】
艾葛貝特.賀福斯 Egbert Herfurth


  一九四四年生,大學時期專攻版畫和圖書藝術。
  一九七七年起成為一位自由創作藝術家,其中更有二十四本圖畫書創作,獲「最美麗的圖畫書」榮譽。
  在本書裡,繪者運用滑稽逗趣的筆觸,將這本與動物反抗人類有關的寓言故事,維妙維肖地畫了出來,為故事增添了生動妙趣。

 

 

【關於譯者】

李至宜

 

  生於台北,輔仁大學德國語文學研究所畢業。
  目前任職貿易公司國外業務,兼職翻譯。


 

人,不是萬物之靈……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carol  謝

 

  幾乎所有的孩子對動物都很有興趣,孩子也可以從對待動物的方式裡學到與人、與自然的對應。
  很多孩子從動物身上學到人生的第一課,這一課甚至影響一生深遠……

※                           ※                       ※                          ※

  上個月我到三峽一個螢火蟲復育園區參觀。那天,剛剛下過雨,地上滿是泥濘,明明這是崎嶇不平的山區,我卻時常看到不少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姐腳蹬高跟鞋、異常小心地邊尖叫邊跳著躲水窪。我不禁懷疑──難不成她們是以為要來逛螢火蟲精品店嗎?             
螢火蟲必須要在無光亮、無污染的自然環境中,才能生長。這些小姐們卻總是要求老闆阿伯點燈,因為「看不到路呀」、「吃飯會看不到菜呀」……

  當老闆阿伯很熱心的向大家介紹螢火蟲種類時,都市小姐們還會很天真而好學的問:
「這是螢火蟲的叫聲嗎?」螢火蟲的叫聲?喔──搞半天才弄懂,原來小姐們以為青蛙的叫聲是螢火蟲叫的──
  老闆阿伯有點不知該如何解釋──「嗯──這是青蛙的叫聲喔──」
 都市小姐臉不紅、氣不喘的又要求──「那可不可以把這個聲音關掉,好吵ㄋㄟ........」

  關掉?喔──原來她連真的青蛙叫聲都以為是放帶子來的……
對其他動物、對自然,一無所知。理所當然的,跟人的應對進退也一概不知準則在哪裡。
真教人無言以對哪!

※                         ※                      ※                        ※  

  有一年過舊曆年時,我們回南部娘家過年,大家商量著要去哪裡玩,妹妹提議去一個新遊樂場,聽說那裡的動物區有企鵝可看呢!荳芽跟她的小表姐一群孩子們一聽有企鵝,高興得直歡呼,吵著非去看不可。我有點懷疑──南台灣這麼熱的氣候,不適合企鵝生長吧……

  終於到了遊樂區,見了企鵝──
  我的天!那哪是企鵝?一隻隻瘦瘦乾乾的、像小雞挺直胸膛、走得顛顛倒倒的動物……

  我實在看不出來那是什麼?
園區的解說員說那是他們研發成功的變種企鵝,不再需要冰天雪地的生長環境,可以在南台灣的大太陽底下自在行走。
  我看到有些媽媽興高采烈的帶著孩子們對那些可憐的小傢伙品頭論足,有些孩子對著這些長得很奇怪的「不像企鵝的企鵝」哈哈大笑。這些小企鵝被毒太陽曬得幾乎都站不穩了。
  我無法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無法跟我的孩子一起面對這些被凌虐至此的小動物。只得匆匆離開。

  很多時候,我們的孩子在動物身上學到的,都是類似這樣的偏差對待。
  為了滿足人的好奇心、慾望,於是動物可以被研發、被改造、被觀賞、被訓練。孩子從小就覺得自己比這些小動物高一等,可以施予、可以掌控,更可以決定牠們的生死。最好的狀況不過就是「愛護」(高高在上的施予)小動物而已,從來很難產生「平等」、「尊重」的概念。
  自小從動物身上學來的這一課,長大了,用來對人,當然也沒什麼好奇怪了。於是,世界紛爭不斷……

※                           ※                           ※                              ※  

  上個星期我跟荳芽看到「動物星球」頻道在介紹美國一個西非保育園區裡的長頸鹿,節目裡強調的不是什麼新知概念,而是講兩位專業的保育專家怎麼照顧長頸鹿的生活……
 
  長頸鹿媽媽懷孕了,保育專家們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似的,日夜小心觀察長頸鹿媽媽的生理變化、做記錄、防患可能發生的危險。完全把長頸鹿媽媽當一個人一樣的孕婦看待……

  生產過程很辛苦、很驚險。長頸鹿媽媽必須全程站著生產,因為重達二千磅的體重一壓在小baby身上,可是會把小長頸鹿連骨頭都壓碎的。就在長頸鹿媽媽承受不住生產的艱辛、坐下來時,荳芽緊張得站了起來,一直喊:「長頸鹿媽媽加油!加油!快站起來!妳的小baby很危險……」

長頸鹿媽媽很吃力的站起來,小長頸鹿落地那一刻,荳芽跟電視裡的那兩位保育專家一樣,感動得眼眶都紅了……

  片子結束時,主持人說──如果我們肯走進動物的世界,認識動物,我們就會發現其實人很渺小。




  人,不是萬物之靈,不該霸佔這個世界……

  我相信六歲的荳芽從長頸鹿媽媽身上學到的感動,會讓她記憶到六十歲吧……

 

 

多多摩多醫生的候診室時常擠了滿滿的動物。
所有來看多多摩多醫生的動物都生了一樣的病。牠們生的病是……

 
                                「討厭人類」症。

多多摩多醫生每個星期都會用空運把一些生病的鸚鵡送回原始森林養病。
                                       
這些生病好了的鸚鵡們,都覺得多多摩多醫生說得對,牠們應該做一隻真正的鸚鵡。




「最重要的是,」多多摩多醫生說,「動物們要知道牠們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到小酒館吃飯時,多多摩多醫生會讓動物們自己點牠們喜歡吃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