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NG書區系列 > NG - 謊言小精靈(說謊與說實話有什麼不一樣?)~《家有生氣小恐龍》作者最新力作;~獲第52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榮獲行政院新聞局第28次推介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NG - 謊言小精靈(說謊與說實話有什麼不一樣?)~《家有生氣小恐龍》作者最新力作;~獲第52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榮獲行政院新聞局第28次推介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SARAH EN HAAR SPOOKJES
作者:提利.羅伯埃克特(Thierry Robberecht)
繪者:菲力浦.古森斯(Philippe Goossens)
譯者:孔繁璐(Fan-Lu Kung)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NG書區系列
書籍編號:LE022-NG
ISBN:978-986-7235-33-6
32頁 / 精裝 / 25.5 cm × 21.5 cm
出版日期:2006 年 12 月 07 日
定價:260元 / 優惠價:234
剩餘數量:7
適讀年齡:低年級

一個小小的謊言為什麼會生出討厭的小精靈
還有,當這些小精靈搞起鬼時
想要和自己喜歡的人說話,會變得多麼困難啊!

說謊與說實話有什麼不一樣呢 這個故事將引導孩子自己發現這兩者之間的差異

 


  小孩子總是被大人告誡不能說謊。但是,真的不可以說謊嗎?說了謊會發生什麼事嗎⋯⋯

  故事裡,媽媽讓莎拉玩她所有的珠寶首飾,不過只有外婆給媽媽的那條項鍊不可以。其實,莎拉已經偷戴了好幾次這條項鍊了。有一天,終於發生了不幸的事——項鍊掉在地上!珍珠滾得到處都是。莎拉很擔心,不曉得媽媽會對她說什麼嚴厲的話,或是怎麼處罰她,所以她決定不告訴媽媽這件事。

  從這時開始,莎拉變得悶悶不樂,更糟的是她一沒有說實話,嘴巴裡就會跳出一個搗蛋小精靈。小精靈愈來愈多了,而且只有莎拉才看得到。莎拉很害怕這些到處嚷嚷的小精靈會洩漏了她的祕密,每天總是提心吊膽的;還有,每次爸爸要擁抱她時,討厭的精靈就會擋在她和爸爸的中間;或是她要跟媽媽說話時,這些小精靈就會製造出一大堆噪音⋯⋯

  莎拉該怎麼做,才能把這些討厭的小精靈變不見呢?

  在我們的真實生活中,當我們也像故事中的莎拉一樣做錯事、不敢據實以告,是不是也會心裡覺得很不安呢?而那些討厭的小精靈就像是我們心中的那隻鬼,總是如影隨形地跟著自己到處跑,怎麼也甩不掉。平常孩子們總是被教導不可以說謊、不能做壞事,但或許他們更大的疑問會是為什麼不能說謊?說了謊會怎麼樣嗎?這本書最棒的是以不說教的方式、搭配可愛的插圖,帶領小讀者跟著莎拉一起經歷她內心的掙扎、難過,最後如釋重負,重新回復正常生活的過程,相信一定會深深打動小讀者的心,並想想自己說謊時的心情是怎麼樣子。還有,孩子們也許會了解到與其逃避,不如勇於面對錯誤,心裡反而會來得更舒坦!

  在故事的最後,莎拉說:「小精靈有時候還是會出現。我還是沒有辦法每次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媽媽和爸爸。但是我非常努力地不要讓太多小精靈擋在我和爸爸媽媽之間。因為我實在非常非常喜歡他們抱我時、那種溫暖的感覺。」其實,大人都知道完全不說謊有時的確是很難的,不妨也像故事中的爸爸媽媽一樣,給孩子多一點的包容和溫暖、一點點可以撒點小謊的空間,他們也會從中慢慢了解到說謊與說實話的界線在那裡,而這不也是我們必須學習的一門功課嗎?

 

 

原文書名:SARAH EN HAAR SPOOKJES

原出版語言:荷蘭文

【關於作者】
提利.羅伯埃克特(Thierry Robberecht)

 

  1960年出生於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
  提利.羅伯埃克特是比利時當地許多文藝競賽的獲獎常勝軍。他的創作範圍不限兒童繪本,也從事歌詞創作與漫畫創作。

 

 

【關於繪者】
菲力浦.古森斯(Philippe Goossens)

 

  1960年出生於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曾就讀於布魯塞爾的聖.盧卡斯專科學校,專攻漫畫創作。
  菲力浦.古森斯除了從事兒童繪本創作之外,也參與電視商業廣告與動畫的製作,是個多方位發展的藝術創作人。
  他與提利.羅伯埃克特曾共同創作多本童書,生動的畫風深受大人、小孩的喜愛。其中《家有生氣小恐龍》(中文版已由大穎文化出版)更曾獲選於2003年的「波隆那國際兒童書插畫大展」展出。

 

 

【關於譯者】
孔繁璐(Fan-Lu Kung)

 

  美國密西根大學藥物化學博士。曾任工業技術研究院研究員,現任教於台灣大學藥學系。
  喜愛閱讀及寫作。目前的繪本譯作有:《蛋蛋艾格想要飛》(大穎文化)、《我怕黑》(大穎文化)。

關於孩子說謊這件事⋯⋯

文 / 奧林&大穎文化 總編輯 Carol 謝

 

  三歲的小蝴蝶個性機伶靈巧、倔強好勝,才小小年紀,我這做媽的已經看出她是頭難馴的小野獸。這種小孩看來不乖巧、卻會很有趣。帶她長大的過程,得不時跟她鬥法。媽媽有時贏、有時慘敗,趣味就在這日日的「大鬥法」。
  有一天,蝴蝶拿著畫筆把沙發當畫布,亂畫一通。畫完走人。
  我把她拎在「罪證」前,指著沙發,問她:「這誰畫的?」
  蝴蝶氣定神閒地回我:「荳芽!」哇!說謊還這麼鎮定!
  荳芽姐姐已經忍不住跳起來。我對她使使眼色,請她稍安勿躁。看我跟蝴蝶鬥法⋯⋯
  我再給她一次機會,「蝴蝶,這是誰亂畫的?把沙發弄得髒兮兮!」
  「荳芽畫的!」她還是很篤定地繼續說謊。
  「好!那我來打荳芽。」
  蝴蝶不再那麼不當一回事了,臉色有點變了樣。我再問一次誰畫的,她小小聲地回我——荳芽!
  還是荳芽!還是繼續說謊!
  被誣賴的荳芽快氣瘋了。我對荳芽眨眨眼,故意裝出很兇的語氣,說:「荳芽過來!手伸出來!誰叫妳亂畫沙發!」
  荳芽配合著我演戲,乖乖把手伸到我面前,我舉起手作勢要打荳芽手心。蝴蝶一看、急了。哇的一聲哭出來,邊哭邊說:「媽媽不要打荳芽⋯⋯是我畫的啦⋯⋯」
  荳芽一看蝴蝶哭了,也不忍心地紅了眼眶。想來她剛剛被誣賴的氣也消了。
  我當然沒有打蝴蝶。等她哭完了,我們三個不管誰畫的、就是一起認命地拿布開始拼命擦沙發⋯⋯
  另外一天,荳芽的家教老師Annie跟我說了一件好玩的事⋯⋯
  那天放學回家後,荳芽問她說:「Teacher Annie,妳會不會寫媽媽的名字?」
  Annie還在奇怪她為什麼這樣問時,荳芽悄悄地拿出一張數學考卷——八十八分!
  原來荳芽意圖讓Annie代我簽名,不打算把那張考卷給我看。Annie對她曉以大義,說媽媽不會在意荳芽考幾分,只要把錯的地方學會就好了。
  後來,我看到那張考卷時,故意問荳芽:「妳會不會寫我的名字?」
  荳芽歪著頭看我,很疑惑。「不會呀!」
  「那要趕快練習寫我的名字,這樣下次再考不好就不必拜託Teacher Annie啦!」
  荳芽這下明白我在消譴她啦。「唉吆⋯⋯媽媽!」不好意思地怪叫起來⋯⋯
  看來Carol是個不太糾正小孩說謊的媽媽。正在看我的文章的你一定這樣想⋯⋯
  嗯!我得承認:我的確沒有教小孩「絕對不可以說謊」、「說謊就是壞小孩」。
  當然,我也不是鼓勵小孩多多說謊。我只是希望讓小孩有機會自己去體會說謊的心情。
  一個窮得只能買一個便當的媽媽把唯一的飯給孩子吃,自己明明餓昏了,卻還是對孩子說:「你吃吧!媽媽不餓。」這是謊言。媽媽卻說得心安理得。這種謊,令人感動。
  說好的謊言時,呼吸順暢,心情平靜,有時還會有暖暖的、溫馨的感覺。
  說不好的謊言時,時時擔心被揭發,一點風吹草動就被嚇得心驚膽跳、冷汗直冒。
  我告訴荳芽和蝴蝶:「妳要知道妳這個謊該不該說,看妳的心。心不安、跳很快,那妳最好趕緊補救,因為妳說了一個壞謊話⋯⋯」
  我自己偶爾也會說說「心不會不安的謊」,所以我無法要求我的孩子絕對不要說謊。我把我用來判斷這個謊該不該說的標準告訴她們,期望她們用自己的心去決定。
  我知道很多媽媽為孩子說謊而困擾、擔憂,也有很多媽媽是一直教孩子絕對不可以說謊。
  我也知道很多一直被教導著絕對不可以說謊的孩子因為說了一點謊,就擔心自己會變成大壞蛋、會讓媽媽傷心。
  「謊言」就像這世上所有事物一樣,也不是絕對的。我們的傳統教育教我們「謊話像一條嘔心的、醜陋的蟲」,寧願受罰也不要接近這隻蟲;我卻在另一個文化裡見識到「謊言也可能是一隻可愛的小精靈」,我們也有可能和它相安無事地面對。
  這個有趣的小精靈就出現在比利時的繪本《謊言小精靈》裡。
  我初看到這本書時,真的是忍不住歡呼!終於有人用一個有趣的、可愛的故事來討論小孩說謊這件事了。
  故事裡小女孩一說了謊,嘴裡就會飛出一隻小精靈,成天跟著她,提醒她做了不好的事,攪得她心慌意亂、玩也玩不成。更嚴重的是,小精靈會擋在她和爸爸媽媽中間,讓她無法感受到爸爸媽媽的擁抱和親吻⋯⋯
  最最吸引我的是結尾——
  小女孩說:「小精靈有時候還是會出現一兩隻。
  我還是沒有辦法每次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媽媽和爸爸。
  但是我非常努力地不要讓太多小精靈擋在我和爸爸媽媽之間。
  因為我實在非常非常喜歡爸爸媽媽抱我時、那種溫暖的感覺。」


  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永遠不說謊,只是有時候我們願意為了一個更重要的理念或一個我們更在意的人,克制說謊的壞念頭。
  孩子若是理解了這些,說不說謊,我覺得都不必太追究了。


喔⋯⋯糟了!
我把媽媽的項鍊弄斷了!
項鍊上的珍珠滾得滿地都是。
要是媽媽知道了,怎麼辦?


我匆匆忙忙把珍珠全部撿起來,
放到媽媽抽屜的最裡面,然後立刻離開房間。
也許媽媽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件事。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
無論怎麼樣我都不敢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媽媽發現我待在房間的角落,
好像有滿肚子心事的樣子。
她問我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有那麼一下子,
我差點兒就要把事情的經過統統告訴她了。
但是最後我還是不敢說出來。
「沒有啊,沒有啊,沒有什麼事啊!」
我的話才剛剛說完,一隻小精靈從我的嘴巴裡跳出來。



這個小精靈繞著屋子飛來飛去,
邊飛邊唱:「我弄壞了妳的項鍊!妳的項鍊斷了!」
「噓!媽媽會聽到的!」我對小精靈說。
其實我根本不需要這麼說,
因為只有我能看到、聽到這個小精靈。



晚上,爸爸把我抱在懷裡。
每天晚上他都會這麼做。
但是,有一個小精靈擋在我們中間,
我跟爸爸怎麼有辦法抱在一起呢?
這時候爸爸的手臂好像變得比平常短很多。
我也沒辦法感覺到爸爸在親我的臉。
爸爸說:「小寶貝,妳的心思飛到哪裡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