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我想想系列 > 人類讓我們從地球上消失了(學會尊重大自然,守護生物多樣性)
人類讓我們從地球上消失了(學會尊重大自然,守護生物多樣性)
¿QUIÉN FALTA?
作者:亞莉安娜.帕皮尼(Arianna Papini)
繪者:
譯者:陳怡婷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我想想系列
書籍編號:TK025
ISBN:978-986-95246-4-3
48頁 / 精裝 / 22 cm × 22 cm
出版日期:2018 年 04 月 10 日
定價:290元 / 優惠價:229
適讀年齡:低年級~高年級

觸動人心的動物悲歌
讓大人、小孩一起重視物種滅絕問題

 


「……在20世紀的70年代,我被宣布滅絕。」這句話來自一匹絕種的斑驢。


「……他們在喀麥隆的北部結束了對我們的獵殺。這一年是2006年,我們從地球上永遠消失。……」則來自一匹絕種的西部黑犀牛。


還有更多更多在地球上不復見的動物們,娓娓道來自己的生命故事,傾訴身為滅絕物種的美麗與哀愁。


有「最美啄木鳥」之稱的象牙喙啄木鳥、沙漠中生存的魚類秀麗鱂、精瘦絕美的爪哇虎、平塔島象龜「孤獨喬治」……接連成為從人類手中失落的珍貴生命。


牠們曾安居在大地、天空或海中的某處角落,卻因為人類,使牠們的命運急轉直下。


牠們因為漂亮的外表成為獵人瞄準的目標;或棲息地遭開墾破壞,再也回不了家園;食物更受到人類的霸佔,而無法填飽肚子。


亞莉安娜‧帕皮尼情感豐沛的文字與筆觸,讓動物採第一人稱獨白,述說自己的相貌、棲息地到滅絕的過程,就像與每位讀者面對面談心。這二十幅動物的肖像畫,眼神沉靜而靈動,彷彿能從中窺見牠們的姿態與性情。


透過本書讓孩子一起思考人類的貪婪與環境破壞,已對其他動物的處境,產生許多重大而不可逆的影響。

 

★2015義大利In Vitro選書
★2016義大利Cento插畫獎決選
★2016義大利環境聯盟得獎作品

 

原文書名:¿QUIÉN FALTA?

原出版語言:西班牙文
 

【關於作者】
亞莉安娜.帕皮尼(Arianna Papini)

 

1965年出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大學時期學習藝術與建築。1988年開始在Fatatrac出版社工作。她曾任教於佛羅倫斯大學的建築學院,研究遊戲書的設計。她也曾參加佛羅倫斯藝術學院(Liceo Artístico de Florencia)、米蘭插畫家協會(la Asociación de Ilustradores de Milán)以及其他文化領域相關的課程。她是一位專業的作家、插畫家和畫家,在許多學校和圖書館舉辦過藝術工作坊和鼓勵兒童閱讀的活動。在義大利已有超過40本的出版創作。曾獲得安徒生兒童文學獎、棕櫚獎、國家圖書獎(環境類)等獎項。

 

 

【關於譯者】
陳怡婷(Marisol Chen)

 

文藻外語大學西班牙語文系畢業,長期擔任雜誌、網站、書籍、電影字幕等西文翻譯,譯有《點亮一盞燈》《三隻小刺蝟闖禍了》《還好有膽小的你》等書。
 

斑驢
(學名:Equus quagga quagga


人類因為我的長相將我取名叫斑驢。
人類本來以為我是斑馬家族的成員,後來他們發現了我和斑馬的某種差異,才分辨出我們不是一家人。
我的身體前半部分有跟斑馬一樣的條紋,這些條紋從嘴巴開始,一直延伸到我的背部。不過我的腿的顏色清澈乾淨,可以明顯看出我跟斑馬不同。

在20世紀的70年代,我被宣布滅絕。

我喜歡在風中奔馳,但現在我已經無法再這麼做了。
我的家鄉在非洲,也在那裡生活。
但現在人類卻在非洲試圖將馬和斑馬混種,想讓我們斑驢重生,
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什麼人類先前不預防我滅絕,
而是要用這種不可能成功的方式讓我重生?

 

 

象牙喙啄木鳥
(學名:Campephilus principalis


人類說我是最漂亮的啄木鳥,
也是體型較大的啄木鳥之一,只有帝啄木鳥的體型比我大。
我的嘴喙對印地安人而言相當珍貴,他們也用我的羽毛裝飾在頭上。
我居住在美國樹林裡,在那裡啄取在樹幹和藤本植物內的昆蟲幼蟲作為食物。
某些幼蟲的味道真的相當美味且營養!

專家們抵達美國樹林之後,捕捉了我,還把我帶到動物園展示。
20世紀20年代,白人將美國樹林夷為平地,在原本廣闊的樹林區種植玉米。現在,人類一面繼續破壞地球,一面覺得懊悔又害怕,試圖尋找方法來防止溫室效應。
我無法理解人類這樣無意義的行為:
他們破壞我生活的地區使我無法生存,現在又想辦法要讓我重生。

 

 

秀麗鱂
(學名:Cyprinodon nevadensis calidae)

 

我們曾經棲息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炎熱的莫哈韋沙漠,
在沙漠中出現魚是很困難的事,或只是海市蜃樓產生的幻影,
但我們是真真實實的存在過。
我們的生存主要依賴於水的溫度和清潔度。當莫哈韋沙漠開鑿渠道時,我們的生命開始走向終點。
之後帳篷和露營車的進駐、蓋了游泳池、酒吧、餐廳、旅館以及計程車的出現,
汙染了更多水源,對我們是致命的一擊。

我們滅絕了,且沒有人知道。可能要等到地球可用的空間變小了,人類到外太空搭帳篷度假時才會覺察到原來還有我們存在過。但是,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只是回憶而已。
 

 

爪哇虎
(學名:Panthera tigris sondaica)

 

我曾經在印度尼西亞的爪哇島過著安逸的生活,因為我從不缺乏食物和愛情。
我在同物種的動物之中,體型算是最小的,
但人類說我精瘦且漂亮的外表比其他任何虎類更具吸引力。

某天,人類為了要種植柚木樹和橡膠樹而開始砍伐森林。
漸漸地,我能捕捉到的獵物逐漸減少,最後完全捕捉不到獵物。
那些被人類佔領統治的土地,因為戰爭和流行病而完全被破壞。
我只好被迫冒險接近人類的農場尋找食物,卻在那裡被毒死。
我和我的同伴滅絕了,因為人類似乎不知道多樣性是一種財富,生物多樣性更是大自然界中最大的財富。

現在仍然有很多動物的物種為了生存而奮鬥著。
我的滅絕已經是事實,但我很驕傲我曾經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