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書系介紹 > 玩生活系列 > 背石頭的人(別人施加的負面壓力,我們可以有選擇不承受)
背石頭的人(別人施加的負面壓力,我們可以有選擇不承受)
A Cidade dos Carregadores de Pedras
作者:珊卓.布朗寇(Sandra Branco)
繪者:艾爾瑪(Elma)
譯者:謝靜雯
叢書系列:大穎專區玩生活系列
書籍編號:PL076
ISBN:978-986-94774-9-9
40頁 / 精裝 / 28 cm ×21 cm
出版日期:2017 年 11 月 10 日
定價:290元 / 優惠價:232
適讀年齡:學齡前~高年級

任何負面情緒、他人給的壓力,有時難以避免承受

但是我們永遠有選擇,放下它或繼續忍受

 

 

  負石者城的居民,代代相傳每個人打從出生,就該背著石頭。大人們餽贈石頭給出生的小嬰兒,長大後走在路上,也會不時收到別人給的石塊。小孩在整個成長過程中,因為看見鎮上街坊鄰居,人人都若無其事地扛著石頭走來走去,也就漸漸習以為常了。小男孩彼得開始也是如此,直到遇見一位有著美麗杏眼的女孩,她在城中輕快地奔跑著,身上沒有一顆石子。女孩的出現,讓彼得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需要背著石頭?問了爸爸媽媽,他們卻說不上來,最後,經由老智者的透露,才找到解答。原來,雖然無法阻止別人給你石頭,但是,我們卻有選擇,是否要將它們扛在自己身上。

 

  日常生活中,擔憂、壓力、內疚、他人的要求等等都可能是石頭,讓我們的心變得沉重又遲鈍,逐漸麻痺,到最後不加思索地將所有負面情緒照單全收。這本書除了讓我們意識到身上的石頭,看看我們的腦袋、肩膀、心、雙腳,是否受石頭重壓而疲乏變形,更讓我們思考適時放開石頭,恢復起心的彈性。

 

  放掉第一顆小石頭,總是最難的,但一旦放掉,就能感受到如釋重負的輕鬆,整個人輕盈起來了。像在提醒我們該清理心靈的房間,如同書中碎石場的功能,大石頭可以震碎成小石礫,長久累積的負荷,需要透過一點一點地釋放,將石頭慢慢掃除。

  經過責罵、生氣、難過、憂鬱之後,要懂得尋找自己的碎石場,可能是一段放空、一次哭泣、一場談話或一趟旅行,將壓力逐步挪移掉。透過背負石頭的比喻,孩子能體會其中的涵義,相信大人也會有所感觸。

 

《奶奶,風要怎麼畫?》繪者,擅於運用畫筆描繪出無形的情緒與感受!

★承受累積的壓力如何釋放?本書背著石頭的寓意耐人尋味

 

 

原文書名:A Cidade dos Carregadores de Pedras

原出版語言:葡萄牙文

【作者介紹】

珊卓.布朗寇(Sandra Branco

 

  除了替兒童跟少年寫書之外,也是大學教授,專研教育、藝術與文化史。她對兩件事懷有無比熱情:替兒童寫書(因為她相信透過這種愉快的方式,或許可以通向兒童的宇宙),以及教導成人(透過這種愉快的方式,可以拯救每個成人內在的孩童)。如果有任何讀者──孩童或成人,不管身上是否扛著石頭──想跟她聯絡,歡迎寫信到:sandrinhabranco@gmail.com

 

 

【繪者介紹】

艾爾瑪(Elma

 

  出生於巴西東北的內陸地帶,那裡非常乾燥、岩石遍佈。她以前在當地,常常蒐集大小顏色不同的石頭,用石頭編遊戲,把它們當成角色的臉,上演一齣「石頭劇場」。不過那是以前的事了,現在,石頭則出現在她的人生道路上,石頭有大有小、有淺有深、有美麗有醜陋,但她不會把它們帶在身邊,只是靜靜觀察。

  替本書畫插畫時,艾爾瑪一開始先畫了幾張小臉,拿給孩子們看,讓他們瞧瞧她的童年片段。接著靈感紛湧而至,想像力開始將故事跟珊卓‧布朗寇的角色賦予色彩與形狀。艾爾瑪在大穎出版過的作品有《奶奶,風要怎麼畫?》。

 

 

【譯者介紹】

謝靜雯(Mia C. Hsieh

 

  荷蘭葛洛寧恩大學英語語言與文化碩士,主修文學,熱愛兒少書,在大穎的繪本譯作有《我不敢說,我怕被罵》、《如果有一天 我們都沒有東西吃》、《男生女生可以一起玩》等多冊。http://miataiwan0815.blogspot.tw/

這是彼得的故事。

經過大人的教導,彼得從小就相信,每個人一輩子都應該背著石頭。

他相信,人只要一出生,就有這種義務。

 

 

寶寶一出生,收到的禮物不是衣服,也不是玩具,

而是一個小小的袋子,裡面裝有芳香撲鼻的彩色石頭。

小孩在成長過程,會呵護著自己袋子裡的石頭。

噢,絕對沒人敢把石頭從孩子身邊拿走!

石頭就像小被子或奶嘴,不管拿什麼東西交換,孩子都不肯放手。

孩子逐漸離不開那些石頭,長得愈大就愈堅定的相信,自己必須永遠帶著石頭。

等到熟悉自己的城鎮跟鄰居之後,更會深信不疑,那些石頭重要無比。

畢竟,每個人都背著它們走來走去。

 

 

就像彼得。

當彼得長大認識了自己的城鎮,就發現麵包師傅扛著石頭走來走去,背上的石頭比烤出來的麵包還大。

不論他什麼時候溜出門去看電影,也總會收到一顆戲院經理送的白石頭。

彼得覺得在城裡走走逛逛很有樂趣,他喜歡觀察路人跟他們的石頭。

 

有一天,彼得看到一位美麗、眼睛又大又圓的女生,在城裡跑來跑去,背上沒有任何一顆石頭。

彼得感到好奇的自言自語:「真是奇怪。」

當彼得想要接近她時,女孩剛好走開,也沒有提到她的石頭在哪裡。

幾年後,彼得知道女孩已經長大,成了鎮上的鎮長。

 

 

爸爸告訴彼得,他的父親──也就是彼得的爺爺──甚至有隻專門幫忙背石頭的驢子。

但是,彼得的爺爺沒有提過奶奶的石頭。

傳說,彼得的奶奶是一位正直的女士,身上幾乎沒有一顆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