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繁體簡体版
2017.08.23(三)

 


荳芽.不上安親班
點滴袋上的畫:血癌病童鄭韻婷與鄭媽媽的故事∼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
學齡前教育--蝴蝶.走走看看:關於孩子的生活、教育與學習
8個孩子一定要有的未來能力
不必大吼大叫也能教好孩子
  ... more



... more

 

 

首頁 > 叢林講座

關於本書作者簡介目錄書摘


叢林講座
作者:波里斯•萬•史莫柴克 Boris von Smercek
譯者:王豪傑
叢書系列: 奧林【優質觀點】
ISBN:957-0391-50-2
208 頁/ 平裝 / 21 cm × 14.8 cm
出版日期:2004 年 12 月 20 日
定價:230 元 /優惠價: 207 

 

原文書名:Das Dschungel-Seminar -- Eine Business-Fabel;原出版語言:德語。

一座叢林、一條河流、一具木筏、七隻動物……組成一個戶外講座
一場碰觸心靈的、自我的、潛能的、成長的冒險


本書為德語管理書,自我激勵、人生管理題材。

你常聽到周圍有人去上課、參加講座嗎?
這些課程名稱五花八門──心靈探索、心靈成長、人性探索、潛能開發、溝通訓練……
課程的主題也不外乎是──認識深層自我、激勵自我潛能、珍視身邊人事物……

感覺上,這些講座裡帶領大家認識的觀點,說穿了,也不是什麼新點子。不過是些大家都知道的人生基本道理,只是我們常常因為生活壓力而與這些道理漸行漸遠……
舉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我們都知道「人生只有一次、不能重來」的道理,但實際上又有多少人是把人生每寸光陰都當成寶在運用呢?

可是每天每月的柴米油鹽帳單貸款就是這麼無情地壓上身來,逼得我們根本沒空靜下身心來好好「複習、思考」這些早已熟知的人生道理,也因此許許多多「回歸自我」主題的講座,才會在這幾年裡蓬勃地發展起來……

如果你對這些課程隱隱感到動心、但又苦於上課費用要價昂貴、所費不貲,那麼就來上上這堂紙上「叢林講座」吧!包括心靈的、自我的、潛能的、探索的、溝通的碰觸指涉,通通在這本小書裡啦!

本書主人翁是一隻小螞蟻安東,身為隧道工人的他,對這份工作向來沒有太大期待,他總是日復一日追趕工作進度,然後精疲力竭回到家……偶然機會下,安東被派去參加一場為期七天的「叢林講座」,百般不情願的他一路上將歷經哪些冒險呢?他將從烏龜、母豹、猴子、大象、老鷹和貓頭鷹其他人身上,看見、聽見或學到什麼事情呢?就讓我們跟著螞蟻安東,一起來場心靈冒險吧!

本書以「叢林」比喻未知的人生,以「講座」揭櫫人生重要價值,提醒你、搖醒你、刺激你、鼓勵你去思考、去沉澱,進而去行動……


【延伸閱讀】
  ♁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優質觀點系列
  ♁  尋找快樂的紅蘋果優質觀點系列
  ♁  做你愛做,而不是你該做的工作成功生涯系列

 

 


關於作者

波里斯•萬•史莫柴克  Boris von Smercek
一九六八年生,原本打算成?一名電影導演,最後卻主修經濟學系、投身商業管理領域。之後,史莫柴克成?一家銀行的專案經理,並自一九九二年開始進行人員潛能培訓工作,舉辦過無數舉辦講座和研討會。自二○○一年起,成為自由作家,並擔任訓練講師,為許多企業進行人員培訓。
想更了解史莫柴克的講座內容與著作,歡迎連結至:www.borisvonsmercek.de


關於譯者

王豪傑
一九七八年生。就讀於文化大學德國語文學研究所,目前為德國專業美容世界雜誌社之德文編輯。
譯有:《孩子的冬天》、《艾力亞斯與蛋奶奶》、《邁爾太太,放輕鬆》、《你還愛我嗎?》﹙以上皆由奧林 / 大穎文化出版﹚。

 

 


歡迎蒞臨紙上人生講座!


文 / 波里斯•萬•史莫柴克

多年來,我一直都擔任潛能激發課程指導員和講師的工作,至今仍樂此不疲﹙但我必須承認每次課程走到尾聲、要跟大夥道別時,對我來說,可是一點都不容易﹚。我總覺得自己擔負著很重大的使命,我不禁會想──這一次又將發生什麼有趣且令人感動的事呢?我又該在何時沉著冷靜地宣布某些決定呢?這一切的一切,都不像表面看來那麼簡單。

當然,要完成這樣一本有關「講座」主題的書,也不是那麼容易。嘗試寫過書的人都知道,要在短期內寫完一本書是一件多麼難的事情──外務干擾不斷,好不容易端坐在電腦前了,靈感卻又短缺。總的來說,我把「寫作」當成一份工作,而這工作正是我的興趣。現在的我已經不像從前那麼頻繁地舉辦講座了,不過偶爾還是會辦,畢竟有時還是得離開孤獨的電腦桌、走入人群,才不至於像個與世隔絕的怪人。

我在這本書裡,融入了過去指導講座的親身經驗。或許有些地方寫得有點誇張,不過當你往下展讀,會發現裡面每個人物角色,都令你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他們很可能就像你生活周遭的某些人。

這本書的中心議題是「成功」。想成功,基本先決條件就是──認識自己的優點,除此之外,還有學習的意願。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才能有意識地持續成長、拓展自己的優點,然後截長補短。我在書裡提到的幾個準則,不僅針對個人工作生涯,就連私人生活也同樣適用,這些帶領大家走向成功的智慧,是全面受用的。其實,這些準則說穿了也不是什麼新點子,不過就是些大家都知道的普通道理,因此,或許有些人接著想問:「那這本書到底好在哪裡?」

我的回答是--雖然這些準則不是什麼驚人的大發現,都只是生活中的基本道理,不過,我們卻常常因為生活壓力而忽略了這些道理,可不是嗎?舉一個最好的例子,我們都知道「人生只有一次、不能重來」的道理,但實際上,又有多少人是把人生每一寸光陰都當成寶在運用呢?

因此,希望《叢林講座》這本小書能幫助你開啟成功的大視野,提醒你、搖醒你、刺激你、鼓勵你去思考那些被大家理所當然遺忘了的重要準則。接下來,誠心地邀請你,和書中主人翁螞蟻安東一塊兒邁向「叢林講座」,如此一來,你就有機會發現……嗯,我想最好還是由你親自來發現吧!

 

 


推薦序:人生處處是「講座」…… 
自序:歡迎蒞臨紙上人生講座!
 


第一天:邁向未知的叢林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事物都在河流裡!不管情不情願,我們早已置身生命的河流裡。無論是要中途靠岸或繼續前進,決定權操之在我。 


第二天:學習猴子的創造力
 
假如撞上了人生的沙洲、擱淺了,要有創意去嘗試新事物,即使所有人都反對,也還是要試試看。別怕犯錯,而是要從錯誤中學習,要像猴子那樣,有創造和實踐點子的勇氣。

第三天:學習烏龜的善於計畫

如果前方有已知的困難在等你,要儘可能蒐集資訊、分析資訊、找出可能的解決方法,然後從中選出最好的加以執行,並時時檢視計畫的成效如何。要像烏龜那樣,深謀遠慮地訂定計畫。

第四天:學習母豹的知所變通 

如果發生了無法預知的意外事件,得迅速做出決定、並採取行動才行。要像母豹那樣,懂得變通。

第五天:學習大象的自信和堅持力 

如果在生命中遇到險阻與障礙,別太快放棄。雖然人生充滿了不可知的危險,但要跟大象一樣,用自信和堅持力面對生活。

第六天:學習老鷹的目標明確 

即使前方有許多困難阻礙在等我、在混淆我,也絕不能失去自己心中的目標,要時時提醒自己人生目標何在。要像老鷹那樣,緊緊鎖定自己的人生目標!

第七天:學習螞蟻的自我發展決心 

一定要隨時睜大眼睛向其他人學習,要像螞蟻那樣虛心學習,勇於追求自我發展。

 

 


第一天:邁向未知的叢林

跟往常一樣,今天就像每一天的早晨,太陽從地平線那端升起,陽光驅散覆蓋著非洲草原的薄薄晨霧。隨著日影的移動,樹影逐漸縮小,整個原野的溫度像蒸烤箱似地逐漸升高。鳥兒在枝頭上啾啾鳴叫,羚羊和角馬低頭吃著枯草,長頸鹿伸出長長的脖子仰天長望。對大部分動物來說,這不過是日復一日的尋常早晨。

但對螞蟻安東而言,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跟其他螞蟻一樣,安東過著很一般的上班族生活──認真工作、勤勉不懈、一年到頭忙不停……多麼規律的生活啊!安東覺得這樣並沒什麼不好。安東和他的另一半住在離蟻丘不遠的小小穴壁裡,穴壁雖然不是什麼太舒適的豪宅,但他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安東因為工作忙碌,向來很少待在家,對這一點,他的老婆常常覺得很無奈,因為她希望跟愛人有更多時間相處。但是安東又能改變什麼呢?身為螞蟻、身為一名上班族,現實生活本無奈!

安東的工作是挖掘隧道。他對工作並沒有什麼過分奢求與企圖心,他覺得能這樣到處走走,已經算多采多姿了。他認為自己從事的工作很有意義,如果沒有四通八達的隧道,就沒辦法與各個井穴交織成廣大的生活網絡,如此一來,蟻丘便發揮不了任何作用。作為一個隧道工人,讓井穴之間暢行無阻是安東最重要的使命,完成這個使命,他也才能賺取足夠榖糧來養活自己和艾美莉。

是的,整體而言,螞蟻安東對自己、對目前的生活感到相當滿意。

但今天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儘管走在熱燙燙的草原沙土上,安東還是感到腳底在發冷,雖然他比別人多了好幾隻腳,還是擋不住從腳底直上心頭的寒意。以往這個時候,他通常跟老婆早就愜意舒適地用完早餐去上班了,一直要到晚上才又規律地下班回家。但是,今天此時,他卻正邁向一個未知的命運。

背包重重地壓在安東的背上。包包裡都是老婆幫他打包好的旅行榖糧,他一早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但他一點也不覺得餓。

今天早上,老婆艾美莉和他道別時還祝他玩得開心點,安東也故作輕鬆鎮定地回答:「謝謝,我一定會的。」「怎麼可能呢!」其實,這才是他心裡真正的想法。

安東望著天空,拭去額頭上的汗珠。汗水是冷的,就跟他腳底冒的陣陣冷汗一樣。他不知道前頭有什麼事情在等他,這種不確定感讓他很緊張。要來的前幾天,他還很焦慮地在螞蟻通道裡亂竄,同事甚至還揶揄地問他:「該不會是在為螞蟻奧運會做賽前訓練吧!」

「哼,他們笑得可輕鬆了!他們根本就不需要離開工地,去那裡……」安東頓了一下,「嗯,到底是要去哪裡、去做什麼呢?」

安東真的不知道。他的主管,也就是挖隧道的工頭,他什麼都沒透露。他主管只說:「我們部門一定得派出一個人參加這個講座,安東,我想就派你去參加好了。」

「講座,什麼鬼東西嘛!」安東忍不住在心裡咒罵起來。

連主管也祝他玩得開心點,還擺出一副萬中選一選到安東,讓他放大假、去上課的施恩表情。其實,安東不相信主管不知道他這個月還有多少隧道得挖、準時完工有多重要。他實在不敢相信這場講座竟然會長達一個禮拜,這七天,沒有人會幫他挖隧道,每個同事自己的工作都已經夠多了,根本沒人願意幫他代班,等到他下禮拜回去,一定又積了更多工作。他究竟該怎麼擺平這一切呢?安東想,「早知如此,當初主管要派我參加講座時,就應該跟他說不要。真不知道主管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他難道不知道我手上有一堆進度要趕嗎?」安東對工頭主管的任務派遣決定,實在無法心悅誠服。

安東又想,「是不是主管想藉著這種方式,讓我明白他對我的工作表現並不滿意呢?是我挖隧道的速度太慢、太不精確,或是太拖泥帶水嗎?」安東實在不敢再往下想了。此時此刻,他的腳變得更冰冷了……

安東試著不再用負面思考去想這些煩人的事。他一直認為主管對他的工作表現應該是很滿意、很激賞的。或許,他不像有些唸完大學建築系的同事一樣,直接被派去蟻后寢室擔任主管;但是,他也不像有些好吃懶做的同事一樣,早上睡到自然醒,只是為了混口飯吃、過一天算一天──有工作的時候才會出現,沒什麼事的時候,又偷懶回去睡大頭覺。

「我可是一個認真、正直又可靠的隧道工人。」安東自己是這麼認為的。「不過,有沒有可能是我自己搞錯了呢?搞不好主管根本不這麼想?」

除了這些心中的隱憂,還有更大的恐懼困擾著安東。雖然他從來沒參加過講座,但參加過的同事都告訴他感覺很糟,而且,他們口中的講座進行流程,也都大同小異。照道理,安東事先探聽了講座的情形,應該會比較安心、有心理準備才對。其實不然,因為安東從別人那兒得知,講座中除了有講師上課、進行團隊合作等內容外,還有角色扮演和口頭發表在等他──這些都是他最害怕的!這下子,他的腳可真的要發冷、結成冰了。

安東現在最迫切希望的是,老天爺能大發慈悲地讓他安然度過接下來這幾天。安東於是再次仰望蒼天。

一望天空,安東從太陽移動的方位知道──他遲到了。一路上的百慮交侵讓安東忘了時間,他趕緊加快腳步,這樣做通常能讓他紓解壓力,而且,他也不想遲到、不想等到講座開始了才到達。他不想遲到是有原因的:第一,他覺得這樣會很尷尬,到時候每個人都會把焦點擺在他身上;第二,最重要的是,他並不希望自己被講師注意到。一個人如果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就很容易會被「點名」,被要求回答各種問題。「無論如何,我一定得避免這種事發生才行。所以我寧可早點到,也不要遲到。」安東愈想愈擔心,趕緊揹好背包、振作精神、準備趕路。

接下來的半小時,他拖著匆忙的步伐,橫跨酷熱草原,進入原始森林。接著,周遭的景色開始起變化,安東腳下原本踩的是沙地,現在竟變成柔軟濕潤的泥土;四周原本長滿枯草,現在卻變成了蔥鬱茂盛的灌木、蕨類;就連樹木看起來也都不一樣了,原本乾癟捲曲,現在卻長滿茂密的葉子,密密實實遮蔽了高掛天空的烈日。換作是平常,這樣的景緻一定會讓安東覺得很涼爽快活。不過,今天他是沒什麼心情了。

在林中路徑的引領下,安東繼續往森林深處前進。他愈深入,愈感到毛骨悚然。安東不只一次擔心自己是不是迷路了,但就在他真的以為自己迷路時,終於到達目的地了。安東因為趕路趕到全身癱軟無力,不過總算及時趕上了,他竟然還是第一個到的,講師還不見人影呢。「我現在要做什麼呢?」安東自言自語,「最起碼,我可以好好看一看這裡的環境吧。」

他仔細觀察四周後的結論是──如果講座真是在這裡舉行,那氣氛倒是很不錯。這個林間空地跟森林其他地方比較起來,真是明亮怡人多了。有好幾個矮樹墩座椅呈馬蹄形狀圍繞著一個像是講台的寬大樹墩。安東也發現,附近不遠處有一座河岸,他當然不敢到那兒去,因為螞蟻是最怕水的,他得盡可能避開。安東從沒離開過他熟悉了一輩子的螞蟻穴和螞蟻通道,也就是,他從沒離開過他的螞蟻同類。

安東也從來沒反駁過他的主管。如果他真的有這個膽的話,今天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了。他選擇不和隧道工頭針鋒相對,屈服於自己的命運。不過,安東現在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他看看這環境,覺得在林間空地參加這場講座的感覺也還不錯。唯獨讓他覺得很糟糕的是,那些姍姍來遲的其他學員--

首先來的是一頭大象,他是一頭巨無霸。據安東所知,大象普遍都很怕螞蟻爬進他們的象鼻,因為這樣會害他們打噴嚏。但不知眼前這頭大象是不是也怕螞蟻?在安東看來,大象的體型實在太龐大了,龐大到讓人覺得他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死穴。安東心想,「哎呀,反正我不希望自己是唯一一個對講座感到慌張恐懼的人就是了!」

為了不讓自己看來太慌張失措,安東趕緊轉移注意力﹙順便想試探大象是不是有那麼一丁點兒怕他﹚,他試著跟大象攀談、問候他。

「謝謝關心。」大象回答,聲音聽起來有點悶悶不樂。「我好得很,那你呢?」

「我也好得很。」安東撒了謊,這下他確定大象一點都不怕他了。安東覺得這隻巨無霸根本什麼都不怕嘛!如果他連螞蟻也不怕,那究竟還有什麼東西會讓他感到害怕呢?

此時,安東注意到矮樹叢裡發出的簌簌聲,他慌張地往樹叢望去,什麼也沒看到。過了一下子,他又再度聽見簌簌聲。安東根本還來不及看出什麼端倪,大象就低聲說:「動作會這麼慢的,除了他還會有誰……」

樹叢裡傳來的沙啞聲打斷了大象:「閉嘴,你這頭死大象,等你活到我這把年紀的時候,看你說話還會不會這麼放肆!」

過了幾分鐘,才見一隻烏龜緩緩自矮樹叢走出來。他是一個高齡一百八十歲、看起來很堅忍不拔的老頭子,嗯,說得更精確一點,他是一個背上駝著硬龜殼的老頭子。老烏龜兩星期前就出發了,他說如果不是有隻犀牛背他走了一段路,這趟路可能還要拖上更久呢!安東問烏龜,該怎麼稱呼他,烏龜說因為自己年紀實在太大、記性壞,想不起來自己叫什麼了──早在二十年前或三十年前,老烏龜就把自己的名字給忘了。從那時起,人人都稱他為「龜先生」。

看起來跟龜先生處得不太好的大象,拼命張望四周,想找點東西吃──因為他已經超過一小時沒吃東西了。大象強調自己從來沒「餓」這麼久過,這對他來說,可是一項新紀錄。他慢慢走到一旁吃水果去。

在大象大快朵頤的同時,螞蟻安東開始和龜先生聊起天來。

「你很期待這次的講座嗎?」安東問。

「期待?」這位駝著龜殼的老爺爺沒好氣地回答,「有什麼好期待的?為了參加這個講座,我放著一堆工作沒做。我簡直不敢想像,等我回去時,情況會有多混亂。」

老烏龜看起來心情很惡劣。安東很能理解龜先生的心情,他和龜先生一樣,都很排斥這七天的講座。「龜先生搞不好比較清楚講座到底是要幹什麼呢!」正當安東想問問烏龜的時候,猴子出現了。

「唷,瞧瞧已經到的都是些什麼人?」猴子譏諷地說,「這兩個傢伙看起來一副要參加喪禮的樣子。你們是怎麼了?你們那張死魚臉,我看連野獸都會被嚇跑。」

老烏龜發出不悅的咕咕聲。

「唷,敢情你身上有哪裡不舒服是吧?」猴子接著又說,「還是因為你又得再參加一次講座,才渾身不對勁,是吧?」安東心想,原來這兩人早就認識了。

老烏龜再次發出不悅的悶聲,但卻無損猴子的好心情。「這個小矮子又是誰啊?」他彎下身來,仔細打量安東。「瞧瞧他這副跟你一模一樣的撲克臉,他該不會是你兒子吧,龜先生?」話一說完,猴子立刻放聲尖笑。這一刻開始,安東明白,猴子真是個渾球!

龜先生低聲對安東說,「猴子這傢伙實在坐不住,連一分鐘都沒辦法好好坐著不動。他以為自己會用湯匙吃東西就很了不起,玩笑開個沒完,老愛損人。你見識到他那張嘴有多厲害了吧,你最好別聽他那些鬼扯的話。」這時候猴子已經跑去跟大象打招呼了。

安東聽了老烏龜的話之後,想仔細瞧瞧這隻講話不中聽、卻又愛亂開玩笑的猴子。他轉過身想看個清楚,卻瞧見一個鑲滿利刃的大黑洞,他頓時被嚇了好大一跳。直到這個洞閉了起來,安東才看出這是一張囓齒動物的嘴巴。原來是隻母豹。

「妳就不能換個方向打呵欠嗎,母豹?」龜先生責罵著,「妳差點嚇死這個小傢伙了。」

剛剛才被猴子損說是「小矮子」的安東,真是被嚇壞了,這會兒他連被叫成是「小傢伙」,氣都不敢吭一聲。安東發現自己全身都在顫抖。

「喔,真是抱歉哪!」母豹說得有點漫不經心,這口吻聽起來一點都不像真的感到「抱歉」,但她還是繼續說,「我不是故意要嚇你的,小朋友。因為從我住的地方到這裡也不過十公里遠,所以我十分鐘前才起床,現在還有點愛睏……」母豹又打了一次呵欠,伸長了身子,猛力一躍,跳上樹墩。

「十分鐘跑十公里?」龜先生自言自語地懷疑著,「真是吹牛大王!」

「她顯然是一步千里。」逐漸從驚嚇中恢復過來的安東說。

「她如果早點起床,就不會趕路趕得這麼精疲力盡了,不是嗎?」龜先生話裡有點說教意味,「好了,不管怎樣,現在就只差老鷹還沒到了。」

「老鷹?」安東附和得很不安心,因為他知道有很多鳥類會吃螞蟻……

「沒錯,就差老鷹了。」龜先生回答,「你不用擔心,他不會對你怎樣的,螞蟻可不在他的菜單裡,所以你甭怕,小傢伙。」他顯然聽出安東話裡的擔心,然後繼續說,「說句不客氣的話,談到『吃』呢,這自負的傢伙還是滿挑嘴的。雖然我挺不以為然他那副自大的蠢樣,但又有什麼辦法呢?好歹他也是空中之王啊!」龜先生無奈地繼續說,「這大概也是他為什麼從不準時參加講座的原因吧,說不定還有更重要的事在等他呢!」

烏龜話還沒說完,安東就聽到一陣呼嘯而下的聲音,接著是翅膀揮動的聲音,他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就差點被強風吹走,幸好他及時抓住一根草莖保住了小命。懾人的旋風氣流終於停止,安東也被重重的摔到地上去,這一摔呀,不死也剩半條命了。他再爬起來時,才發現引發這場強風災難的,不是空中之王老鷹,而是一個看起來幾乎跟龜先生一樣老的貓頭鷹女士。

「早安,」老貓頭鷹問候大家,「看來快全員到齊了,真是太好了。」安東感覺她的黃黑眼珠中,透露著某種智慧和與生俱來的威嚴氣勢。

「妳是來頂替老鷹的嗎?」仍在忙著吃東西的大象問她。

「喔,不是,不是。」老貓頭鷹說,「我是主持接下來七天講座的講師。」

安東和龜先生趕緊挨著母豹坐下來,連大象也邊吃邊坐定位。只有猴子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慢慢走向樹墩。

貓頭鷹講師不在乎猴子的傲慢態度﹙至少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接著說,「嗯,我們開始的時間有點晚了,你們有誰知道老鷹在哪裡嗎?」

全部的人都搖搖頭。

「好吧,我想我們先開始好了。」貓頭鷹講師說。她講了一些開場白,表達她對這幾天課程的期待,而且很肯定地強調每個人都能從這個講座學習到一些事情、一些重要的事情。

「一些重要的事情……」安東覺得這聽起來好像很不錯,而且充滿希望。

結束開場白後,貓頭鷹講師要大家輪流自我介紹。她還說,這七天大夥兒得好好相處,而且必須同心協力共同參與一些事情,因此有必要更進一步認識彼此。螞蟻安東不禁擔心,「同心協力共同參與一些事情……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貓頭鷹講師先自我介紹,她大約說了她的人生歷練。她從事過不少工作,像是間諜和捕鼠專家,甚至也做過築巢和管理方面的工作。經歷過很多工作和歷練的貓頭鷹講師,讓大夥兒打從心底佩服和敬重。很顯然地,作為一個講師,她無論在學理或實務經驗上,都很資深而且專業。

接著,貓頭鷹提到自己成為一名講師的心路歷程。她從前幾年開始教其他貓頭鷹夜間飛行技巧,後來,她覺得除了同類的貓頭鷹,她還想把經驗分享給更多人,而且,不只是夜間飛行這個課題,她想與別人分享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所以多才多藝的貓頭鷹就來當講師,接觸各式各樣的族群學員。

說完自己的經歷之後,貓頭鷹講師請學員們說說自己的經歷。這下,螞蟻安東的心臟又被嚇到快停止了──他覺得自己真蠢,竟然坐在最可能被講師點名、第一個發言的座位。「真該死!」他焦慮地咒罵自己。

幸好,貓頭鷹講師先點名大象發言。呼!安東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以至於他完全沒聽到大象說了什麼,就連第二個發言的猴子說了什麼,他也沒注意聽。接下來,因為老鷹還沒出現,就先跳過他的位子,輪到母豹。這下,安東又開始擔心很快就要輪到他發言了,當龜先生開始說話時,螞蟻安東也不聽,只是緊張兮兮的在腦海裡排列組合自己等一下要講的句子。

不一會兒,就換螞蟻自我介紹了。他講了自己的名字、年齡以及他在蟻穴的工作,他並沒有結結巴巴,聽起來還頗有自信﹙就跟他自己希望的一樣﹚,他很滿意地一氣呵成。講完之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心想,「呼!第一道難題克服囉!」

貓頭鷹講師謝過大家的自我介紹,正當她打算導入講座主題的時候,一道尖銳的呼嘯聲響起,接著有一團羽毛絨球從天際俯衝而下。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張像箭一樣尖銳的黃色嘴喙,然後才是那雙伸展開來的巨大羽翼,突然,這場垂直而下的飛行巡禮驟然止煞,一對利爪分毫不差地降落在樹墩上。老鷹精準的一下就坐上他的位子。

「我是不是遲了些?」老鷹這麼問著。很顯然他是遲到了,但從他的話裡卻嗅不到任何道歉的意味。他不急不徐地說了自己遲到的理由,「我今天早上得先處理一些很重要、而且很緊急的事,我想你們一定能夠理解。」螞蟻不得不承認老鷹渾身上下散發出的貴族氣息,令人懾服,儘管他遲到了,他的理由卻能讓人無條件信服與接受。真是個天生的國王!

貓頭鷹講師溫柔地點點頭,然後語氣平靜地說,「好極了,現在我們全員到齊了。相信在座的人都知道你是空中之王,我想就不勞你再多做介紹了。」她言歸正傳地說,「接下來,我想跟大家介紹一下這個講座的課題……」她寓意深長地停頓了一下說,「那就是,叢林求生。」

「這簡直是在胡說八道嘛!」貓頭鷹講師才剛說完,龜先生就率先發起牢騷,他的音量和火氣都不小,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當然也包括貓頭鷹講師在內。

「我和龜先生很少有意見一致的時候,」大象也受到鼓勵似地激動大吼起來,「可是我今天很同意他的看法。我怎麼也想不透這種叢林求生主題的講座,對我會有什麼用處。」

接著,連母豹和老鷹也都附和了起來。他們認為這次的講座在學員篩選方面出了很大的問題,因為他們的生活範圍分別在熱帶草原和天際,根本就不在叢林。

「我向各位保證,學員篩選絕對沒有任何問題。」貓頭鷹講師解釋,「雖然這一次報名參加講座的人非常多,但你們都是我親自挑選出來的,所以不可能會出錯!」

這時,還沒表示任何意見的猴子漫不經心地聳聳肩說,「為什麼要錯過這次的講座呢?『叢林求生』,這主題聽起來多刺激呀!不管怎樣,我都要參加。」

「謝謝你,猴子,真高興聽到你這麼說。」貓頭鷹講師接著說。「當然啦,我也不想勉強你們其他人留下來,但是我請你們對我有點信心,我深信你們每個人在接下來的這七天,絕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你們?不會後悔參加這次冒險的。」

「冒險?」螞蟻安東愈想頭皮愈發麻,要不是他已經嚇到全身冒冷汗、幾乎沒辦法思考,他一定也會在這時候發作、提出反對意見的。

不過,螞蟻也察覺到其他人似乎有點被貓頭鷹講師說動了,開始轉換心態,傾向留下來參與這次講座,所以他也不想再持反對意見、變成唯一一個與大夥兒意見相左的人,於是他刻意不去想那「冒險」究竟是什麼,裝作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

「好的。在講座正式開始之前,我要你們先試著去想、去了解一些事情。」貓頭鷹講師神情認真地說,「我希望你們想清楚自己最大的優點是什麼。你們剛剛在自我介紹時,都很確切地提到自己在職場上負責了哪些重要工作,但你們都清楚自己最大的優點是什麼嗎?」


清楚自己最大的優點是什麼!


一時間,大夥兒都安靜了下來,思考著貓頭鷹講師提出的問題。貓頭鷹講師繼續用平穩愉悅的聲音說,「花一點時間,走進你們自己的心裡,我敢肯定每個人都能找到只屬於自己的優點。」

螞蟻安東嚥了嚥口水,仔細想著……他最大的優點是什麼呢?在他生存的蟻穴裡,他不過是數百萬隻螞蟻的其中一隻、數十萬隻隧道蟻工的其中一隻罷了,他很平凡,和其他人沒什麼兩樣。得天獨厚的天賦?應該沒他的份吧!隧道工人就是隧道工人,當老師的就是老師,當軍人的就是軍人,所有的一切、所有的運作不都是這麼天經地義、理應如此嗎?

安東看了看周圍這些跟他一起參加講座的學員──大象、猴子、老鷹、母豹,以及龜先生,他用心觀察著每一個人,覺得其他人好像都能不費吹灰之力找到自己優秀的一面,安東甚至還猜得到某些人現在正在想什麼。

安東發現母豹是第一個想到自己優點的人,完成任務的她好像覺得有點無聊,開始發起呆來。大象、老鷹,甚至連一向慢吞吞的老烏龜也都沒想太久就想到了。只有猴子看來似乎陷入長考,他不斷搔著自己的毛,不過螞蟻並不認為猴子是因為找不到自己的優點而煩惱,相反地,他認為猴子是因為自己身上有太多優點,遲遲沒辦法決定勝出的那一點,所以有點煩……不過,看來最後他還是做出了決定。

「現在就只剩下我了。」螞蟻安東這麼想著。可是不管他再怎麼絞盡腦汁,還是找不出自己有什麼優點。他的腦袋只浮現「容易緊張」和「性急匆忙」這兩點,但這些都不能算是優點吧!安東心想,要是貓頭鷹講師現在立刻點名要他發言,他一定會很尷尬。

安東想離開座位走一走,舒緩一下緊張的情緒。不過這樣一來,一定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還是請個病假,或用其他藉口離開這裡呢?就說:經過深思熟慮後,還是不想讓工作進度落後七天這麼久……之類的藉口。

但是,冷靜想一想之後,螞蟻又覺得自己實在太可笑了!他想,「我走了好遠的路才來到這裡,可不是為了在這一刻說放棄,既然我人已經在這兒了,就得拿出最好的表現。」螞蟻暗暗做下決定,「即使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優點,至少也要從其他人身上學些優點回去才行。」

做好決定的螞蟻安東,深呼吸,準備說出自己心裡的話。就在這時,貓頭鷹講師開口說話了,「看來你們每個人都很認真在思考,很好,很好!」

猴子把手舉得高高的,表示他想第一個發言。但貓頭鷹講師卻說,「一步一步來,猴子,我不打算現在聽你們說自己的優點。」

猴子笑一笑,把手放下。螞蟻也笑了,笑得很開心,他很慶幸自己不用在一開始就出糗、對別人坦承自己沒什麼優點。他想,「等貓頭鷹講師再拉回這個問題時,搞不好我已經想出一、兩個優點了呢。」

貓頭鷹講師對所有人說,「別擔心,你們每個人都有機會說說自己優點的,我們之後還有很多時間好好探討。在我們這次的旅行中,你們也會有機會展現自己的優點!」

「旅行?」螞蟻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剛剛是不是聽到「旅行」這兩個字?他揉揉耳朵。

龜先生潤潤嗓子,提出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呃,妳指的『旅行』是什麼意思啊?」

貓頭鷹講師笑了。她臉上的笑意不帶任何惡意、狡猾或自以為是,應該說是──笑得很意味深遠。「來吧,」她說,「我要你們看樣東西。」

貓頭鷹講師帶著這些學員穿過一片稀疏的矮樹林來到河岸,那裡有艘被固定住的木筏,漂浮在緩緩流動的河面上。對螞蟻來說,這艘木筏真是太龐大了,至少可以容納十座蟻丘。他被這艘大木筏嚇得傻住了,就算在極度緊張下,他還是不忘再嚇自己--他很快就聯想到這艘龐然大物一定是為了航行準備的。

「天啊,水!」螞蟻簡直不敢相信……這、這、這簡直是場惡夢!他多麼希望這場旅行指的是長途跋涉啊!即使要他挖一條通往北極的隧道,他也願意!就算要他騎在巨大信天翁的背上飛行,他也會點頭說好。可是,要搭乘木筏?天啊,怎麼連參加個講座、都要這樣冒著生命的危險呀?!

不過,螞蟻不是唯一一個狐疑抗拒的人。除了猴子以外,所有人都覺得這場冒險實在毫無意義。老鷹歪著嘴,那副樣子擺明了是說乘坐木筏跟他尊貴的身分地位不符。大象則是擔心他的重量會讓這張木筏變成「潛水艇」。

「難道旅行一定得在河流上嗎?別的地方不行嗎?」母豹發言抱怨了,「我們沿著河岸漫步一樣可以旅行啊!」

「是啊,這可真順了妳的意啊。漫步?」龜先生沒好氣的說,「為了來上這個講座,我已經足足走了兩個禮拜,雖然我也不喜歡河流,但我可不想再走路了,我寧願搭乘木筏。」

接著,一場該不該進行水上之旅的激烈爭論爆發開來,簡直沒完沒了。經過反覆爭論,貓頭鷹講師最後也加入了戰局,「你們願意再信任我一次嗎?」她提高了聲調,「相信我,我會選這艘木筏旅行絕對有我的理由,它是我們今天課程的一部分。」

「呃,難道我們要學習跟木筏有關的事嗎?」老鷹狐疑地問。

「我們要學的事情不只跟木筏有關,」貓頭鷹講師回答得很玄,「還跟叢林、河流,以及你們自己有關。」

螞蟻對貓頭鷹講師的話,完全摸不著頭緒。他感到很不解,「這該死的叢林、河流,尤其是這艘可恨的木筏,跟我這隻小螞蟻有什麼關係呢?」

「我向各位保證,」貓頭鷹講師繼續保證說,「在黃昏之前,你們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大概是好奇心使然,大夥兒最後都克服了對木筏的反感,同意這趟旅行。就連螞蟻安東都對貓頭鷹講師的用意感到好奇。再加上大象表示他願意在危急時刻用強壯的象脊幫助那些不會游泳或不會飛的人,大夥兒也就沒什麼話好說了。

經歷了激烈的爭論,大夥兒開始感到飢餓,此時,剛好是日正當中。「午餐時間到了!」大象大聲地說,「我快餓死了。」

螞蟻安東卻因為一整個早上的騷動不安,胃口全失,他從背包裡翻出榖糧請大象吃。一開始,大象客氣地推辭,等到螞蟻準備要把東西收起來了,他又用象鼻湊近嗅一嗅榖糧。

「嗯,來點小小開胃菜也不錯。」大象一邊說一邊滿足地咀嚼著,「我也不會那麼快就吃完我帶來的水果,我也會分一點給你的。謝謝你,小傢伙,你真是對我太好了!」

正午時刻酷熱逼人,大夥兒於是利用機會打個小盹、休息一會兒。螞蟻也試著想休息一下,但他根本睡不著,他的思緒都繞著另一半艾美莉和月底該完工的螞蟻隧道打轉。這些工作原本就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了,現在他又要缺席七天,簡直是難上加難了。螞蟻嘆了口氣,下個禮拜起,一定得加倍努力趕工了……這些煩惱令他心情十分沉重。

大夥兒休息片刻,然後就到岸邊集合,貓頭鷹講師說明往後這幾天會面臨的問題。「我們從這兒開始出發,」她用翅膀指著綁住木筏的地方,「花一個禮拜時間順流而下。就像你們看到的,這條河的水勢很平緩,所以請不用太害怕。雖然途中我們必須克服一些障礙,但別擔心,我保證沒有人會受傷的,也不用擔心會因為河流彎道太多而迷路……請相信我,我已經帶領過無數個團體完成這樣的講座。今天是星期一,根據我的經驗,我們大約星期天中午就會抵達目的地。」

「目的地在哪裡?我們會知道嗎?」龜先生問,「我可不想漫無目標的亂闖。」

「終點就在兩棵巨大棕櫚樹相互交錯的水道位置上。」貓頭鷹講師耐心地回答,「我們的確有可能會走錯路,有些地方的河道會分岔,可是當我們靠近目的地時,自然就會認出來的,我向你們保證。」

「真的嗎?」龜先生顯得很懷疑,「只要到達棕櫚樹相互交錯的水道位置就可以了嗎?」

「就是這樣,沒錯。」貓頭鷹講師又補充說明,「當然啦,前提是你們得一路平安無恙,才能抵達。說不定你們會在旅程中玩得太開心、忘了到終點喔!」

「妳是說,我們會很享受這趟前往未知的旅程嗎?」龜先生悻悻然表示,「少來這套!」

「至少試試看嘛,」貓頭鷹講師笑著說,「說不定根本沒你想的那麼糟啊!」

「那等我們到達目的地之後,又該怎麼回到這兒呢?」龜先生還是不放心地追問,「乘木筏順流而下要花一個禮拜時間,如果回程要用走的,我看我得花四個禮拜的時間。」

「請不用擔心。」貓頭鷹講師看起來依舊沉穩,「回來的路,我已經有詳細的規畫。現在還有誰有問題或想說什麼的呢?」

「真的嗎?我才不相信!」螞蟻安東也是千百個不放心,但他終究還是沒說出口。

「其他人都沒有意見了嗎?那--好!」貓頭鷹講師說,「我們就上船吧。」

上船?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光是大象的超噸位體重就是個大麻煩。首先,這個團體得用些策略才能讓全員上船。貓頭鷹講師指揮著,「大象坐右邊,其他人全都坐左邊。」這還是行不通,很明顯就能看出左側至少還要一隻大犀牛,才能保持木筏平衡。

「那還是反過來坐呢?說不定會行得通。」猴子開玩笑說,「大象坐左邊,其他人全都坐右邊。」現在也只有猴子一個人笑得出來。

大象自己也覺得很難為情,他不只噸位重,剛剛在午休結束前,他又抓了些水果吃,「造成大家的困擾真是抱歉,我剛剛才又吃過東西,還是我們等一會兒再試試看呢?」

「我看再等下去也一樣啦。」母豹也埋怨了,「因為你老是處在剛吃過東西的狀態。」

試了好幾次都失敗後,大家一致決定大象應該坐在木筏正中間,這樣,木筏至少會比較平穩些,其他人也可以自由活動。後來,在淺水上練習了幾次後,大夥兒發現只要猴子、母豹和烏龜在木筏另一端支撐重量,大象也可以在木筏上稍微走動了。

不久,他們一行人終於準備啟程。貓頭鷹講師鬆開纜繩,飛到木筏最前端,像座雕像一樣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螞蟻緊靠在她的身後,觀察木筏如何在水流中航行。漸漸的,木筏離河岸愈來愈遠了,想回頭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大夥兒開始學習如何在木筏上生活。剛開始,螞蟻和其他人一樣,很不習慣這個搖搖晃晃的木筏,慢慢的,他逐漸適應木筏的搖擺起伏,而且愈來愈放心在木筏上走動。用來搭木筏的樹幹與樹幹之間都綑綁得很緊密,螞蟻並不擔心自己會從木頭隙縫掉到水裡。幾個小時後,螞蟻已經完全習慣這種踩在木筏上的感覺了,有時他還會忘了自己正在木筏上、以為自己真的腳踏「實地」呢!

愈來愈安心、放鬆之後,螞蟻對大自然之美的感受力也跟著敏銳起來。他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坐在河流上欣賞原始森林的美景。雖然他還不清楚這場旅行會為他帶來什麼好處,但他覺得有機會見到眼前這片美景,已經很值得了。螞蟻不禁回想,「如果我今天早上真的裝病或拿回去趕工作當藉口,放棄這個講座,那不就錯過這一大片令人驚艷的美景了嗎?看來,離開小小的、狹隘的蟻丘,看到的視野和景色果然很不一樣,真令人感到充實啊!」到目前為止,螞蟻安東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其他螞蟻同事們要對這種講座抱持否定的態度,不過,他相信大家那樣認為一定是有道理的,倒楣的事一定還在後頭。

轉眼間,太陽就要貼近地平線了。螞蟻真希望太陽別那麼早下山,要是能再多看看這些瑰麗的風景就好了。這時,貓頭鷹講師也該兌現她先前的承諾了──告訴大夥兒,為什麼要搭木筏旅行。

「第一堂課的時間到了,各位。」貓頭鷹講師對所有學員說,「我強調過,我選擇木筏作為旅行的工具是基於一個理由--」

「因為我們得學習跟木筏、河流和叢林有關的事情。」猴子性急地插話。

「嗯,除了猴子說的以外,我還希望大夥兒可以學習到跟『自己』有關的事情。」貓頭鷹講師補充說明,彎彎的小喙帶著一抹慧黠的微笑。「我希望你們可以分散開來,每個人都靠邊邊坐。」她繼續說下去,「不過請注意,別讓木筏往大象那邊傾斜喔!」

於是,螞蟻、老烏龜、猴子、母豹和老鷹都往船的右舷靠,大象大約站在船中央,長長的象鼻則面向船的右舷。

「嗯,這個座位安排得很好,很好。」貓頭鷹講師鼓勵著說,「我們這場講座的主題叫做『叢林求生』。雖然你們不是每個人都生活在叢林裡,但我已經向各位保證過,每個人一定都會有收穫的。」

「原來如此,」母豹揶揄地附和著,「哎呀,妳等於什麼都沒說,妳說謊了。」

「是啊,」老鷹也接著說,「哎呀,妳說謊了。我還是想不透這場求生訓練能帶給我什麼好處。天空才是我的家鄉,我又不住叢林,以前不必、未來更不需要。」

貓頭鷹講師沉思了一下,點點頭,「老鷹,我真希望你說的沒錯,」她繼續說,「但請容我提出一個問題,我們所有人不都或多或少生活在叢林裡嗎?」

「妳說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老鷹有點不悅,「妳想用什麼似是而非的心理學說辭來唬弄大家嗎?」

「不,我是很認真提問的。」貓頭鷹講師回答,「不見得要住在充滿各種植物的森林才算生活在叢林裡。試想,我們每個人不都生活在一座屬於自己的叢林裡嗎?不都生活在由工作和義務組成的身不由己網絡裡嗎?不都生活在很複雜的生活狀態之中嗎?這一切的一切,一直迎面夾擊而來,以至於我們常常搞不清楚生活的真義。生活,不就是叢林嗎?」


能在生活叢林找到出路,就能掌握自己的生活


螞蟻安東開始明白貓頭鷹講師想表達的事情了。他不得不佩服,這位貓頭鷹智者一語驚醒他這個夢中人了。

「所以,能在所處的叢林中找到出路的人,就能掌握自己的生活。要怎麼找到出路呢?的確有一些簡單的規則。在我們穿越眼前這座真實叢林的過程中,大夥兒將會慢慢認識這座叢林,也會慢慢發現哪些規則適用哪些狀況。我想講的是,學會或辨別該怎麼運用規則很重要,也不是很困難,難就難在,要能實際去運用。這才是最高藝術。」

「好,好,好。」母豹有點不耐煩地說,「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該來到真實叢林,學習面對自我生活叢林的原因囉!大致說來,我都了解,可是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得忍受這艘搖搖晃晃的木筏呢?」

貓頭鷹講師再次慧黠地眨眨眼,「別急別急,我請你們坐在木筏的邊邊是有原因的。」她興致盎然地說,「你們可以轉身往水裡瞧,要如何在叢林求生的第一個答案,就在這條河裡。」

「第一個答案就在河裡?」螞蟻半信半疑的問。

「沒錯,要是大家都像我一樣會飛,就可以更清楚是怎麼回事了,不過也不一定要飛,還是有別的法子的。」貓頭鷹講師繼續引導大家思考,「仔細瞧,母豹,還有你們其他人也都看仔細了。我們的第一堂課就是回答這個問題--河流裡面有什麼?」

過了片刻,母豹回答了:「有水。」

「還有什麼?」貓頭鷹講師又問大家。

「有石頭。」龜先生接著說。

「還有呢?」貓頭鷹講師再問。

「有樹木殘枝和落葉漂在水面上。」老鷹說。

「嗯,還有呢?」貓頭鷹講師回應著。

「有魚。」大象說。螞蟻就知道大象會這麼回答,很顯然大象不管思考什麼事都會想到吃的。

「你們說的全都對。」貓頭鷹講師又鼓勵著問,「還有些什麼呢?」

又過了片刻,猴子突然開口了,「我看到一隻猴子!」要不是因為螞蟻知道猴子指的是自己的倒影,他可能會覺得這隻猴子的回答很可笑。

「很好,很好。」貓頭鷹講師很快給予猴子肯定,「河流裡還有什麼呢?」

螞蟻知道這會兒該輪到自己說些什麼了。他看見其他人那麼勇於表達,因此也深受鼓舞的想說些什麼,只是就像其他人發現的,河裡實在有太多東西了,他已經完全被搞胡塗了。到底貓頭鷹講師想問什麼呢?螞蟻知道裡面有水、石頭、漂浮在水面上的殘枝和落葉、魚,還有每個人的倒影……然後,他還看見四周林木與晚霞的倒影。螞蟻覺得要回答他所看到的這一切,實在太為難了。這時候,他又再次聽見貓頭鷹講師問,「河流裡還有些什麼?」

螞蟻只好硬著頭皮、在還沒來得及組織好想法時就說了,「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事物。」

大夥兒沉默了好幾秒,螞蟻真是後悔死了。他覺得自己說了蠢話,大家才這副表情。螞蟻不知道其實他的答案--正中問題核心。

「沒錯,就是這個答案,這就是我想利用木筏讓你們了解的事情!」貓頭鷹講師興奮地說,「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事物都在河流裡!不管情不情願,我們早已置身在生命的河流裡。就算你們止住木筏,水也依然流動,如果不解開纜繩,我們每一個人都無法向前邁進。」貓頭鷹講師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一旦向前邁進、踏上旅程,你們將會體驗到許多事情,也會學到很多道理。你們會在往後的日子裡發現,不管是穿越真正的叢林或個人自己的生活叢林,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求生方法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不妨把搭乘木筏當作是你們正在經歷自己的生命,我敢肯定,在我們眼前的,將是一場充滿刺激的生命之旅。」


我們早已置身人生長河,而一切的事物都在河流裡


不一會兒,他們一行人停泊在岸邊林地上。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天上是一輪明月和繁星點點。大夥兒準備休息時,恰巧有一群螢火蟲在他們頭上飛舞,這麼好的氣氛,大家決定乾脆坐下來聊些自己經歷過的事情,或好玩有趣的事情。直到螢火蟲飛走了,他們才結束這場愉快的對話就寢去。

螞蟻安東還不覺得累,他看著燦爛的星空,想起了另一半艾美莉、回想講座的第一天。他覺得既然人都在這裡了,那就偷偷地、好好地向其他人學習一些事情吧!今天雖然是講座的第一天,但安東已經有些領悟。他領悟到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這些事情看起來是那麼理所當然,以至於他從來都沒好好想過。

安東怕自己忘了,所以把第一堂課學到的事寫在棕櫚葉上: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事物都在河流裡!不管情不情願,我們早已置身生命的河流裡。無論是要中途靠岸或繼續前進,決定權操之在我。

(我想閱讀更多內容)

 

首頁 快速購書總覽 購物流程說明 / Shopping Guide 隱私權保護 與奧林聯絡 Sitemap


電話:886-2-2746-9169、傳真:886-2-2746-9007
地址:10597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38-1號11樓
讀者服務信箱:service@olbook.com.tw
網站最佳解析度800 x 600.瀏覽器使用 IE 5.0 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02 Ollin Publishing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 Alvita Publishing Co., Ltd
著作權所有,非經同意,請勿轉載作任何形式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