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繁體簡体版
2017.08.19(六)

 


荳芽.不上安親班
點滴袋上的畫:血癌病童鄭韻婷與鄭媽媽的故事∼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
學齡前教育--蝴蝶.走走看看:關於孩子的生活、教育與學習
8個孩子一定要有的未來能力
不必大吼大叫也能教好孩子
  ... more



... more

 

 

首頁 > 夢想的希望號

關於本書作者簡介目錄書摘


夢想的希望號
作者:雅各布•韋格利爾斯(Jakob Wegelius)
譯者:李怡姍
叢書系列: 奧林【精品好讀】
ISBN:957-0391-28-6
176 頁/ 平裝 / 21 cm × 13.5 cm
出版日期:2003 年 04 月 25 日
定價:190 元 /優惠價: 171 
〔台灣紀伊國屋書店〕強力推薦書

 

原文書名:Esperanza;
原出版語言:德文。


這個故事是在描述一段特別的友誼─—
溫暖、充滿詩意、感傷而優美......


他的名字叫哈利東,是個耍雜技的人。
他會騎單輪車,也會同時在空中拋接好幾個銀色的球。每天下午,他都在市政廳廣場上的市場前表演,而晚上則和他的朋友「船長」碰面。

然而,今天,船長並不在家。他是否拋下了哈利東,自己一個人乘著船─—或許是那艘叫做『希望號』的船—─前往溫暖的國度呢?

船長常常夢想著這件事,而且他說過: 「我們應該想辦法讓夢想實現。」


本書榮獲----
【2003年德國青少年文學獎最佳童書提名】
〔台灣紀伊國屋書店〕評選 5 月強力推薦書




【延伸閱讀】
♁ 
棒極了,比利!精品好讀系列
♁ 
愛情不過是一場謀殺!精品好讀系列
偉大之翼精品好讀系列

出賣笑容的孩子精品好讀系列
孩子的冬天精品好讀系列
愛的郵差,保羅精品好讀系列
矮先生精品好讀系列

 

  雅各布•韋格利爾斯 (Jakob Wegelius)——

1966年出生於哥德堡(Göteborg),曾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研習文學與哲學,後來進入藝術學校,繼續學習他的興趣--繪畫。韋格利爾斯不僅僅是一位作家,更是一位著名的繪畫家。


♁ 譯者簡介
    李怡姍,女,民國六十二年出生。
    德國科隆大學法學碩士,平日正職為法律工作,因個人興趣而從事本書之翻譯。

♁ 本書插圖取自於原出版社(Original publisher: Bonnier Carlsen Bokforlag, Stockholm)正式授權。

♁  版型設計 / 封面設計:陶一山。


 

 

孤獨、害怕、愛、追尋與友誼………
文 / 謝淑美(奧林文化總編輯)


如果你曾經很害怕失去一個人,(那個人可能是你的情人、親人、朋友),你一定會很愛這本書……

如果你曾經費盡千辛萬苦的愛一個人,〈那個人可能是你的情人、親人、朋友),你一定可以體會這本書所要表達的那份癡心……

這本書──【夢想的希望號】故事很簡單,一個長得有點怪的雜耍小孩哈利東,總是很沒安全感的流浪著,直到他遇到「船長」,船長關愛他、給他安全與溫暖,從此哈利東認定了船長是他這一生最重要的朋友,他不能沒有船長。

一天晚上,船長留下一紙便條交代說他要出去一下。很平常呀!誰都可能需要偶爾出去透透氣。可是,哈利東卻把船長的外出想成是可能永久的失去。他害怕了!一整晚東奔西跑的尋找船長。整本書的奇妙際遇都發生在這一晚……哈利東撿到狗、被人當是賭輪盤的幸運符、被壞人追捕,甚至還被關進警察局……這一切追尋的過程,真是精彩萬分!

船長的夢想、希望,是一件件偉大的計畫,開劇院啦、出海冒險;哈利東的夢想跟希望,則是「船長」這個人。會把希望寄託在「人」的,通常是起因於內心的孤獨、害怕。表現出來的追尋舉動,往往被看作瘋狂。其實仔細深究那份癡心,卻也格外令人動容、不忍。

在書中,有一段這樣描述著……
「船長一定是去拜訪某個熟識的人了,一定是這樣。」哈利東告訴自己。船長認識很多人,但是哈利東只知道其中的幾個,其他的只知道名字,或只是在傳聞中聽說過。有一個叫「貴族」的女士,每當船長跟她一起去看歌劇回來後,外套上就會沾染著她的香水味。
 這一段描述真像是在寫一個憂心丈夫外遇、會失去愛情的疑神疑鬼妻子。孤獨、害怕,卻又不敢張揚心事。我們在擔憂會失去一個人時,不就像這樣嗎?

還有一段這樣寫著……
如果船長不是跟貴族在一起,那還有誰呢?
當然啦,還有那個哈利東稱作「柏油味」的人,船長有時會跟他一起去喝上幾杯威士忌,然後他的外套上就會有一種柏油或是熄滅的炭火般的味道,好幾天都無法散去……

真有趣的描述呀!完完全全是一副哀怨孤單的揣想。正在看這本書的你,一定也有過這樣的心情吧?

於是,我們知道了──原來害怕孤獨的心態是這樣正常呀!這可不是什麼病態呢!如果像哈利東一樣,很勇敢的、不顧一切的去追尋一個人(夢想、希望、友誼),那便是一種癡心,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相對於哈利東的癡癡追尋船長,被哈利東撿到的那隻會說話的狗,一路無怨無悔的陪他找船長,其實牠何嘗不是把哈利東當成牠的夢想跟希望呢?

會說話的狗→哈利東→船長。是一場癡心的情感(忠誠、友誼)的付出與追尋。這個故事看似簡單,其實饒富趣味呢!

苦苦的追尋本該是充滿憂愁痛苦的,作者卻以淡淡的幽默妝點這個故事,許多對話與情節,讀來都令人莞薾,真是可愛!

像是書中把哈利東稱作「我的幸運猴 」的那個灰色賭徒,一心一意要抓哈利東陪他再去賭,好贏得幾百萬、幾千萬。他說:「……最後我就會發財了!然後我就可以買車子和遊艇……還有,最重要的是,我還可以買很多電動牙刷!我一直希望我姨媽會送我電動牙刷當聖誕禮物。現在我可以買一百把電動牙刷氣氣她……」

灰色賭徒的夢想(希望)是哈利東、是發財、是電動牙刷……

所以,他也苦苦追尋。

最終我們學到了,人生原來是一場孤獨、害怕、愛、追尋與友誼(愛情)的組成。

 

 

(1) 哈利東
(2) 在夜晚外出
(3) 船長的劇院
(4) 帽子裡的狗
(5) 幸運猴
(6) 帽子單輪車
(7) 跛腳的男子
(8) 壞人出沒的時刻
(9) 黑桃A
(10) 奶粉與釘子
(11) 暴風雪
(12) 鬆開繩索
(13) 希望

 

 

第一章  哈利東

他的名字叫哈利東,是個耍雜技的人。他會騎單輪車,也會同時在空中拋接好幾個銀色的球,而當觀眾們很投入,他自己也有興致的時候,他會同時表演這兩種雜技。他從來不曾從單輪車上跌落,也從來不曾漏接任何一顆球,他對他的工作十分得心應手。

每天下午,他都在市政廳廣場上的市場前面表演。路上經過的人們會停下來觀賞,並丟幾個銅板到他放在地上的瓦楞紙箱中。情況好的時候,紙箱最後會裝的滿滿的;情況不好的時候,則只有幾個銅板躺在箱底。

這一天,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當市政廳的鐘在五點半響起時,銅板已經累積超過了半個紙箱。哈利東把錢塞入外套的口袋中,把單輪車扛在肩上,走進了市場。市場裡很熱鬧,而且充滿了各種不同的味道,燻肉、港口新鮮的魚貨、以及船從遙遠的國度運載來的香料。哈利東漫步穿過狹窄而錯綜複雜的通道,來到販賣果醬的攤子前。

他仔細考慮了很久,買了一瓶貼著漂亮標籤的橘子果醬,標籤上寫著「Old Cornwall」。 他並不了解「Old Cornwall」是什麼,但聽起來像是船長會喜歡的東西。哈利東在付錢之前,還讓小販用包裝紙把果醬瓶包起來。

哈利東在朗哥卡坦車站搭上電車,他抓緊車廂內的桿子以防跌倒,電車框啷框啷地從城市的這一頭行駛到另一頭。外頭的天色暗了下來,街燈已經亮起,路上的行人豎起大衣的領子,蒼白著臉,匆忙地來去。哈利東不帶感情地看著他們,思緒卻飄到其他的地方。車廂裡是如此溫暖,他不禁覺得有點睏,於是便把頭靠在隨著電車顫動的桿子上。

他突然嚇了一跳。

他在車窗的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像,在微黃的日光燈映照下,哈利東看起來比平常還要古怪。他也注意到其他的人是如何盯著他看。他們拎著購物袋或公事包,裝作若無其事地坐在那兒,但哈利東很清楚的知道——他們一直盯著他看。這些人觀察著他歪斜的眼睛、他的招風耳,以及他的酒糟鼻,甚至還有人指著他大聲說道:「你們看,多麼奇怪的小傢伙呀!」,而其他的人則在背後竊竊私語。但是,當哈利東的目光和他們的目光交會時,他們便立刻轉過身去。哈利東不喜歡和其他的人在一起,當然了,在他表演的時候除外;因為哈利東知道,當他表演時,人們是對於他的雜技感到驚奇,而不是其他的事物。

哈利東在一片山坡的頂端下車,他坐上單輪車,騎得飛快,想把電車上不愉快的感覺甩開。街道上一片死寂,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坐在一起吃晚餐的一家人。他問自己:「船長今天會煮什麼呢?或許是炸魚條吧。」他們已經很久沒吃這道菜了。他想在飯後把果醬送給船長,然後和船長一起品嚐。再來他們會喝咖啡,或許還會玩一會子紙牌……哈利東來到船長住的那幢房子後,一股腦地跳下單輪車,跑上嘎嘎作響的樓梯,到了頂樓後,便轉動門把。

門是鎖著的。
船長並不在家。

哈利東打開門鎖,走向被黑暗吞沒的玄關,有好一陣子,他覺得非常失望。他把單輪車掛在吊勾上,從爐子上拿起火柴盒,爬到椅子上,想要點亮懸掛在桌子上方的那盞燈。船長有個壞習慣,他會把用過的火柴再放回盒裡,所以哈利東在試過了好幾支火柴後,才終於能把燈點亮。

溫暖的光線剎時充滿了房間。這個房間很小,很擁擠,但卻被收拾得很仔細,船長有時會說,這個房間會讓他想起船上的艙房。在這裡,每一樣東西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而那些沒有位置可放的東西,船長把它們用繩子掛在天花板的勾子上。船長總是能想出聰明的點子。

哈利東從椅子上爬下來,查看了一下壁爐,壁爐一點暖意也沒有,船長顯然一整個下午都不在家。哈利東從樓梯間的箱子中取來木頭,當壁爐中的火焰霹哩啪啦地燃燒起來之後,他脫下外套,打開櫥櫃,想要在晚餐前吃一點臘腸。

這時,他看到了一個大鍋子,鍋蓋下塞著一張小紙條,上頭寫著:

我在愛拉強森那裡
PS:希望晚餐味道還不錯


在鍋子裡有一份炸魚條配馬鈴薯及豌豆。

哈利東嘆了一口氣,把鍋子放到爐子上去加熱。一個人吃飯實在是很悲哀,但是船長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他每次到愛拉強森那裡都不會待到太晚。愛拉強森在附近開了一家爵士咖啡店,船長有時會過去和她閒聊,聽聽舊唱片。

炸魚條很美味。哈利東在整理餐桌和洗盤子的時候打開了收音機。他找到了一個播放舞曲的頻道,於是便躺在吊床上聆聽。哈利東不喜歡爵士樂,爵士樂總是無來由地令他覺得感傷,舞曲則好多了。

站在寒冷之中耍雜技一整天後,哈利東覺得很疲倦。入睡前,他仍然一直想著:「如果船長回來的話,一切將會多麼有意思啊!他一定會很高興收到果醬的。」



第二章  在夜晚外出

哈利東醒了過來,他從吊床中坐起。四周一切都是黑暗的,一時之間,他有一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他的心臟猛烈地跳動著,肚子裡則是一片冰冷。

他作了一個夢,一個他已經作過很多次的夢:他站在火車站裡,天空飄著雪。火車剛剛開動,哈利東以最快的速度跟隨著火車奔跑。船長已經上車了,哈利東可以透過車廂的窗戶看到他,船長正看著另一個方向,顯得有些悲傷。哈利東大聲喊叫,但是船長並沒有聽到。火車越開越快……

夢中的景象包圍跟隨著哈利東,揮之不去。他在黑暗中四處張望,豎起耳朵傾聽,並嗅聞著四周的氣息。收音機的音樂已經停止了,喇叭正傳出輕微的嘈雜聲響,從壁爐那端飄來木炭燃燒了很久的氣味。一線蒼白的月光從窗外射入,遠方有噹—噹—噹的鐘響傳來……

哈利東把腿跨出吊床的邊緣,順勢溜滑了下來。他腳底下的木頭地板又硬又冷。無聲無息的,他經過桌子邊緣走向那扇掩著的,通往船長房間的門。在門邊聽不到有人熟睡著的鼻息或鼾聲。完全的寂靜。
哈利東小心地打開房門向內探視,龐大的衣櫥看起來像是個巨大的黑色影子;在衣櫥的後面,他認出了船長的床,床整理得很整齊,而且上面空無一物。

他站在黑暗之中,腦中迴旋著清晰而令人感到恐懼的念頭。「船長早該回家了,現在可是半夜呢!他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哈利東試圖冷靜下來。他點亮了在睡著時已經熄滅的燈,燈光亮起,驅逐了角落裡具有威脅性的黑影,哈利東感覺到一股溫暖慢慢回到肚子裡。都是那個夢讓他感到如此不安,船長只不過還待在愛拉強森的爵士咖啡店裡,等一下就會回家了。然後他們會一邊喝茶,一邊吃塗著奶油的麵包,船長還會聊起他到了什麼地方去、做了什麼事,如同他以往每一次晚歸的時候一樣。

哈利東把水壺放在爐子上,然後在桌子旁邊坐了下來。桌上一如往常的放著相同的幾樣東西:船長的資料夾和筆記本、船長從未抽過的煙斗,當然了,還有一副紙牌。哈利東洗牌後,開始玩起一種名為「耐心」的單人紙牌遊戲,當他順利地逐一翻開蓋著的紙牌時,水已經煮開了。他把爐子關掉,在桌子邊踱步繞了幾圈,最後又坐下來再玩一次「耐心」遊戲。

儘管他稍微作了弊,這一次卻無法順利地翻開紙牌。每當他聽到樓下街道上的腳步聲,便會豎起耳朵聚精會神地傾聽,希望很快就能聽到從樓梯間傳來船長沉重的腳步聲。但是,每一次總是其他路過者的腳步聲。

當午夜的鐘聲響起,哈利東站起來打開陽台的門,迎面襲來的寒風挾帶著秋天與海洋的氣味。而在他腳下的,是空盪盪的街道和寂靜無聲的屋舍,幾扇還亮著燈的窗子在黑暗中神秘地閃耀著。在所有屋頂的後方,他可以看到港口,以及大船上黝黑的煙囪,再後面一點的地方則佇立著燈塔;而更後面直到眼力可及的最遠處,除了海水以外,什麼都沒有。哈利東走到陽台上,在黑暗中傾聽著,愛拉強森的爵士咖啡店就在不遠的地方,哈利東估計可以聽到那裡的音樂聲。

當晚班電車行駛而過時,有一隻狗吠了起來,而在遠方有醉漢口齒不清地唱著歌。但是哈利東聽不到咖啡店的音樂聲。「難道爵士咖啡店已經打烊了嗎?果真如此,船長為什麼還沒回家呢?」

哈利東關上陽台的門,不知所措地站在房間中好一陣子。事實上,他根本沒有理由感到不安,船長總是有辦法搞定一切。然而那股寒冷的感覺依然在他的肚子中,不肯完全消失,夢裡那令人厭惡的感覺依然潛藏在哈利東所搆不著的某個地方。

他匆忙地穿好衣服。玄關放著船長送給他的走路鞋,這是一雙嶄新漂亮的鞋子,但哈利東並沒有穿上這雙鞋。相反的,他穿上另一雙老舊而且已經磨損了的普通自行車鞋。他把單輪車從牆上拿下來,然後關上門,走入樓梯間。垂在天花板下的燈泡已經燒壞了,從鄰居的門縫中透出的一絲亮光,是這個陳舊樓梯間內僅有的光線。哈利東摸索著走到樓下大門口,一把拉開大門,走入暗夜之中。

哈利東騎著單輪車通過了空蕩蕩的小街道,以及建築物之間的黑暗巷子。當經過路燈以及明亮的櫥窗時,他會彎下身子以免被燈光照到,因為他不希望被任何人看見。夜晚的城市對於一個矮小的人而言,可能是有危險的。

哈利東早已學會要小心謹慎,即便在他和船長成為朋友以前,他就已經掌握了訣竅。在當時,哈利東獨自一個人穿越整個國家到處流浪,在任何有人願意付錢看他耍雜技的地方表演,在城市、村莊、街道上、公園裡、遊樂園、市場、炙熱的聚光燈下,以及三月的濕冷之中。他把僅有的一點家當放在吊床中,隨身攜帶著。吊床不但是他睡覺的地方,也是他的旅行袋和他的家。偶爾當他走運的時候,他會被允許和馬戲團一起表演一段時間,他遇到過小丑、表演軟骨功的女人、被跳蚤咬得一塌糊塗的魔術師、表演腹語的人,以及肥胖的雜耍家,但他總是和這些人保持距離,只顧著管好自己的事。然而,不好的情況經常發生,他曾經被狡猾的馬戲團班主欺騙,被可惡的小孩嘲笑,甚至被警察追趕。他在路上遇到過很多壞心眼的人,於是便學會了總是把其他人想的很壞,除非他們能向他顯示好的一面。

像今天這樣的夜晚,人們總是寧願待在家裡,所以哈利東一路上並沒有碰到半個人。幾分鐘之後他騎入了一條黑暗的小巷道,巷道裡所有櫥窗的燈光都已經熄滅了。愛拉強森的爵士咖啡店就在轉角,門口閃著藍色的燈光,哈利東現在可以聽到音樂聲沿著牆飄蕩而來。

咖啡店明明還開著嘛!

哈利東站在對街兩盞路燈間的陰影中,朝咖啡店的窗戶裡張望著,試圖搜索船長的身影。他並不想進到咖啡店裡面去。他只不過想確定船長是不是在咖啡店裡,然後便回家睡覺。

然而卻不見船長的蹤影。店裡也沒有其他的客人,只有愛拉還在那擦拭桌子。哈利東可以聽到愛拉跟隨著唱機播放的旋律唱著歌,那首歌叫做「夕陽下的紅色帆船」,船長有時也會哼上一段。

哈利東稍微靠近了一些,踮起腳尖,但還是沒能完全看到咖啡店最裡面的那幾張桌子。突然間,愛拉轉過身來,看到了他。她於是打開了門向外張望,哈利東措手不及地站在路邊,覺得自己似乎顯得有些愚蠢。

「是哈利東啊!」愛拉很訝異地說。「我就知道是你,你為什麼這麼晚了還在外面呢?」

「只是在附近隨便逛逛。」哈利東回答。

「你不想進來坐一會嗎?」

哈利東躊躇著。

「別猶豫不決了,否則冷風就要吹進門來了。」

哈利東走入咖啡店,裡頭很溫暖,而且充滿了新鮮糕點的香味。

愛拉伸手拍了拍圍裙,她看起來就像個平常的、有點年齡的成熟女人,有著白皙的雙頰以及明亮的眼睛。

「我正打算喝杯熱巧克力呢,」她說,「你要不要也來一杯呢?如果你稍微等一下的話,還可以吃一些剛烤好的葡萄乾麵包喔,我只要把烤盤從烤箱中拿出來就可以了。」

她的身影消失在活動門另一邊的廚房中,而哈利東選了一張桌子,並在桌旁坐了下來。這間咖啡店小小的,但是很舒適,角落裡有一部唱機,唱機對面的架子上,堆放著愛拉的唱片,哈利東估計她至少擁有上百張的唱片。另一面牆上,則是掛滿了鑲著框的美國爵士樂明星的照片。那麼多的照片,把牆上的印花壁紙都遮蓋得幾乎看不見了。如果有人要求的話,愛拉對於每一張照片都可以說上一段很長的故事。她對於所有知名的紐奧良和芝加哥樂團都瞭若指掌,即使她從來沒去過那些地方。

愛拉端來了一個裝有熱巧克力和葡萄乾麵包的托盤。

「謝謝。」哈利東向她道謝,並啜飲著這燙口的飲料。

「船長來過這裡,」沉默了一會之後,愛拉說道,「但那是好幾個小時以前的事了。我猜你是來找他的吧?」

哈利東沒有回答,只是低頭又喝了一口熱巧克力。

他們倆個人又沉默一會兒,愛拉起身放了另一張唱片。然後她說:「我們談到了夢想。我是說,談到了和夢想有關的事。船長說他從前曾經是劇院老闆,我對這件事可是完全一無所知。想想看,你是一個真正的劇院的老闆!一定有很多人都曾經擁有過這樣的夢想!」

哈利東點點頭。

「你是其中一個表演藝人。」愛拉笑著說,「船長連這件事都告訴我了。你們是那時候認識的吧?」

哈利東再次點點頭。

愛拉充滿期待地看著他,但是哈利東什麼話也沒說。愛拉於是嘆了一口氣,自顧自的說道:「我總是夢想著到美國旅行,去拜訪所有知名的爵士樂俱樂部,去認識所有的大明星。這輩子如果能夠有這樣一次旅行,那該有多好呀!船長聽了我的話之後,他認為我明天就該買一張飛機票到美國去,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想辦法讓夢想實現。」

「但我不是很確定。你覺得呢?」愛拉用手撐著頭。

哈利東聳聳肩,不置可否,然後他大口地咬下葡萄乾麵包。

「也許你是對的。」愛拉說。「我最好還是待在這兒,這麼長的一段旅途一定累得嚇人。而且,仔細想想,當我回來以後,生活該會是多麼悲哀呀!既然我已經去過了美國,那麼以後還有什麼夢想呢?」

哈利東喝完最後一口熱巧克力,站起身來。「謝謝你的熱巧克力和葡萄乾麵包。」他說。

「帶一些回去嘛!」愛拉提議,「船長回家以後也有得吃。」她給了哈利東一袋還熱著的葡萄乾麵包,哈利東再次向她道謝。在門口他轉身問道:「你覺得船長到哪去了呢?」

「我想呢,他應該是打算要到什麼地方去找點樂子吧。」愛拉很平靜地說,「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哈利東,答應我,現在就回家去,不要感冒了。」

哈利東點了點頭,關上大門。愛拉站在窗戶邊,看著他把那袋麵包塞入外套的口袋裡,騎上單輪離開。

(本書目前提供 試讀 ∼)

 

首頁 快速購書總覽 購物流程說明 / Shopping Guide 隱私權保護 與奧林聯絡 Sitemap


電話:886-2-2746-9169、傳真:886-2-2746-9007
地址:10597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38-1號11樓
讀者服務信箱:service@olbook.com.tw
網站最佳解析度800 x 600.瀏覽器使用 IE 5.0 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02 Ollin Publishing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 Alvita Publishing Co., Ltd
著作權所有,非經同意,請勿轉載作任何形式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