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繁體簡体版
2017.08.17(四)

 


荳芽.不上安親班
點滴袋上的畫:血癌病童鄭韻婷與鄭媽媽的故事∼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
學齡前教育--蝴蝶.走走看看:關於孩子的生活、教育與學習
8個孩子一定要有的未來能力
不必大吼大叫也能教好孩子
  ... more



... more

 

 

首頁 > 紅鴨子~行政院新聞局推薦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德國各大媒體極力推薦

關於本書作者簡介目錄書摘


紅鴨子~行政院新聞局推薦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德國各大媒體極力推薦
作者:瑪雅琳娜•勒姆貝克 (Marjaleena Lembcke)
譯者:羅馨旻
叢書系列: 奧林【畫匣子】
ISBN:957-0391-32-4
96 頁/ 平裝 / 19 cm × 15 cm,雙色印刷
出版日期:2003 年 07 月 10 日
定價:190 元 /優惠價: 171 

 

原文書名:Die Geschichte von Tapani, vom Fernfahrer und der roten Ente;
原出版語言:芬蘭文。
(本書譯自德文版。)

家住芬蘭的小男孩塔巴尼一直想要參加足球隊,但總未能如願。
有一天,他在海邊撿到了一隻紅色的木頭鴨子,而這隻鴨子是來自德國的一位卡車司機。
彼此不認識的兩個人,卻因為這隻紅色的鴨子,將兩人緊緊地牽引在一起……

一連串的巧合,連接了兩個人的命運。
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成就了另一個人的新生活。

於是,我們明白了——
只要我們的心中充滿夢想與希望,
就會發現人生中的驚喜永遠不斷。


* Amazon.com(亞瑪遜網路書店)讀者評鑑 ★★★★★ 顆星。
* 瑪雅琳娜•勒姆貝克,是一位出色的魔法師,一個故事到她手裡,就會變得生動有趣。(南德日報)
* 瑪雅琳娜•勒姆貝克將故事鋪設地充滿了詩意,搭配上蘇珊•格茨的圖,更是將此書表現得無懈可擊。(法蘭克福日報)
* 本書曾於奧地利當地專門介紹青少年讀物的雜誌「1001Buch」上連載並大力推薦。(2002年11月份)
* 德國各大媒體極力推薦:
    Die Zeit / 2002.11.7 & 2002.11.28
    Bulletin Jugend und Literatur / 2002.11.02
    Main-Post / 2002.08.24
   
Die Literaturische Welt / 2002.11.30



【延伸閱讀】
王介安的心情日記簿——星河夜畫匣子系列
小女巫的悄悄話畫匣子系列

夢想的希望號精品好讀系列
孩子的冬天精品好讀系列
愛的郵差,保羅精品好讀系列

 

 

瑪雅琳娜•勒姆貝克(Marjaleena Lembcke)——
1945年出生於芬蘭的科科拉(Kokola),主修戲劇學與雕刻藝術。
自1967年起,就一直住在明斯特(M?nster)近郊,勒姆貝克不間斷的從事寫作的工作,她的作品簡單且多樣化,充滿了體貼與強烈的情感……



♁ 繪者簡介
    蘇珊•歐寶•格茨(Susann
Opel-G?tz)
    1963出生於拜
羅依特(Bayreuth),曾經在法蘭克福(Frankfurt)與慕尼黑(M?nchen)學習畫畫與藝術課程。
    1988年出版她的第一本書,自此,她都一直任職於出版社,現在的她與她的丈夫及兩小孩住在慕尼黑的近郊。

♁ 本書插圖取自於原出版社(Original publisher: Patmos Verlag GmbH & Co. Kg Verlag Sauerlaender, Duesseldorf)正式授權。

♁ 譯者簡介
    羅馨旻
    1979年出生,德國海德堡大學交換學生,畢業於文化大學德國語文學系。
    喜愛語言、文學與旅遊,目前任職於出版社。

 

 

送你一朵微笑

文 / Carol (大穎文化總編輯)


一直不想到大陸去,工作、旅遊都不想。不是什麼省籍作祟,是聽多了那些「大陸人很粗魯、無禮……」的傳聞,令我提不起勁去。今年因為工作的需要,我終於去了一趟北京……

北京是千年古都,本就風華絕代,現在更是全世界矚目的焦點,2008年辦奧運時,可是幾十億隻眼睛都盯著她看呢!這應該是個很有潛力、很偉大的城市。我看到的北京古城的確是這樣的--新的活力、舊的古意楺合在一起,很有意思。
硬體雖好,可惜的是……北京還是一個不友善的都市。

我去時,很冷。不過,我看到的北京人更冷。坐趟計程車,總要一再感受到這股人跟人之間的冷意,很不舒服。首先是攔車,北京不像台灣你愛在哪裡叫車隨你高興,他們要在一些定點才可以攔車,往往在零下四五度的冷天走半天,好不容易才走到可以叫車的點,再吹幾分鐘的冷風後,盼到一台車來了,雖然是破舊了點,還是很心滿意足的想上車溫暖一下,不過,別高興得太早!當我很優雅的往後座走,正準備上車時,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一個人,在我還沒回神前,人家早就手腳俐落的坐上前座,司機也很自然的不管誰先叫的車,悶聲不吭的把車開走了!

怎麼會這樣?!

我第一次被搶走車時,足足呆在原地楞了一分鐘!
這麼沒禮貌?這麼沒人性?怎麼連一點羞愧的心都沒有呀?那個人甚至連看我一眼都沒有咧!很理所當然的樣子!

幾天以後,我終於知道這就是北京人的作風了。
所以,我看到計程車司機把自己的座位用鐵欄竿圍住,與乘客隔絕、免得被搶;
路上隨便兩個人就大吼小叫的吵起來;在公共廁所有人不關門就方便起來,也不管別人的感受;買東西時,店員叫半天不理人……我都不覺得奇怪了。
北京也有很文明的人,不過據我那些長住在北京的朋友們說的,我看到的應該是普遍的一般北京人的反應。

人可能一夕暴富,氣質及價值觀卻是需要日日一點一滴紮實累積的。北京--城,很進步;人,真的還需要一點時間吧。

一個遠親的孩子跟我的荳芽一樣年紀,他很好意的問我要不要把荳芽送到北京去唸國際學校,他的孩子已經在那裡唸書,他說北京的英文教育絕不是台灣可以比得上的,他們很紮實的教孩子美語,唯有把孩子送到北京,將來才有競爭力。

我同意他的說法,在做學問及教育上,大陸人真的比享樂慣的台灣人肯吃苦、也用心,這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不過,我還是覺得目前的北京不是個適合養孩子的地方。
我的孩子英文破一點,沒關係,我不希望她將來臉不紅氣不喘的搶人家叫的車;我的孩子沒有競爭力一點,沒關係,我不想她對人總是懷著敵意及防備心。

我時常跟荳芽講一個【紅鴨子】的故事。故事是說一個德國的卡車司機工作不順、生活鬱悶,反正他很倒楣就是了!有一天,他心情又很不好,就很無聊的刻了一隻木頭鴨子,漆上紅漆,在鴨子脖子上綁了一張紙條說:「希望我這隻鴨子可以找到一個喜歡它的人。」然後,把鴨子放水流……鴨子一路流,被一個也很倒楣的芬蘭小男孩撿到,小男孩把紅鴨子當作是幸運符,結果他的生活竟然就真的慢慢順利起來了。小男孩於是寫了一張回信,感謝刻這個鴨子的卡車司機。這封信感動了原本生活很沒目標的卡車司機,他振作了起來,生活及工作也慢慢有了起色……

很神奇吧!一個不經意的擦身而過,或許正是一段故事的開始;我們每天對別人的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也很可能會成就了另一個人的新生活。所以,善意是很重要的。每一個孩子應該自小就生活在一個很友善的環境,友善比競爭力重要多了。

荳芽有一天早上在停車場對著我們一個開BMW、臉臭臭的鄰居揮手、說再見。那個鄰居先是像被嚇了一跳,後來就笑了。
荳芽跟我形容說:「媽媽,剛剛那個伯伯的臉好像開花一樣喔!」
是呀!笑起來的臉,還真像一朵開著的花呢。
希望下次我再到北京時,可以見到一朵朵微笑著的花……


【推薦序】
相遇是一種「發現」
文 / 游珮芸

在京都大學工作時,我的頂頭上司是一位文化人類學家。60年代初期,才剛滿二十歲福井先生,就以京大歷史悠久的「探險部」(大學社團)部員的身分,跟著學術田野調查團,到非洲做研究。福井先生獨當一面後,第一個研究對象,是生活在衣索匹亞西南部偏僻山林中的波第族(bodi)。那是從車輛最後可達的前進基地,還要徒步一個星期才能抵達的區域。

波第族養牛,牛以身上的紋路和顏色命名。每個孩子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一頭牛,一頭等同自己生命的牛。波第族好戰,部落與部落之間時有爭執,而與外族宿敵之間,也常傳報復戰事;戰爭似乎已根植在波第族的社會生存結構中。波第族有他們獨特的宇宙觀,星星只分成「大星星」和「小星星」,沒有其他特別的名字。而彩虹是蛇型巨大妖怪吐出的氣息;傳說目睹蛇妖的人會發狂而死,必須要犧牲幾頭牛來祭祀,才能平息蛇妖的怒氣……。福井先生談起他的波第族時,總是神采飛揚,眼裡頭閃著星星,兩頰泛著紅光,雙手也不自主地舞動起來。即便,他曾經在波第族的地盤上患了瘧疾,忽冷忽熱地幾乎命喪非洲……。

聽福井先生的故事,大部分是在他三杯黃湯下肚之後。因為,長期在山林間做田野調查,和當地居民一起飲酒聊天,所以養成了「越喝頭腦越清晰」的金剛不壞之身。當然,這是福井先生的一面之詞,和我客觀觀察的結果,頗有出入。不過,福井先生的口頭禪,那一句我認為是至理名言的話,倒是在他微醺的時候,才會溜口而出。他說:「相遇是一種『發現』。」

相遇是一種「發現」。一生中,我們會遇到多少人,認得多少名字?從幼稚園到小學、中學、大學……,一起上過課的同學,教過我們的老師,有多少位?然而,真正成為至交好友,或是影響我們至深的人又有多少?常常,生活中、旅行裡,我們和同車的人、同船的旅客,在短暫的交集中,成為生命共同體,然後,又毫無知覺地擦身而過。當然,我們也聽過或是親身經歷過一些「有緣千里來相會」的故事。故事裡,可能只是掉一條手帕,和撿起一條手帕的動作,而成為一段因緣的開始。這些機緣巧合故事的基調,似乎都是一種「冥冥之中的天意」,人只是完全被動的一粒棋子。所以,我還是比較喜歡福井先生的「發現論」。同樣是一個撿起手帕的動作,也可能只發出「謝謝」及「不客氣」就結束了。是不是「遇到了」,是需要當事人的自覺與發現的。


《紅鴨子》讓我想起福井先生的那句話,「相遇是一種『發現』。」

一個芬蘭的小男孩,在海邊撿到了漆成紅色的木頭鴨子,上面繫著一封用外文寫成的信,男孩好不容易找到人幫他翻譯這封信,上面寫著希望發現這隻鴨子的人,能夠好好愛惜它。男孩由忽視到珍惜這隻木頭鴨子,也逐漸地時來運轉,加入了他夢寐以求的足球隊中。木頭鴨子來自德國的一位卡車司機,他失業,鬱鬱寡歡,有天心血來潮刻了一隻木頭鴨子,留了一張紙條,放到海上漂流。一天,他收到了一封來自芬蘭的信,原來是小男孩天真的謝函,感謝紅鴨子帶來的好運。男人於是重拾信心,把他雕刻的作品拿出來販賣,境況也逐漸好轉……。

故事的情節讓人聯想到電影《瓶中信》,只不過這裡沒有俊男美女的戀愛場景,只有一位平凡的男孩,以及和氣派光纖無緣的男人。但,這也是《紅鴨子》迷人的地方。它讓我們看到,任何人都可以有夢想;孤獨的、失去自信的人,也可能找到一份振作的憑藉。即便,是一份漂流在茫茫大海的訊息,也可能找到知遇之人。這是超越愛情故事的另一種浪漫。

只是,我認為男孩並不是因為撿到紅鴨子,就「自然而然」地好運暢通;男人也非只因收到男孩的信就發憤圖強。這些機緣,不過是點燃他們內心深處生命力的小火苗。而且,機緣是不是火苗,還在於他們自身的「發現」。或許,這個故事可以有許多不同的解讀;但我相信我們生活的周遭,也有許多「紅鴨子」,端看我們願不願意去發現它。

寫序的人
游珮芸──
1967年出生於台北,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學人文科學博士。
現任台東師範學院兒童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推薦序】
心事
文 / 曾威凱

一隻木雕的紅鴨子,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其實,每個人心裡都會有著紅鴨子的,這隻紅鴨子滿載著一個人的心事,沒有人知道的心事,它只能靜靜地往遠方流去,愈漂愈遠,卻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看見。

故事裡頭的孩子與大人,都為了沒人懂的心事而悶悶不樂,卻也都因為一隻紅鴨子,像一條線般把兩個人給牽在一起了。

年紀那麼小的孩子,能有什麼心事好煩的呢?不就是上學放學、吃飯遊戲之類的生活,怎麼會有什麼心事?

小孩的世界與眼光跟大人不一樣,我們看來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有時會重重地壓在孩子身上,喘不過氣來。

記得有一次在校園裡的走廊上,我和小學二年級的偉傑並肩坐著,我們正在聊天。偉傑不時轉動把玩手中的汽水寶特瓶,掩飾著心裡一絲絲的不安。

上個星期,放學後原本應該留下來,讓義工媽媽作課後輔導的偉傑,趁著放學的時間溜走了,著實讓導師跟義工媽媽焦急地找了一下午。我也跟偉傑說著,那天老師跟義工媽媽的擔心。

我問偉傑:「你喜歡留下來上課後輔導嗎?」偉傑點點頭。「那天你先走了而沒留下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還是不想留下來?」偉傑害羞地笑了笑,也或許在想我這麼溫柔地問他這件事,是不是有什麼「詭計」。而我,只顧著陪偉傑想,下次碰上不想來的困難的時候,可以怎麼辦。

上次偉傑沒留下來的原因,說來令人心疼。那次因為偉傑月考的成績很差,就在發考卷那天,他不敢留下來讓義工媽媽做課後輔導,也不敢回家。其實,偉傑已經進步很多,當然不只是功課上的。

孩子正在發展自己的能力,也在慢慢進步,而需要更多的支持與陪伴。

以前,偉傑放學後是不會直接回家的。由於爸媽離異,偉傑跟著爸爸住,而因為工作的關係,爸爸經常說這孩子他「管不動」,然後兩手一攤,就任由偉傑自己一個人在家。要不然,就是當老師說到偉傑需要多加留意的時候,就會打罵偉傑當作「管教」。

就這樣,偉傑經常放學後到網咖裡閒晃。原來,「逃學」這件事也是有城鄉差距的。山上原住民部落裡的孩子,逃學後經常是在竹林或草叢堆裡遊蕩,而山下鎮上的孩子就會在網咖裡待上一整天。但相同的是,孩子逃避的豈只是「學習」而已,還有更多的無助、茫然與未得到照顧的感受。

記得義工媽媽說過,偉傑經常不寫功課,而且為了不讓大人發現,還會耍一些「心機」。有一次,老師在連絡簿上寫了幾句話給偉傑的爸爸,大致是說偉傑在學校上課時經常不專心,作業也經常沒交,請家長多加留意。有了這幾句話,挨頓罵好像是免不了的。那天放學,偉傑心理在想些什麼呢?他會怎麼做呢?聽老師說,偉傑那天把聯絡簿的那一頁給撕掉了,而他可能沒想到,這樣缺了一頁是很容易被發現的。

我在想,那頁被撕掉的聯絡簿,到哪裡去了?我猜想,偉傑會不會在學校的某個角落裡,靜靜地把那頁聯絡簿折成一架紙飛機,把它射向遠方……

想到這裡,我趕緊拿出一些張紙來,跟著身邊的偉傑一起摺紙飛機。我們專注地邊作邊討論,從折的角度到折線,還有看起來的樣子,做出了好多紙飛機。

我們都會在射出紙飛機前,對飛機哈一口氣,然後用力射出去,看它們飛得好遠好遠……

原來,紙飛機也可以飛得又高又遠,而紅鴨子也可以滿載著快樂的,只要,有了愛與關懷,有心事的小孩或大人,其實更能懂得別人的心!

寫序的人
曾威凱——
文化大學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
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卅青少年專案輔導員卅支點計劃社工


*支點計劃──
在許多原住民部落裡,在文化衝擊下,適應不了文化衝擊所帶來的轉變,而失業、酗酒、單親、青壯年人口流失等問題,不僅讓大人失了方向,也影響到小孩無所適從。這些問題的影響,具體表現在小孩學習的態度與能力上。
在這狀況之下,人本教育基金會決定擴大與學校的合作,從學生的學習、社區的參與、家庭的重建等各個面向,提供更全面性的服務,與學校共同擬具「支點計畫」。舉凡補救教學、社團活動、駐站服務、開辦父母成長團體、專業諮商輔導、家庭重建,都是人本想為孩子架起支點的領域。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一個夏天的早晨,芬蘭西部的海岸,有個男孩獨自在岸邊玩耍。他玩的遊戲很簡單,每次海浪朝他襲來時,他就奮力一跳,跳過一波又一波的浪頭。男孩玩得很盡興,他輕鬆地跳過一些小浪花,並期待更大、更具挑戰性的大浪出現……。有時候,一個不小心,他也會被又高又大的海浪襲擊,但是他反而會因為很刺激而發出驚訝的歡呼聲。海水很冰涼,他的腳就這樣一直浸在海水裡,他一點也不以為意。

忽然,他看到遠方有一隻紅鴨子在大浪中漂流著,慢慢地,隨著海浪,朝他的方向漂了過來,原來是隻漆著鮮豔紅彩的木雕鴨子。男孩覺得很新奇,就把紅鴨子撈起來帶走。回到家後,男孩把紅鴨子的事告訴媽媽,但媽媽根本對紅鴨子一點也不感興趣,她只是看了看男孩濕淋淋的褲子,無奈地搖了搖頭。「真是頑皮的孩子哪!」

男孩的名字叫做塔巴尼。他把紅鴨子擦乾,放在窗戶的陽台上。沒過多久,塔巴尼就忘了這件事。因為,在他的生活裡顯然還有比撿到紅鴨子更讓他在意的事呢!


塔巴尼最在意的那件事,就是他想加入足球隊。

已經有大半年了,塔巴尼一直運用各種方法要加入足球隊。但是,不管怎樣,足球隊長尤卡就是不肯錄取他。

一開始,塔巴尼很直接地問尤卡:「我可以加入你們的足球隊嗎?」

尤卡也很直接地笑著回答他:「不行!」

「為什麼不行?」聽到這樣的答覆,塔巴尼感到很訝異。

但是尤卡卻面無表情地說:「因為你年紀太小了!」

事實上,塔巴尼只比尤卡小一歲。


塔巴尼決定用賄賂的小伎倆試試看。

有一天,塔巴尼問尤卡說:「你有收到我送你的小刀嗎?」

尤卡立刻很驕傲地將小刀拿出來亮相,那是塔巴尼送給他的八歲生日禮物。尤卡回答說:「謝謝你!」然後,很酷的,啪地一聲,將刀子收進口袋裡。

塔巴尼還是不能加入尤卡的球隊。

又一次,塔巴尼說:「我有一顆皮革製的球,我可以把它帶去球隊。」

但是,尤卡卻回答:「我也有呀!而且,我還有兩顆呢!所以我們並不需要你的球」。


當足球隊在練習時,塔巴尼總是站在球場邊觀看。尤卡不只是足球隊的隊長,也是球隊的中場,更是當家的守門員。塔巴尼總是會對著尤卡歡呼地叫著:「跑呀!跑呀!尤卡,射門呀!」當尤卡射門成功時,塔巴尼更是興奮得將手中的球高高的往天上拋,並大叫:「射門成功……棒呆了!尤卡!」儘管尤卡很喜歡塔巴尼熱烈的歡呼聲,但他始終沒有正眼瞧過塔巴尼。

有時候,塔巴尼實在很氣尤卡,甚至還會在心裡偷偷地詛咒他,詛咒他有一天掉進一個有千百萬隻毒蟒蛇、黑色眼鏡蛇的蛇穴裡。「嚇死他!」

但是,在芬蘭這個國家裡,沒有黑色的眼鏡蛇,也沒有蟒蛇。塔巴尼甚至不確定有沒有一個這樣的蛇穴存在。

而尤卡的足球隊真真實實的存在著,這一點倒是很確定的。


每天下午,當塔巴尼埋頭做他的學校作業時,他腦子裡想的都是尤卡的足球隊。這天,塔巴尼在做功課的時候又不自覺看向窗外,幻想他如果可以加入足球隊,那該有多好!突然間,他的目光被那隻放在陽台上的紅鴨子所吸引……

仔細一看,原來這隻木雕紅鴨子的脖子上綁著一條細線,細線上有一個塑膠套子,塔巴尼小心翼翼的把套子解下來,打開。有一張很小的紙條被摺放在塑膠套子裡,字條上面有一些塔巴尼看不懂的字句。因為塔巴尼只看得懂芬蘭文,所以他很確定那些字一定是其他國家的文字。

「一艘神祕的船……」塔巴尼的腦中迸出這個念頭,所有他曾經讀過關於神祕大海的海盜故事、冒險小說、童話,此時全部都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塔巴尼小心翼翼地把紙條摺好,放回塑膠套子裡。他心裡想著:「這些文字到底代表了什麼意義呢?會不會是某個人要利用這隻紅鴨子來求救呀?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人現在不就很危險了嗎?」

他把球夾在手臂下,另外一隻手拿著紅鴨子,邊想邊走向運動場,在半途中碰見了尤卡,尤卡語帶嘲諷地笑著問他:「你加入鴨子足球隊了嗎?」塔巴尼被這麼嘲笑後,一時不知所措地看著尤卡,好不容易才擠出話來回應:「有一位很有錢的人被綁架了,綁在鴨子脖子上的紙條是這樣寫的,肯定不會錯的!」

尤卡不以為然地說:「鬼扯!」然後便掉頭走開。

塔巴尼幻想著,這可能是一宗要求贖金的綁票案,為了印證他的推論,他每天都盯著報紙和電視,看看是不是可以因此找到有關綁票的消息。「我一定要讓那個愚蠢又目中無人的尤卡大吃一驚!」

但是,要想解開這個謎團,塔巴尼得先將紙條中的字句翻譯出來。塔巴尼的爸媽不會其他的外國語言,他們只會一點點瑞典文,「這些神祕的字可能是瑞典文嗎?」塔巴尼搖了搖頭!很快就推翻了這個假設。瑞典離這裡那麼近!他確信這隻鴨子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它可能是來自世界的另一端。

晚上,塔巴尼把紅鴨子拿出來,很慎重其事地問父親:「雖然你不懂其他的外國語文,但你應該多少可以猜出這上面寫些什麼吧!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呀?」

正專心看著電視拳擊比賽的父親才沒心情理塔巴尼呢,他只是敷衍地回答:「我什麼也不會做吧!還有,我可不是不了解喔,我只是沒興趣罷了!而且,那上面到底是什麼語言呀!」

母親也只是事不關己地表示說:「我什麼都不知道喔,不然,等我有空的時候,我再到圖書館去問問那裡的女管理員吧。她曾經告訴過我,她會俄文、英文和德文……」

塔巴尼沒有再跟爸媽討論過這張神祕紙條的事情,他覺得他們如果知道這可能有關一樁綁架案一定會大驚小怪。

當塔巴尼跟父親正在討論著他在電視中看到的拳擊賽時,忽然,電視螢幕的角落出現了一位記者在說話:「由於有一則重要的新聞,所以拳擊比賽中斷。塔巴尼•羅坎納是時代的英雄!他發現了一艘神祕的船隻,由於他勇敢的決定,拯救了船上所有的人……。此次綁架事件的受害者是一位美國公民,他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百萬富翁,讓我們為塔巴尼•羅坎納喝采!」

此時,媽媽和奶奶的叫聲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就在同一時間,電話真的響了,是尤卡打來的。

「那張紙條上到底寫了些什麼呀?」

「這我不能說!但是我可以透露一些給你知道,有一位美國百萬富翁在瑞典的一個小島上被綁架了。這是攸關生死的問題,我必須有所行動,我會找一天早上到警局報案。」塔巴尼神祕兮兮地回答。

「我看你是在胡扯吧!」尤卡說完就把電話掛掉了。


「那我們就來看看到底是誰在胡扯!」塔巴尼很不甘心地喃喃自語著。

 

首頁 快速購書總覽 購物流程說明 / Shopping Guide 隱私權保護 與奧林聯絡 Sitemap


電話:886-2-2746-9169、傳真:886-2-2746-9007
地址:10597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38-1號11樓
讀者服務信箱:service@olbook.com.tw
網站最佳解析度800 x 600.瀏覽器使用 IE 5.0 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02 Ollin Publishing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 Alvita Publishing Co., Ltd
著作權所有,非經同意,請勿轉載作任何形式之使用